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空懷孕被大肆撻伐,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蒼井空懷孕被大肆撻伐,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Photo Credit: Dick Thomas Johnson @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如德沃金所描述,女人被分別至於「農場」與「妓院」兩種模式生存,前者是為單一丈夫提供性與生殖服務,後者是為眾多男人提供性滿足,當一名曾經拍攝色情片的女性想要成為母親而被大肆撻伐時,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最近,曾經以拍攝色情片維生的女性蒼井空,因為在前陣子宣布結婚後,近日又宣布懷孕的緣故,遭到網路上大量的無情人身攻擊,很多人羞辱她「很自私」。認為曾經拍攝色情片的她,若是生下孩子,將會導致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被排擠、被霸凌,假如孩子因此自殺,那元凶就是她。就算沒有,孩子也不會願意有個曾經拍攝色情片的母親,更不會想意外看到她拍攝的色情片。

部分日本媒體更是大言不慚地說,如此「與一般女性不同」身分的她不該成為一名母親,但問題真的出在她身上嗎?

色情作為弱勢女性的生存出路

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本就不高,在職場上備受不平等待遇,從性騷擾、升遷困難到懷孕歧視等,且女性多半被認為必須結婚進入家庭,放棄原有的學業及事業來為丈夫孩子付出,也因此造成近年來「女性貧窮化」的社會現象,日本記者鈴木大介的著作《日本最貧困女子》揭露了殘酷的真相:

單親媽媽及其她單身女性常屈居於社會勞動底層,成為日本風俗業及色情業重要的女性來源。

很少有小女孩會天真開心地說著:「我長大的夢想是成為AV女優!」如此殘酷地現實正在傷害女性群體,女性主義文學家安德里亞・德沃金(Andrea Rita Dworkin)曾在《右翼女人》(Right-wing Women)中寫道:

國家已經建構了社會、經濟和政治的處境,出售一些性或生殖能力對女人的生存是必要的;而銷售被視為個人意願的行為。

即使這些女性並非毫無自我意識的無人機,她們在社會中生存的「自主能動性」(agency)也需要被肯認,但這不代表弱勢女性在父權資本主義下的「脆弱性」(vulnerability)與「受害性」(victimhood)可以被輕易抹除與忽視。

既然日本社會的政治經濟結構已經對女性如此不利,選擇以拍攝色情維生就無法只視作個別女性的自願選擇,而是整個社會結構都必須被檢討才是。

色情作為性剝削及性販運的產業鏈

《日本女性主義雜誌》總編北原女士在接受《女人迷》採訪時,表示她年輕時曾天真地相信色情可以作為女性解放的方式,但在她於色情業見習的經歷中得知,這些色情片商為求真實性,以滿足男性觀眾們的性幻想,片中暴力畫面是女性真實在拍片現場被強暴跟虐待,而不是許多男性所宣稱只是「演出來」的!

女性主義法學家凱瑟琳·麥金儂(Catherine Mackinnon)在其著作《言語不只是言語》(Only Words)生動地描繪道:「殺死她!殺死她!」僅僅是言詞而已,但是奧克蘭警署從中看到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參與犯罪行為。

假如情景不是謀殺,旁觀者在看一場強暴,那麼「強暴她!強暴她!」難道就不構成參與?想像一下,強暴的情景被拍成照片出售,一些人一邊觀看,一邊喊著:「強暴她!強暴她!」

在珠寶等奢侈品方面,大多數的人都知道很可能源自於剝削童工與破壞環境,而身為消費者必須加以抵制,否則將會成為產業結構的共犯。

在北原女士的採訪裡面,近年日本色情產業甚至爆出要求女性簽下「賣身契」的爭議,許多退出色情產業的女性紛紛出面控訴,拍攝這些強暴虐待、有辱尊嚴的色情片並非她們願意的。而男人們明知道這些殘酷真相,卻還是使用色情來滿足自己的淫慾,成為色情產業的暴力需求來源時,難道這些男人不也是性剝削與性販運的共犯嗎?

色情作為散布強暴迷思的仇恨言論

日本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在她的著作《厭女》中,清晰地描繪出厭女現象並非「討厭女性」如此簡單。大多數厭女的男人其實愛好女色,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麥金儂也指出男人把女性客體化成性玩物,進而認為女性的打扮、談吐或求職等一切行為都是因為想被強暴,而色情本身就在強化這種既定印象,也就是「強暴迷思」(rape myth)。

不單單只是自由主義男性學者所述的「再現」(representation)而已,是屬於性別歧視機制的一環,師大台文所林芳玫教授在她的著作《色情研究》中寫道:

反色情女性主義者也因而從語言學及溝通理論的觀點指出,色情及其散布之強暴迷思使得女人說出來的「不」無法達成溝通效果。自由主義者認為只要可以說話,就有言論自由。從語言學的角度而言,說出來的話不被理解、不被接受、持續遭扭曲,這樣就不算達到說話的效果。自由主義所給予女性的言論自由,不外乎就是聲帶發聲的自由。

日本片商所產出的色情產品中,不合意、羞辱、強暴、虐待、非人化對待女性等元素普遍存在,並且表達出合理化甚或讚揚的態度,也因此色情並非單純的言論自由問題,而是所謂的「仇恨言論」(hate speech)問題,是基於根據女性的屬性(Attributes),有意去貶抑、威嚇與煽動對女性的暴力(violence against women),尤其是性暴力的言論。

色情反映了男人的殘暴

最後,讓我們回到這次蒼井空懷孕的爭議事件中,不少男人為她進行了辯護,但還是在合理化整個色情業,也就是-將蒼井空尊為至高無上的「女神」-眾多男人「性啟蒙」的導師-所有男人都看過她的作品,並痛斥其他男人「偽善」或「假道學」。

而筆者不僅反對羞辱蒼井空的言論,對這樣的言論也必須加以批判,蒼井空曾經以拍攝色情片維生,並不會讓她變得低賤,當然也不會讓她變得特別偉大,她跟我們一樣只是在這個父權社會中倖存下來的女人。

正如德沃金所描述,女人被分別至於「農場」與「妓院」兩種模式生存,前者是為單一丈夫提供性與生殖服務,後者是為眾多男人提供性滿足,「母親」與「妓女」只是男人分化女人的方式,當一名曾經拍攝色情片的女性想要成為母親而被大肆撻伐時,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