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電影回顧》雨傘運動後,這些電影都急速過時

2014年香港電影回顧》雨傘運動後,這些電影都急速過時
Photo credit: 《黃金時代》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然而,在雨傘革命過後,這些在小編看來,都急速地過時了︰時代已不容許犬儒,世代需要更強的戰鬥力,人們需要想像新的共同體。這些,或許會是下年或往後數年香港電影的主調也說不定。

TNL編按:文中「小編」為映畫手民編輯部

文:映畫手民編輯部

2014年的香港電影,成績不俗,但也不及2013熱鬧。2013年大片小片、合拍片、本土片,都有成為話題,杜琪峯的《毒戰》引起正/反拍的討論,爭論到底影片的立腳點是在中國大陸還是香港本土,當中的名句是「識睇就睇得出處處反拍」;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更是焦點,本為慶祝銀都六十周年之作,遲了數年才完成,橫掃了華語地區的獎項,當中以香港金像獎為甚;林超賢的《激戰》走出警匪格區,依舊雄性,引入運動角度,繼葉問後重新定義特區新男人,重定香港主體性,其中對白(怯,你就輸一世)更成為近日雨傘的抗爭口號;黃修平的《狂舞派》以小搏大,以街舞融合夢想,讓人眼前一亮,也造就了兩位男女主角;年尾麥浚龍的《殭屍》也引起話題,是成功是失敗,是致敬是扭曲,既引來掌聲也引來罵名,而他與日本恐怖片結合,殺出了一條血路來,也確實令業界反思本地工業與東亞影業的關係。

至於2014年,爭論的聲勢固然沒有去年強勁,但也有數部電影引起火花;隨了電影本身,小編也觀察到不同的電影現象,於此文一併分享,以作為這年香港電影(現象)的小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9uERkbbKwA

賀歲片檔之冠《金雞SSS──越看越心驚膽顫

每年的賀歲檔期均會有大片上映,2014年也不例外。《賭城風雲》有兩位影帝周潤發和謝霆鋒對戲,而鄭保瑞的《西遊記之大鬧天宮》也夾著周星馳《西遊.降魔篇》(2013)之勢,但最後贏家是鄒凱光的《金雞SSS》。前二作《金雞》(趙良駿,2002)和《金雞2》(趙良駿,2003)處處與香港隱喻和當時的社會對應;十年過後,金雞重來,趙良駿換了鄒凱光,搏得四千萬票房,卻叫小編越看越心驚膽顫──尤其是戲的後半,張家輝所飾的江湖大佬出獄從來,連往外闖的架勢也沒有,迫著接受當下侷促的現實──他沒有殺出一條唐人街來,只是在尖沙咀經營一所前舖後咸濕的茶餐廳(附近的「大富豪」也大概關得七七八八了)。電影說這是腳踏實,但小編卻看到放棄夢想;電影說時代變了這叫作「識撈(掙錢)世界」,小編卻只識得犬儒與無力,這,怎能不叫小編看得心驚膽顫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RV8VSyz08E

「後見之明」──《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在年中引起最多爭論的,肯定是陳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這戲改編自網路同名小說,因而其中一個爭論點是舊掉牙的改編是否忠實的問題。然而,電影評論就這戲更大的爭論點是,這個陳果到底是不是十多年前拍《香港製造》(1997)、《榴槤飄飄》(2000)的那個陳果?當年《香港製造》的獨立視角讓人驚艷,而陳果及後的幾部電影也都維持這一切入角度,以致經常被人拿來嵌入回歸和後九七的論述中,成為評論和學術界的寵兒。這次他回來(香港?),拍了一部商業片,當然與多年前的獨立視角不同,以致才會有人質問,這陳果真的是那陳果?

不論如何,票房相當不俗(二千一百多萬),觀眾似乎挺喜歡這作品(小編也入場數次),而在佔領運動期間,更有人打趣說這戲彷彿成為後來的預言︰無人無車的街道、眼罩膠衣的裝束、還有大帽山上傳言有解放軍監聽站,都與電影情節呼應(只差那場血雨沒下,不過卻有血洗旺角和金鐘)。我們或可以把《紅van》的世界看成是我們世界的平行時空,在那裡,其實已經死了的人們不承認自己已經死了,成為「喪屍」,同時要在那裡建立他們的共同體,為自身生存尋找出路︰這或許才是與當下香港最為互相映照之處吧。

http://youtu.be/sa6nkxn5mEs

《香港仔》、《竊聽風雲3》反映香港人死抱不放的中產價值

彭浩翔的《香港仔》打正旗號是談「香港」的,既於香港仔這地方,也說香港仔這群香港人。香港仔,用杜汶澤的說法,就是識撈世界──這從彭浩翔在中港兩地用不同戲名可以看到︰在香港,他用《香港仔》,在中國大陸,就用《人間.小團圓》──十分「香港仔」的做法,也因而引人指責,說這電影並不本土,不過掛羊頭賣狗肉。

對此,小編並不同意。小編認為,這是本年度最最最為本土的電影。彭浩翔的確很了解香港人,電影中要事業有成,要樣靚身材正,要體面,重家庭和諧等等,無不是香港人很重視的中產價值。彭浩翔獨到之處,是他很能切中香港人的這一面向,看得很通,也很明白,香港人的所謂家庭價值,其實是麥當奴(麥當勞)式的。結局一家人在麥當奴中和解,是最叫人哭笑不得的。然而,彭浩翔有能力提出現象,卻沒有半點反省──「吸氣,忍住,呼氣」這套所謂「處世之道」,其實與《金雞SSS》的犬儒不相上下。於是乎,《香港仔》就像香港的一面鏡子,反照出香港人死抱不放的中產價值。

http://youtu.be/J10VncxTRl0

同是直指中產價值的,還有《竊聽風雲3》。電影直指香港人對樓房的迷思,構想出若原居民丁權可自由買賣,結合地產勢力,香港會變成怎麼樣。當然,《竊聽風雲3》並非社會批評式的電影,背後還是黑幫片的類型,所以,所有的勾心鬥角與派系鬥爭都是在不同的地產利益集團間發生。然而,在這個類型格局背後,麥兆輝和莊文強還是對土地有一點心思的,認為土地不只是買賣謀利,也可以是種植出生命的。電影最後,吳彥祖飾演的阿祖出獄後回到新界地區去耕田,這點放在全戲的鋪陳來看,就有點過於浪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