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網絡灌溉了峇里島農田, 造就人與自然共生的「世界文化襲產」

水網絡灌溉了峇里島農田, 造就人與自然共生的「世界文化襲產」
Photo Credit:地方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位研究蘇巴克的外國學者介入下,塔曼阿雲寺合併了幾處與稻作系統有關的梯田,成功以峇里文化景觀登錄世界文化襲產。所以世界文化襲產的申請,並非每個都一帆風順,還取決於國內地方聲音、政府權威論述,以及國外襲產的走向,峇里文化景觀算是跟上了聯合國很推「文化景觀」的那幾年。

跟其他人想來峇里島海邊度假的想法不同,賊來峇里島最想看的卻是梯田景觀,畢竟這梯田於2012年被列為世界文化襲產。那時的我對襲產還不甚了解,其實峇里島的五座梯田是與一座水神廟共同登錄世界文化襲產,全名為峇里島文化景觀:蘇巴克系統作為三界和諧三界和諧哲學的體現(Cultural Landscape of Bali Province: the Subak System as a Manifestation of the Tri Hita Karana Philosophy)。

台灣文化部直接翻成峇里文化景觀,其實有點簡略,重點應在「蘇巴克」(SUBAK)的稻作農業系統,如何體現了峇里島人的三界和諧(Tri Hita Karana)哲學。這其實是「文化景觀」這個登錄項目很重要的一點,人與在地自然環境如何共生、共活、共存。「蘇巴克」是指處理水的人造系統,像是水道、堰等,這些在水神廟裡可以看到。三界和諧則是古老的峇里島哲學,強調精神、人類世界與自然的合一。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15_26
Photo Credit:地方賊

火山地形主導著峇里島的景觀與農業發展,火山灰飄下形成肥沃的土壤,以及典型的熱帶氣候,農民在平原或梯田上種植稻米,發、展農業。灌溉系統非常重要,能讓河水流至水稻,以供應農田所需的用水。因此,與台灣一樣,在峇里島的文化中,米非常的重要,被認為是神給的禮物。賊賊抵達峇里島時,就趕快驅車前往烏布,並租輛摩托車,就是為了看到稻田景觀,而離烏布最近的就是德哥拉朗(Tegalalang)梯田。

德哥拉朗梯田位在道路旁,路上有幾間供旅客用餐的餐館及咖啡廳,十足觀光化。賊去的時候,有一位阿姨不給我們進去,要我們付一位小女孩帶路費才可以進去。不過小女孩也沒有很認真帶,走超快,可能縮短時間以接應下一組客人。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梯田當然會很驚艷,不過德哥拉朗比較小,也比較嘈雜,賊個人會比較喜歡遠一點的嘉帝路維(Jatiluwih)

對了,在登錄世界文化襲產後,德哥拉朗率先受到衝擊。沿線開了不少可能對土壤造成損害的餐廳,而大批遊客在梯田隨意亂走,也可能對稻米生長帶來危害,進而影響小農的採收,過去就曾發生過小農關閉農田的情況。因此,大家盡量踩在田埂吧,小心翼翼對待這些稻米。畢竟獲得觀光利益最大的還是那些餐館,但他們使用了稻田的景觀,讓觀光客凝視,卻不一定有給予小農應有的補償。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15_39
Photo Credit:地方賊

看完德哥拉朗梯田後,讓我們到梯田附近尋找水神廟吧!最近的應該是離烏布市區往北十公里左右,位在Tampak Siring地區的聖泉廟(Pura Tirta Empul Tampaksiring),從梯田過來非常順路。峇里島與印尼其他地方的宗教不同,這裡是信仰印度教,在廟宇前會看到巨大的善惡之門(Candi Bentar)。這是廟宇的入口,代表的其實是一座Candi,但為了讓行人通過,就分開來了。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22_15
Photo Credit:地方賊

前面有提到,自從十一世紀開始,水從泉水和水道流經廟宇,注入水稻田,以水廟為中心的水網絡灌溉了峇里島的農田。此外,這些水廟也是農民與當地居民的信仰中心,這宗教系統涵括了Saivasiddhanta and Samkhyā Hinduism、Vajrayana Buddhism以及南島語人的宇宙學(Austronesian cosmology)。在聖泉廟裡,可以看到峇里島的婦女們認真祈禱。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23_33
Photo Credit:地方賊

進神廟前,會有工作人員告訴你要穿長裙長褲,不能穿短褲,如果沒穿長褲者,就要穿著沙龍。來到聖泉寺就是要泡在名聞遐邇的泉水內啊!聖泉其實是在一個大水池中,再通過造型奇特多座水龍頭注入兩個供人淨身的。其實峇里島人是一個水龍頭一個水龍頭這樣淨身自己,其中有兩個水龍頭是清洗死者,有要試試地可避免一下。在峇里島傳說中,聖泉廟聖水是可治病和保佑發財,所以在節日會有不少居民來淨身。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25_41
Photo Credit:地方賊

在往峇里島北邊騎去,會看到另一座水廟烏倫達奴水神廟(Pura Ulun Danu Bratan),應該大部分峇里島旅行團都會來看這座水廟,除了它依偎著布拉坦湖(Lake Bratan)、有獨特於其他廟宇的風景外,在印尼盾五萬元的鈔票背後也可看到它的身影,烏倫達奴水神廟的重要性不可言喻,畢竟它是峇里島上第二座重要的水神廟,第一座是百沙基母廟(Besakih Temple)。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16_06
Photo Credit:地方賊

這座廟的存在其實與峇里島人的另一個哲學「二元對立論」(Rwa Bhineda)有關,他們認為凡事都會二元對立,但生活就是在二者間尋求平衡。峇里島人被教導不要在絕望或快樂中沈溺太久,它們只是暫時的。這個哲學也教導寬容,鼓勵大家欣賞差異,而非對抗他們,也讓人好奇峇里島人如何看待同性伴侶這件事。基於二元對立論,象徵男性的百沙基母廟,他的反面,象徵女性的便是這座烏倫達奴水神廟。

許多網誌寫著烏倫達奴水神廟建於孟威王朝時期,其實不大精確。在幾千年前的巨石文化時期,在布拉坦湖周圍就開始有儀式進行,也是峇里島的宗教中心。在廟旁有一座石棺和石板,大概可以追溯至公元前五百年左右。較近一點,早在1556年就已經書面紀錄寺廟的存在。因此,1633年,孟威(Mengwi)王朝第一任國王Gusti Agung Putu重建此廟,也確立了寺廟融合印度教與佛教的建築風格。

螢幕快照_2018-12-17_下午6_16_21
Photo Credit:地方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