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研究「國幣改版」、中正紀念堂三軍儀隊,促轉會半年來還做了什麼?

除了研究「國幣改版」、中正紀念堂三軍儀隊,促轉會半年來還做了什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促轉會除了處理上述提到的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等爭議,也報告4個小組半年工作成果,包括「政治暴力創傷療癒計畫」,也正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17)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舉辦「半年任務進度報告」記者會,說明促轉會推動半年來的工作成果,其中,「去除威權象徵」的課題成為各方討論焦點,包括如何處理中正紀念堂、國防部的蔣中正銅像,以及印有蔣中正頭像的國幣是否需要改版。但除此之外,促轉會也公布了總計56頁的「任務進度報告」,也表示,2019年有更多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包括「政治暴力創傷研究與療癒計畫」,也正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

根據《促轉條例》,促轉會每半年應向行政院長提出「任務進度報告」(進度報告全文)。昨日促轉會舉行記者會,公布半年來促轉會的進度。但媒體聚焦「去除威權象徵」的部分,包括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都成為記者會媒體追問的焦點。

中正紀念堂可能撤除三軍儀隊,舉辦民主與人權常設展

根據促轉會新聞稿,針對外界關注的「清除威權象徵」議題,楊翠在記者會上表示,在過去半年確定了幾個方向,包含:

  1. 不以單點思考,而以全國性、國家級的視野進行記憶空間與文化景觀的規劃與建議
  2. 相關地景與空間要如何向世界開放,又該如何面對世界
  3. 不義遺址與威權象徵如何延展到家園空間

楊翠以中正紀念堂為例表示,促轉會在經過16次與文化部溝通及相關諮詢會議後,已整合出「中正紀念堂轉型原則建議」,已於12月初提交給文化部,目前初步包括以下5點轉型原則:

  1. 解除現存地景之威權性格。
  2. 銘記從威權統治到挑戰威權的歷史軌跡。
  3. 推動人權、民主、法治相關調查研究與普及公民教育。
  4. 規劃能夠有效履行前述原則所列舉職能之機關、機構。
  5. 轉型與修法過程中,應有回應轉型正義工作之過渡措施。

《聯合報》報導,楊翠解釋,具體建議方面,例如先撤除設置在中正紀念堂的三軍儀隊。楊翠說,現有建築物不一定都要拆,可修改,打斷原先建築語彙的「神聖性」,讓建築的意義不一樣。另外未來也可成立獨立機構或第三部門管理中正紀念堂,避免政黨輪替就改來改去。

(中央社)「回應轉型正義工作的過渡措施」部分,楊翠表示,中正紀念堂是民眾日常生活休憩空間,更是知名觀光景點,為了促進社會溝通、彰顯台灣重視人權與民主價值,未來《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應規劃撤出三軍儀隊,舉辦民主與人權相關常設展。

「解除現存地景的威權性格」部分,楊翠指出,目前中正紀念堂園區景觀,大量運用帝王宮殿、皇室陵寢的空間語彙,目的在建構黨國史觀與偉人崇拜,因此促轉會建議以公共性、開放性為標準,重新改寫園區內各種威權象徵涵義,讓園區的詮釋權、使用權回歸公民社會。

至於如何「改寫」威權象徵,楊翠會後受訪時強調,目前仍是原則建議案,文化部迄今也沒有提出具體作法,因此促轉會先談大方向,確切的轉型目標尚未定調。

有蔣中正肖像的國幣必須改版?促轉會:只是先研究

(中央社)媒體詢問,促轉會是否主張「國幣改版」。楊翠表示,目前有威權象徵的國幣面額為新台幣1元、5元、舊版10元(蔣中正肖像)及鈔票200元,促轉會也已正式行文給中央銀行,希望他們提供民國89年、91年及94年改版成本,會對此研究、協商,再進行討論。

由於央行總裁楊金龍12月6日曾表示,明年度10元硬幣需求量增加,其中一個原因是夾娃娃機盛行。楊翠也以此舉例,她表示,因為夾娃娃機盛行,硬幣需求量大增,因此央行增加預算鑄造硬幣,「如果為了夾娃娃需要大量發行,那為什麼為了轉型正義不行?」

(中央社)央行發行局長施遵驊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央行上週已收到促轉會公文,會如期回覆。若促轉會最終認定國幣的威權象徵需移除,央行是否會進行國幣改版?施遵驊表示,央行不對尚未確定的事發表看法,且國幣是否有威權象徵、是否需要移除,認定的權責在促轉會。不過,他也重申,目前新台幣鈔券使用情況良好,央行並無改版計畫。

(中央社)不過,央行9日曾發出新聞稿澄清6日央行總裁的說明,央行每年都會編列鑄幣預算,以便民眾交易,明年生產10元幣的預算編列也是按照這樣規劃。央行預計在明年鑄造2.2億枚10元硬幣,是參考去年實際發行量2.57億枚。他說,夾娃娃機等投幣式機具近年較盛行,提升民眾硬幣使用需求,不過,絕非如網路流傳,央行鑄造10元硬幣「只」為了提供夾娃娃機使用。

促轉會今日也發出新聞稿澄清,促轉會日前只是循一般機關正常公文往來的程序,請求央行提供的資料,是歷年來的改版經費估算資料,由於國幣改版涉及改版的成本、人民生活的影響,未來,促轉會仍必須徵詢各相關部會的意見,再做進一步的研究評估。目前,促轉會尚未取得相關資料,尚無任何具體關於國幣改版的評估結果。

移除軍營的蔣公銅像?國防部:蔣中正有不可抹滅的功績

(中央社)而關於蔣公銅像的部分,促轉會委員尤伯祥在記者會中表示,《促轉條例》第5條明確提到,公共場所的威權象徵應予移除,國防部身為行政機關應該尊重法律,而且以軍隊來說,移除威權象徵,是軍隊「國家化」的最後里程碑。

但國防部昨日下午發布新聞稿強調,先總統蔣公為國民革命軍之父,也是陸軍軍官學校第一任校長,在國軍建軍及中華民國生存發展史上有不可抹滅的功績與歷史定位。

國防部表示,國軍秉持「為中華民國生存發展而戰」、「為台澎金馬百姓安全福祉而戰」,軍隊早已國家化,基於尊重歷史、飲水思源,傳承光榮傳統,維持營區現狀。

促轉會表示,根據清查迄今的結果,除了基隆、花蓮尚未回報蔣公銅像及遺像的數量外,目前全台共有1038個銅像、105個遺像,目前正與各部會協商中,促轉會也強調,移除銅像「非去蔣化,是去除威權象徵」。

除了撤儀隊、拆銅像,促轉會還做了哪些事?

除了以上去除威權象徵,其實促轉會也在記者會提出半年來的工作成果。根據促轉會新聞稿,楊翠在記者會上表示,「第一個半年是基礎準備期。」促轉會的許多工作是長期規畫,這半年主要在收集資料、機關協調,諮詢專家的意見,無法馬上提出成果,但促轉會同仁深刻瞭解「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

而促轉會委員葉虹靈則以「三個開創、兩種協調」,來概括促轉會這半年展現的工作成果與面對的挑戰。三個開創,分別是:

  1. 首次系統性地面對加害體制與加害者議題。
  2. 首度處理國民黨檔案。
  3. 終於不再只用金錢補償受難者,開始更為全方位的關照受難者及其家屬。

兩種協調則包括:

  1. 與地方政府的協調:在清查全台威權象徵上,促轉會啟動了與全台各地縣市政府的聯繫。
  2. 與中央政府的協調:就中正紀念堂、不義遺址、乃至政治檔案等,則與中央的文化部、國防部及其他機關也陸續開展合作與協調。

促轉會4個小組也報告半年工作成果,包括「威權象徵處理」小組、「還原歷史真相」小組、「平復司法不法」小組及「重建社會信任」小組。

「威權象徵處理」小組除了處理上述提到的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等爭議,促轉會也勘查「不義遺址」,代理主委楊翠提出4項成果,包含在人權博物館整理出45處不義遺址的基礎上,進行增減,目前已清查出51處﹔其中原國防部新店軍人監獄與泰源感訓監獄、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安康接待室、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與臺灣生產教育實驗所等過去其他單位難以深入調查之場所,促轉會已拿到相關資料;羈押過鍾浩東等未決犯的國防部保密局南所地址,首度被披露;安康接待室目前也在促轉會協調下,保留下來,以進行後續規劃。

「還原歷史真相」小組目前已陸續拜會各威權統治時期重要的情治警政機關、協調檔案移轉及加速機密檔案解密的可能性,對於政黨政治檔案的徵集則正進行審定程序中。這半年也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葉虹靈表示,「我們希望透過資料庫來回應四個問題:誰受害,如何受害,國家做錯什麼,誰該負責。」預計在2019年底前可完成資料庫建置

「平復司法不法」小組召集人尤伯祥則説,促轉會已辦理兩波共2775件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其中5件是經促轉會調查後確認後新的判決撤銷案件。

「重建社會信任」小組召集人彭仁郁委員表示,過去心理療癒相關工作過於個人化、病理化,對「政治暴力創傷」的瞭解不足,針對這問題,促轉會擬定「政治暴力創傷研究與療癒計畫」,分別進行政治暴力創傷助人工作者培訓課程、政治受難者與家屬的身心需求訪查、療癒資源盤點與跨專業網絡建置等工作,目前皆已完成前置作業,預定於2019年度正式展開。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