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想推動教會獨立「去俄國化」,可能造成更大爭端

烏克蘭想推動教會獨立「去俄國化」,可能造成更大爭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克蘭的教會在被莫斯科支配上百年後,現任總統提出要「獨立」教會,但不僅立刻受到東正教主教的壓力,政客和主教人選的司馬昭之心也被提出檢討,大選前出現這種鬧劇佔據版面,人民的生計反而被忽略了。

文:張耶斯(前歷史系學生、巴黎餐廳打工仔)

綜觀烏克蘭的歷史,除了基輔公國時代可以算是一個獨立體系的國家之外,從1240年蒙古攻克基輔,一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都可以算是烏克蘭的「亡國時期」。事實上,這個處於兵家必爭之地的東歐「小國」,到了今天仍然受到列強的擺佈,尤其是東邊的俄羅斯。

這群愛好自由的「哥薩克人」,雖然在2014年遭受普亭(Vladimir Poutine)併吞克里米亞的巨大打擊,仍不斷尋求國際話語權的機會。近日,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就宣佈一個自主,且不受莫斯科控制的烏克蘭獨立正教會成立,象徵烏克蘭人在精神上走出莫斯科的陰影。但真的能如波洛申科所願,從此在宗教上與莫斯科再也沒有瓜葛了嗎?抑或是埋下了另一個衝突的導火線?

為什麼烏克蘭沒有獨立教會?

要了解這個問題,就必須先知道到底俄羅斯和烏克蘭教會有什麼關係。

「基輔與羅斯地區」的東正教大主教過去駐紮在基輔,但在1240年蒙古人入侵後,大主教被迫往北邊遷徙,1326年以後,莫斯科就正式成為主教的駐點。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攻陷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宣告滅亡,導致君士坦丁堡的東正教主無力顧及外地的教務,因此北方的神職人員和農民紛紛前往莫斯科尋求庇護。之後,莫斯科就成為了一個獨立的正教會,並在王權的支持下,逐漸擴大,成為基輔和全羅斯地區的實際宗教領袖。

可見,烏克蘭教區其實是屬於莫斯科正教會的轄區,雖然蘇聯解體後,烏克蘭在政治上已經取得獨立,但在宗教上仍然受制莫斯科,這也造成烏克蘭獨立後國內政治、宗教和文化衝突的主因之一。近年來,烏克蘭民族主義受到各界人士的鼓吹,加上普亭在國際上的持續打壓,才導致波洛申科提出建立烏克蘭獨立正教會的構想,以達到實質上的「宗教獨立」。

烏克蘭獨立正教會:波洛申科最後的政治籌碼

波洛申科於15日表示:「這是一個神聖的日子,我們建立了烏克蘭獨立的正教會,一個脫離俄羅斯,遠離普亭的影響,且再也不會飲用俄羅斯正教會聖杯中的毒酒。」波洛申科認為莫斯科正教會長年在烏克蘭散播不實謠言,且不斷的支援俄羅斯情報單位滲透國家,完全是一個協助普亭侵略烏克蘭的共犯組織,因此有成立烏克蘭獨立正教的急迫性。

強勢的發言,除了定調波洛申科作為烏克蘭的總統會對抗俄羅斯的侵略外,對內也有凝聚烏克蘭民族主義,守住基本盤的用意。為什麼會這麼說?根據烏克蘭媒體做的民調,波洛申科很難在明年3月底的選舉中獲勝。被稱為「天然氣小公主」的正妹前總理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其烏克蘭優先的政治理念,和過去亮眼的經濟政績,以及主張在歐盟和俄羅斯之間取得平衡的理念,讓她能夠以將近兩倍的民調大幅領先波洛申科,並有望在第二輪投票中贏得大選。

相比於經驗豐富的提摩申科,作風獨裁的波洛申科似乎失去了人民的信任。除了低迷的民調外,波洛申科上個月頒布的戒嚴法令,也可能使得明年這場選舉流產,假使真的如此,未來烏克蘭勢必又會經歷一場大震動。而波洛申科所設立的烏克蘭獨立正教會,是否又會成為普亭對烏克蘭展開另一波文攻武嚇的理由?

Petro Poroshenko,  Vladimir Puti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與俄國總統普京

烏克蘭教會獨立事件帶動的複雜關係

波洛申科的烏克蘭正教會,無疑將讓烏克蘭又捲入另一場國際紛爭當中。

1688年之後,烏克蘭在君士坦丁守牧的默許下,成為莫斯科正教會的轄區,在被莫斯科正教支配上百年之後,今年10月11日獲得君士坦丁守牧(Ecumenical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鬆口支持烏克蘭當局成立自己的教會,這個君士坦丁守牧是當今東正教所有正教會公認的精神領袖,現任牧首巴爾多祿茂(Bartholomew I)主張恢復東正教和其他宗教文化的對話,在這個前提下,君士坦丁守牧當然支持烏克蘭成立自己的正教會。

但要知道,烏克蘭教區可是非常的富裕,莫斯科正教會三分之一的財產都在此地,依照法國世界報的推算,有將近12000座高價值的教堂和建築,由此可見,如果烏克蘭教區真的獨立,那對莫斯科正教會或者是普亭來說,都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損失,因此作為現今的莫斯科主教長——也是普亭的的忠實支持者——基里爾(Kirill)自然不會同意波洛申科的計畫。

對此,羅馬教廷也對此事做出了表態,可以看見,梵蒂岡內部並不樂見波洛申科的烏克蘭正教會提案,其官媒也提到:「此事還必須採取保留態度,以避免不必要的爭端和報復行動」。

一場各自盤算的政治鬧劇

那麼,烏克蘭民眾又是如何看待這個烏克蘭正教會呢?法國世界報做了一份讓波洛申科尷尬的調查,根據資料顯示,最支持現任總統這項政策的反而是西部的天主教省份,這區有很多日耳曼移民,或許在情感上,也跟著自己的老祖國德國起舞,一起反俄,所以支持率高達64%;烏克蘭的核心地區基輔一代卻不這麼樂觀,雖然表態支持烏克蘭正教會獨立的民眾和過往相比大幅增加,但也才48%的支持度,可見民眾還是對實質的拼經濟比較有感;最後在南部奧德賽,或者是東部俄羅斯族較多的省份,就只有30%的民眾響應。

而烏克蘭的宗教領袖也是充滿了爭議,這位89歲的傑尼先科(Mykhailo Denysenko)來自親俄的頓涅斯克市,是蘇聯時期東正教的知名人物,且謠傳和KGB有親密的合作,幫助政府逮補異議份子。1990年競爭莫斯科教長一職失利後,就轉而鼓吹烏克蘭獨立正教會的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