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沒有普京的教會」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沒有普京的教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

烏克蘭時間15日,烏克蘭正教會宣布將中止從17世紀以來從屬俄羅斯正教會的狀態,脫離俄羅斯正教會,成為獨立的「自主教會」。在烏克蘭與俄羅斯情況緊張的現在,這不僅僅是東正教的重大變革,更可能讓烏克蘭與俄羅斯的關係更加緊繃。

《法廣》報導,東正教最高的神職人員,土耳其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巴爾多祿茂一世在今年10月11日宣布,過去一直從屬於俄羅斯正教會的烏克蘭正教會,將從俄羅斯教會獨立出來,取得「自主教會」(Autocephaly)的地位。

《聯合報》報導,15日,大約190名烏克蘭主教、神父和教會人士,聚集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市(Kiev)中心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舉行閉門會議。會議後,烏克蘭正教會宣布,表決通過成立脫離俄羅斯正教會的「自主教會」,並選出39歲的新主教伊皮法鈕斯(Metropolitan Epiphanius),作為烏克蘭正教會最高領袖。

會議結束後,伊皮法鈕斯向聚集在教堂外的信眾演說:「上帝聽見我們的懇求,並給了我們預期的團結。」他強調,新教會的大門將向所有人敞開,鼓勵烏克蘭人團結一心。

參加閉門會議神父特里耶夫(Sergei Dmitriev)表示:「有鑑於烏克蘭與俄羅斯間的衝突不斷,我們應該擁有自己的教會,而不是克里姆林宮在烏克蘭的代理人。」。

《紐約時報》報導,同樣參加閉門會議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也在15日和信眾演講時宣布:「這是一座沒有普京的教會,這是一座沒有為俄羅斯政府和俄羅斯軍隊祈禱的教堂。」

預計於明年的1月6日,世牧首巴爾多祿茂將正式授與烏克蘭正教會「自主教會」的地位。

烏克蘭正教會成為「自主教會」,代表什麼?

烏克蘭位於東歐,曾加入蘇聯,於1996年成為獨立共和國,也獲得國際認可。但烏克蘭與俄羅斯一直因為兩國爭議地區「克里米亞」等原因,而處於緊張關係。2014年,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發起暴力分裂運動,並在同年對可里米亞進行掠奪,烏克蘭和俄羅斯爆發全面衝突的可能。今年11月25日,烏克蘭和俄羅斯才在克里米亞半島旁的黑海海域發生嚴重衝突。

因此,烏克蘭正教會脫離俄羅斯正教會,對於希望擺脫俄羅斯控制的烏克蘭人而言,具有政治上的象徵意義。《獨立報》報導,對烏克蘭當局來說,建立一個新的自主教會關乎國家安全和獨立。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政見中,就包含讓烏克蘭正教會獨立,而波羅申科將在2019年3月尋求連任。

《紐約時報》報導,同樣參與閉門會議的基輔宗主教大主教伊斯塔迪・索雅(Yevstraty Zorya)在接受採訪時說,之所以脫離莫斯科教會,是因為「我們看到俄羅斯帝國幾個世紀以來如何使用我們國家的東正教教堂作為帝國政策的工具。」

俄羅斯正教會跟烏克蘭正教會,過去是什麼關係?

《聯合報》報導,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法廣》報導,1991年,烏克蘭從前蘇聯獨立出來後,烏克蘭出現3個東正教的分支,分別是:

  • 烏克蘭自主正教會
  • 基輔牧首聖統烏克蘭正教會
  • 莫斯科牧首聖統烏克蘭正教會

其中只有「莫斯科牧首聖統」得到君士坦丁堡的認可,也是3個教會中,唯一忠於莫斯科牧首的教會。

雖然烏克蘭政權一直希望能脫離俄羅斯正教會,但相關倡議一直未被東正教世界所接受,烏克蘭境內也以「莫斯科牧首聖統」為大宗。根據《紐約時報》,這個從屬於莫斯科牧首的教會系統,控制了烏克蘭約1萬2000個教區,比烏克蘭另外兩個教會的教區數量還多2倍。

《紐約時報》報導,然而,自從2014年,俄羅斯和烏克蘭關係變得緊張後,烏克蘭許多地方教會與信徒轉向「烏克蘭自主正教會」和「基輔牧首聖統烏克蘭正教會」,這兩個教會也聯合起來,統一成「烏克蘭正教會」。東正教世界的主流氣氛,也開始轉向承認基輔方面的獨立主張。

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問題,君士坦丁堡牧首幹嘛要介入?

《轉角國際》報導,在今年年初,普世牧首巴爾多祿茂就多次公開贊同「烏克蘭正教會的獨立主張」。但相關表態,卻讓莫斯科大牧首基里爾(Kirill)大為光火,今年秋季開始,俄羅斯正教會即全面凍結與君士坦丁堡的互動。

巴爾多祿茂之所以為烏克蘭教會的獨立大張旗鼓,一方面固然是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遊說的影響;但另一方面,卻也可能與基里爾近年來挾普京之威,在東正教世界自行其事、與君士坦丁堡方面多所摩擦有關。

《洛杉磯時報》報導,普京在她執政18年間,和教會保持密切關係,也利用俄羅斯東正教的保守價值,批評西方「頹廢的」自由主義,強化國內的民族主義思想。

俄羅斯用教會力量侵略烏克蘭,烏克蘭境內的牧師也被「清算」

《紐約時報》報導,12月14日,莫斯科主教發表聲明說,他已致函世界各教會領導人,聯合國以及法國和德國領導人,以提請注意他所說的烏克蘭的牧師的行為。聲明寫道,「烏克蘭世俗國家當局干涉教會事務已有一段時間,最近他們對烏克蘭東正教會的主教和神父施加了殘酷的壓力,可以說大規模的迫害已經在烏克蘭出現。」

《洛杉磯時報》報導,有批評人士指出,波羅申科政府對忠於莫斯科牧首的牧師和信眾動用武力,並進行恐嚇。12月初,烏克蘭安全局以「叛國罪」和「煽動宗教仇恨」的名義,傳喚了十幾名效忠莫斯科牧首的牧師進行訊問,安全局官員也對烏克蘭國內79座東正教建築進行了審查。

12月3日,警察和情報人員於進入烏克蘭北部城鎮奧夫魯赫(Ovruch)最主要的東正教大教堂,警察向驚慌失措的教區居民宣讀法院命令,關閉大教堂並在教堂內到處搜索。該教堂的神父阿納托利・卡普利克(Anatoly Kapliuk)表示,警察沒收了被他們稱為「煽動宗教仇恨」的宗教小手冊,後來,他被傳喚到烏克蘭安全局接受訊問。

烏克蘭安全部門13日表示,忠於俄羅斯東正教會的牧師支持「親俄武裝分子」在基輔滋事挑釁。

俄羅斯東正教大主教克利門認為,來自烏克蘭安全部門的壓力,是「一系列計劃,迫使我們的神職人員參加非法的理事會(指12月15日在聖索非雅大教堂的閉門會議)。」在閉門會議中,89名忠於莫斯科牧首的牧師幾乎都沒有出席。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