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安倍經濟學」與自民黨修憲的和平危機

《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安倍經濟學」與自民黨修憲的和平危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倍經濟學」想讓日本「變成全球最有利於企業發展的國家」,其做法是全力推動任何有可能帶動經濟成長的方法,例如重啟核電。而自民黨近年更有意修改憲法,欲把自衛隊變成「軍隊」,此舉恐怕踐踏了國民主權以及和平,被捲入恐怖攻擊的日本人也逐漸增加。

文:高坂勝

安倍經濟學:一場失敗的雄偉實驗

「經濟成長至上主義」:為了經濟成長,做什麼都沒關係。

經濟成長至上主義被看作市場基要主義(Market fundamentalism)、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這是一種「只要任由市場自行運作,就會萬事順利」的想法,但新自由主義的「自由」,指的是企業的「自由」,而非人民的「自由」。

而「安倍經濟學」提出了「讓日本變成全球最有利於企業發展的國家」,所以才要讓日本重啟核能發電,並製造武器,能把武器賣向海外。選擇了核能發電和武器,就是選擇了不惜毀人生活、奪人性命,也要令自己發財的道路!

安倍經濟學的做法,是全力推動任何有可能帶動經濟成長的方法,在這一點上的確是個雄偉實驗。然而實驗的結果也已揭曉了──經濟無法成長,只有不斷擴大貧富差距。為了這場實驗,浪費了時間、浪費了財政支出,徒增債務、徒留風險,最後只有大企業和有錢人獲利。這就算了,我們竟把債留給下一代。不知多少人因此陷入低收入或青黃不接的窘境,被迫做著愈來愈操勞的工作,結果承受不住而病倒、而自殺。這些豈是「實驗」二字就能打發?

當我們還在幻想著泡沫經濟和不斷向上成長的經濟,而未發現安倍經濟學(=經濟成長)的真相是「實現不了」也「不該實現」之際,背後一場恐怖的陰謀正在醞釀:自民黨有意修憲

自民黨所提出的新憲法草案,踐踏了國民主權、基本人權的尊嚴、個人尊嚴以及和平主義。憲法的主詞是國民,憲法的目的是讓國民限制政治人物、掌權者,這才是憲政主義。但自民黨的草案卻是讓掌權者限制國民,為了國家的利益,個人的生活、權利、尊嚴等,全都可以拋諸腦後。

各位發現了嗎?日本憲法第二十五條的「生存權」和第十三條的「個人之尊重」、「幸福追求權」已岌岌可危。數年前,日本防衛省首長稻田朋美,曾要求「把生育補助全數撥到國防費用上」,安倍政權也確實朝此方向進行。這是在要求國家把錢都用在軍事,不必用在社會保障上。

修憲到底是誰有利可圖?

現在,他們甚至想把自衛隊變成「軍隊」。

愈來愈多人在鼓吹:北韓很危險、南韓很危險、中國很危險,他們打算進攻日本,所以我們需要武器,需要軍隊。接著,北韓、南韓和中國也在發起反日運動。但這到底圖利了誰?

這也只要看金錢的流向就能明白。讓兩國互相仇視,誰有利可圖?那就是製造武器的企業群。武器的製造是由金融、核能、鋼鐵、玻璃、塑膠、橡膠、精密儀器、資訊科技、土木工程等各方企業聯手合作,牟取利益。

前陣子有位男性來酒吧,他是在汽車公司的下游承包商中,負責金屬模具設計。他說,現在汽車明明賣不出去,但金屬模具的工作卻開始增加。但關於那些模具的用途被保密到家,連問主管也是一問三不知。他隱約認為這一定和武器有關。因無法忍受自己得做這種助紂為虐的工作,所以目前停職在家。

言歸正傳,只要讓相鄰國家互相覺得對方危險,就能讓國家花納稅人的錢購買武器。如果進一步爆發戰爭,國家就會大量使用武器。而飛彈一枚要多少錢?飛彈發射愈多,國家購買愈多,企業就賺得愈多。要製造這樣的局面,只要讓兩國人民互相仇視即可,所以才要大肆鼓吹反「敵國」。於是,有利可圖的商人利用國族主義、愛國主義挑撥人民,反北韓、反南韓、反中國,都是想主宰世界的資本家、大企業為了自身利益而發起的口號。

自民黨安倍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日本人的生命將遭受威脅

生活因貧富差距而愈來愈艱困的,或遭受飛彈攻擊的,或被派往戰地作戰的,全是平民老百姓。很多人成為恐怖分子的原因,也是因為「貧富差距」。

被捲入恐怖攻擊的日本人逐漸增加。在孟加拉一間主要為高收入階級用餐的餐廳裡,有七名日本人遭到殺害。當時有人喊著:「我是日本人,不要殺我。」結果對方反而不用槍、改用刀,殺死了這些人。

二○○三年,日本派遣自衛隊參加伊拉克戰爭。在此之前,日本雖然對美戰敗,但因經濟復興以及憲法第九條明定的和平外交,使日本長期以來受到各伊斯蘭國家的敬愛。然而,因為日本派遣自衛隊、擔任美國的後方支援,使得伊斯蘭國家對日本的信賴不再。二○一五年一月,安倍首相訪問以色列,他來到這個不斷蠻橫攻擊巴勒斯坦、伊斯蘭社會的國家,站在該國與日本兩國的國旗前,公開宣布他將和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一同強化兩國間的合作。

他是專程跑到被伊斯蘭社會仇視的以色列,公開宣布這種事。他說:「我們將捐出兩億美元,支持周邊與伊斯蘭國(IS)對抗的各國,以阻止伊斯蘭國的威脅。」十一天後,IS流出後藤健二被公開處決的影片,並附上一段話:

給日本政府。你們和那些邪惡自願聯盟中的愚蠢同盟國一樣。你們還沒認清,真神阿拉賦予了我們伊斯蘭國權威、力量,以及一批即將渴飲日本血的軍隊。安倍,因為你的魯莽決策,加入這場毫無勝算的戰爭,讓這把刀不只劈向健二,還會繼續不問場合地屠殺你們的人民。日本的噩夢正要開始。

接著(二○一五年三月),突尼西亞的一間博物館也發生了恐怖攻擊,三名日本人遇害。據說,當時恐怖分子一個個問「Are you Japanese?」特地挑日本人殺害。

在安倍政權的政策下,二戰後日本建立起的信賴形象瓦解。我認識的記者和前來酒吧的記者都異口同聲說:「以前我們能去任何地方採訪。只要說出日本人的身分,就會得到生命安全保障。但這十年來變了,已經沒有什麼地方是能夠安全出入的了。」

我在開始經營酒吧不久前,就料想到繼續盲目追求經濟成長的話,最後一定是朝戰爭邁進。只要洞察世界的運作機制,必然能看出此點。因為不希望噩夢成真,所以我不斷呼籲:就算經濟不成長,我們也能得到幸福。我希望是我猜錯,但遺憾的是現實如預料;日本開始走向軍事化,和平一步步地遭受威脅。安倍政權掌權短短四年,就讓至少十二個人因身為日本人而慘遭恐攻殺害。如今仍有一位名為「安田純平」的記者遭囚禁。日本與日本的平民百姓再不放棄追求安倍經濟學的幻想,就會變得工作愈來愈少,人民愈來愈窮忙,甚至連自由與尊嚴都會一點一滴地被剝奪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