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10週年:誰是真正的葉問?重要嗎?

《葉問》10週年:誰是真正的葉問?重要嗎?
photo credit: imdb phot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葉問》和《葉問:終極一戰》並非如此互相對立,而是互利共生。

12月19日是《葉問》上映10週年,大家亦得知《葉問4》將於2019年上映。或許這是一個反思葉問電影系列的最佳時機。由於篇幅有限,筆者只能忍痛作出取捨,將討論對象收窄至部分作品。圍繞葉問電影的討論錯綜複雜,但筆者特別在意一個核心問題:那一個葉問才是真正的葉問?這是一個無法完滿解答的問題,卻不代表無法收窄影迷之間對此問題的分歧。為了避免內容過於分散,筆者目前只針對葉偉信的「葉問三部曲」及邱禮濤的《葉問:終極一戰》而論。與其完全將討論導向歷史研究的方向發展,倒不如借這些電影中的幾場戲去探問「那一個才是真正的葉問」。

《葉問》於2008年上映後共有6部以葉問為題的電影作品,包括葉偉信執導、甄子丹主演的「葉問三部曲」,邱禮濤的《葉問前傳》及《葉問:終極一戰》,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以及袁和平的《葉問外傳:張天志》。這些電影背後同樣存在「追問誰是真正的葉問」的爭議,其中一個焦點落在一代武打巨星李小龍身上。

眾所週知,年少的李小龍曾經跟隨葉問習武。然而,「葉問三部曲」及《葉問:終極一戰》對李小龍為人,特別在李小龍及葉問二人關係的描述上則是天淵之別,到底那個才更接近史實?情況就似葉問電影另一個明顯爭議,在於「葉問三部曲」把葉問及妻子張永成描述成一對同甘共苦、共諧連理的夫妻。當大家看完《葉問:終極一戰》才驚覺歷史上的張永成生命的最後幾年也無法與葉問見面,葉問更一意孤行,另結新歡,以及染上鴉片毒癮。回答前讓筆者首先簡單整理出葉偉信、邱禮濤兩個版本裡的各自定位。

李小龍:違背恩師的武打明星?

葉偉信的《葉問》無疑是最先令葉問這位武術家變得廣為人知,並且打著「弘揚中國武術的詠春宗師,武打巨星李小龍的啟蒙恩師」的宣傳囗號(以大體字型突顯李小龍這個名字)。在片尾以相片及文字並行的方式交代了數句葉問由佛山來港後的去向及詠春的傳承,以李小龍與葉問的合照及打木人樁的照片,配合「詠春弟子人才輩出,當中就包括了一代武打巨星 - 李小龍」作結。

《葉問2》尾段交代好勝的孩童李小龍拜師不遂,並以「一九五六年,十六歲的李小龍正式向葉問拜師。李小龍深受啟發,並以詠春理論作為武術基礎。」作結。《葉問3》的李小龍比之前兩部有更多戲份,這次一反常態第一場戲就描述長大成人的李小龍再度拜會葉問,李小龍自信已身懷絕技(葉問同意其出腳快),卻被葉問教了一課。李小龍踢向一杯覆水,葉問問他:「你覺得自己踢到那些水?還是踢不到那些水?」。這是否意味由此啟發日後李小龍 ("Be Water")的想法,則留待觀眾定奪。到電影中後段有一小段描述葉問找李小龍學跳舞,要李小龍放下成見,就會知道自己沒有拒絕收他為徒。那麼在邱禮濤的視覺下,他如何交代葉李二人的關係?

《葉問:終極一戰》在尾段有一場不到2分鐘的戲,講述作為國際武打明星的李小龍回港見葉問。短短幾個鏡頭、幾句對白已經交代雙方關係惡劣及價值觀的差異。李小龍自問沒有忘記師父不喜歡喝涼了的茶,桌上卻杯盤狼藉,一盅完整的點心也沒有。葉問沒有接受他的洋煙、火機、勞斯萊斯。李小龍此行用意在於要葉問為自己拍一段打木人樁的片段,從而將詠春發揚到全世界。葉問贊同發揚,卻反對發揚的方式,意味深長。究竟葉偉信、邱禮濤那個版本更接近真正的葉問?

真假葉問,和而不同

《葉問》強調葉問是國際武打巨星的師傅,關鍵在於武打;《葉問:終極一戰》強調葉李師徒關係名存實亡,著眼於價值取態。這亦非常合理,葉偉信、甄子丹聯手的《殺破狼》、《導火線》等作品善於製造經典武打場面,而《葉問》當然亦有「以一打十」的經典武打場面。反而不少人意料不到邱禮濤、黃秋生這對拍出《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的Cult片拍擋,能夠拍出如此細膩動人的《葉問:終極一戰》(情況似三池崇史拍出《一命》)。

若然明知導演及演員風格,我們仍然追問《葉問》裡的歷史真實程度。這會否就像雞蛋裡挑骨頭般刻意追問《葉問:終極一戰》中武打場面的質素呢?換個角度想,後者的武打場面雖然少,質素卻不錯(畢竟黃秋生不乏武術基礎);但《葉問》又能否經得起真實史料的考驗?看到這裡大家心中有數。

然而,電影作為藝術創作,它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責任完整地呈現歷史的真實面貌給觀眾。可能真實歷史的沉悶程度將會削弱票房的賣座力,但邱禮濤卻拍出吸引而貼近史實的葉問。有趣的是,葉偉信或邱禮濤那個更接近真正的葉問,這個問題既重要,又不重要。試想像《葉問》和《葉問:終極一戰》兩者上映的先後互換,或許亦無法得到《葉問》當時所帶動的巨大熱潮。在《葉問》電影系列的出現過後,《葉問:終極一戰》才以截然不同的風格面世。這種強烈對比或許加強了《葉問:終極一戰》的震撼力。

這個角度看,似乎《葉問》和《葉問:終極一戰》並非如此互相對立,而是互利共生。若然問題不重要,筆者為何要繞一大圈去說出一些「就是觀點與角度嘛」的話?問題核心不在於是與非,亦不止於「風格不同,和而不同」,而在於觀眾如何心中有數。我們可以洞悉導演的風格及用心,卻不願只是跟著導演走。若然能夠欣賞甄子丹的武打(對於甄子丹電影生涯的高山低谷,筆者有機會再撰文分享),同時知道《葉問》有什麼地方美化了葉問或李小龍本人,這會是另一種尊敬一代宗師葉問的方式。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