從榮格觀點探討「永恆少年」:《小王子》中綿羊的象徵

從榮格觀點探討「永恆少年」:《小王子》中綿羊的象徵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綿羊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協助個體與母親情結戰鬥?我們稍後會看見它是如何合作的。故事提到牠咬去新芽,那是過度生長的母親情結,但是在心理學上又有何意涵?我們內在的群眾對於對抗母親情結能夠給出多大的幫助?

文: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

綿羊的象徵

聖修伯里在沙漠中所遇見的那個神聖孩童或是星星王子提出要一隻綿羊的要求,而我們知道他降落地球為的是要抓一隻綿羊回去。在故事的後段提到,星球上的猴麵包樹(baobab trees)不斷發芽而過度生長,星星王子想要一隻綿羊來吃掉長出的嫩芽,如此一來,他就不需要不斷的砍去嫩芽。但是,他並沒有對聖修伯里解釋這一點,而真實的緣由在書的後段才會出現。

首先,我們需要從聖修伯里個人的生活來檢視綿羊的象徵,接著才從一般的神話學來解讀。在他的其中一本著作中,聖修伯里自己如是說道:

並沒有所謂的外在厄運,只有內在的命運。當你感到脆弱時,你就被自身的錯誤抓住,同時也像是漩渦一樣的被往下拉。(很自然地,他在指涉飛行一事。言下之意是沒有所謂外在機運的失事:當你發生意外的當時,是整個內在及外在歷程的共享結果。)真正緊要的並不是大阻礙,而是那些小阻礙:像是在機場邊緣的三顆橘子樹,或是草地上你沒看見的三十隻綿羊,這些事物突然間就出現在你的機輪間。

過去在許多地方會以羊群來抑制機場草地的生長,而很有可能你的飛機會因為失誤而撞上羊群。他從羊群身上所投射出來的是,命運的事物有一天會殺了永恆少年,或者在這個例子中是殺了他自己;是命中注定的敵人。

在希臘,綿羊有個相當具有啟發性的名字,牠們被稱作是probaton,此詞出自於動詞「向前行」,因此,牠就意指「向前行的動物」。這是個很妙的名字:這個動物沒有其他的選擇,也沒有其他的功能,就只有向前行的能力!那就是牠唯一能做的事!希臘人是更具機智的,因為他們將這個動物閹了並稱之為「那向前行的東西」。這點明了綿羊最負面的面向,牠們總是跟隨帶頭的公羊走。我們一再在報章中讀到,當狐狸或狗追趕帶頭的公羊至懸崖頂,兩三百隻的羊群會跟隨公羊跳入懸崖。大約十年前在阿爾卑斯山的倫策海德(Lenzerheide)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隻獵狐追趕領頭羊到懸崖邊,最後人們要帶著槍枝及刀子將兩百頭的綿羊都殺了。懸崖下的牠們並沒有全都死亡,就是一隻疊在另一隻身上,常言道「愣頭愣腦的傻羊」,牠們有著強烈的本能向前行及群聚在一起,以致於不能將自己從群體中抽離以拯救自身的生命。

曾經看過華特迪士尼《白色曠野》(The White Wilderness)這部影片的人,在極地旅鼠的身上也可以看見相同的情況,牠們就是直直投入大海。一旦落入本能的行動中,動物就無法再次抽身。綿羊傾向做出相似的本能行為,因此牠代表著——當牠以負面連結出現在夢境中時——我們內在的相同事物,也就是群眾心理學,是我們易於受到群眾運動影響而沒能守住自身判斷力及內在趨力的部分。顯而易見的,綿羊是群眾動物。當然,在我們身上也有眾人存在。舉例來說,你可能聽說有許多人出席某一場演講,而你就會說「那必定是一場好演講」。或是你聽說有人在瑞士學院的春季群展(Art Gallery)中有作品展覽而你前去欣賞,但是你沒有勇氣說出畫作是很糟糕的。你會首先看看四周再看看其他人,仰望那些你認為比較懂藝術的人,萬不敢表達你自己的意見。許多人會先看畫家的名字才表達個人的意見,這些人都是綿羊。

神話學中的綿羊與神聖孩童的世界有著奇怪的連結。大家都記得聖母瑪利亞的表徵,常見的畫面是將作為母親的她,與基督以及施洗者聖約翰同羔羊玩耍的畫面放在一起,或是有些時候只出現基督及施洗者聖約翰(主要源自十六世紀以降)與羔羊玩耍,又或者是聖子與羔羊的畫面,手持十字等等。羔羊自然是基督自身的表徵,但是在藝術當中則被具象化為各別的事物。他本就是犧牲的羔羊,是神的羔羊(agnus dei),但是在藝術表現中,綿羊則被展示為玩伴,這自然意謂著(總在當神被描繪為與動物在一起時)牠是他的圖騰動物、他的動物本性,是他以動物形象出現時所表現的樣貌。在德國民間傳說中,有個信念認為未誕生孩子的靈魂是在荷勒太太(Mother Holle)的國度中以綿羊的形式生活的——荷勒太太可說是大地-母親-女神——而那些未出生的孩童的靈魂則是等同於德國人所說的羔羊雲(Lämmerwölkchen)——英文的說法則是「捲積雲」(eecy clouds)。鄉下人認為這些「小小羊兒雲朵」是天真無邪的孩童的靈魂。有個說法認為在諸聖嬰孩殉道日(Innocents’ Day)當天,假若天空中出現許多這樣的雲朵,就預兆著許多男孩的死亡。

更進一步而言,當你查閱傳統對於綿羊的信仰,你會發現牠們帶著天真無邪的象徵意涵,牠們是容易受影響的,同時也會受到邪惡之眼及巫術的影響,相較於任何其他動物,牠們更容易被施法術,也可能被邪惡之眼殺害。第六感也同時會被連上綿羊,因為人們可以從牠們的行為來預測主人的死期等等。我對於這個觀點並不是太有興趣,因為相同的事物也同時會被投射在其他家畜身上。馬通常也被認為是具有第六感的,蜜蜂同樣也是如此,因此,那並非僅限於綿羊。但是在民俗傳統中,容易被施法術及受到巫婆及狼群迫害這兩點則是特別針對綿羊的。

另一個白色的物質,牛奶,同樣也是天真無邪及純潔的象徵,但是牛奶卻無時不受到法術的威脅。鄉間法師及巫婆的主要活動之一,就是去糟蹋鄰居的牛奶。因此,我們有無數的警告要人們當心:像是在傍晚七點之後,就不能將牛奶提過街,或是在乳牛泌乳前必需要將牛奶桶轉向,同時喊叫三聲「萬福」(Aves)等等之類的。我們當今對於衛生的當心,相較於古早時候對於巫術的注意,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古時候的那些作為是極其複雜的,甚至當巫婆只是走過街道,桶中的牛奶就會立刻變酸變藍。如果邪惡之眼投射向牛棚,打從那一刻開始牛奶就會帶藍色,同時必須找驅邪師來處理才行。有趣的是,越是象徵純潔及天真無邪的事物,越是容易受到感染或是受邪惡所攻擊。這是因為對立面相互吸引,而那也是對黑暗力量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