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土關係中的宗教因素:清真寺政治工具化,伊斯蘭還屬於德國嗎?

德土關係中的宗教因素:清真寺政治工具化,伊斯蘭還屬於德國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ITIB中央清真寺完工慶典上,坐上賓不是德國總理梅克爾,而是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清真寺四周飄揚的不是德國國旗,而是土耳其國旗,這完全不符合所謂的「伊斯蘭屬於德國。」

2018年11月28日德國聯邦內政部長瑞佛爾(Horst Seehofer)以貴賓身份出席「德國伊斯蘭會議」(Deutsche Islam Konferenz,DIK),致詞時,第一次參加伊斯蘭會議的瑞佛爾低著頭、緩緩地表示「伊斯蘭屬於德國」(Der Islam gehört zu Deutschland),這句再普通不過的話,在宗教自由的德國是人人皆知,但卻引起熱烈討論。原因是,瑞佛爾曾在今(2018)年3月15日大放厥詞,重砲抨擊「伊斯蘭不屬於德國」(Der Islam gehört nicht zu Deutschland),如此強烈「反伊斯蘭」的言論當時是遭到德國輿論撻伐(除了德國另類選擇外),更讓梅克爾(Angela Merkel)感到錯愕不已。

從那個時候開始,瑞佛爾就被貼上「反伊斯蘭」的標籤。如今瑞佛爾卻發表了「親伊斯蘭」言論,讓人耳目一新。於是德國社會又再度掀起伊斯蘭融合問題的論戰,未來德國政府如何定調伊斯蘭政策,特別是為數眾多的土耳其裔穆斯林,德國政府將如何規範與融合以減少親土耳其伊斯蘭團體對德土關係的負面影響,這些發燒議題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

RTS27W9A
出席「德國伊斯蘭會議」的德國聯邦內政部長瑞佛爾|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失敗的伊斯蘭融合政策

隨著穆斯林數量的增加,穆斯林融入德國社會的問題浮上檯面。前聯邦內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在2006年9月27日成立「德國伊斯蘭會議」,召集政府官員、伊斯蘭團體與相關人士一起商討德國的伊斯蘭融合問題,透過這種一年一度的對話,希望能夠加速德國境內穆斯林融入德國社會,以建立高度認同德國的「德國伊斯蘭」(Deutscher Islam)族群。

12個年頭過去了,德國聯邦政府換了3位聯邦內政部長:菲德里奇(Hans-Peter Friedrich;CSU)、德梅契爾(Thomas de Maizière)與瑞佛爾。聯邦內政部長是伊斯蘭融合工作的主要推手,過去12年來這4位內政部長接力式地推展這項工作,成效卻是差強人意,理由很簡單,如果穆斯林認同德國、接受德國價值、喜歡德國社會的話,就應該不會發生這麼多由伊斯蘭團體主導的恐攻事件(2016年12月19日Anis Amri製造柏林聖誕市場恐攻事件)與治安事件(2015年除夕夜科隆性侵事件)。這些不愉快事件讓德國人與伊斯蘭教產生緊張關係,也讓德國聯邦政府的伊斯蘭融合政策遭到質疑。

其實,德國聯邦政府為了拉近穆斯林與德國人的距離,在過去幾年做了非常多的事,其中之一就是廣建清真寺。德國政府希望多蓋點清真寺,讓德國境內的穆斯林感受到被尊重、被接受,進而認同這塊土地。在建寺政策的引導下,德國清真寺的數量迅速增加,根據statista的統計,2016年德國境內約有2750座清真寺,2018年上升到2803座,增加了53座,平均一個月蓋了1.5座清真寺。而德國首都柏林的清真寺數量在過去12年間更是成長了20%:2006年有78座清真寺,2018年增加了20座達到98座,讓柏林25-30萬穆斯林的宗教活動空間大為增加。

而德國境內的穆斯林又以土耳其裔穆斯林最多。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Statistisches Bundesamt)的統計,2017年生活在德國境內的穆斯林大約有440-470萬,約佔德國總人口8200萬的5.4%-5.7%;其中有六成以上有土耳其背景約計286萬,當中約有148萬登記為「土耳其國籍或土耳其人」,138萬則持有「德國與土耳其雙重國籍」或只有「德國國籍」。

很明顯地,土耳其人是德國境內「最大的穆斯林族群」,也是「數量最多的外國人」,同時也是數量僅次於德國人的「第二大族群」;到處可見的土耳其沙威瑪(Döner)、土耳其市集(Bazar)、土耳其地毯、土耳其清真寺、土耳其區(例如Köln-Deutz),在在說明了土耳其人對德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宗教的影響不容小覷。

既然土耳其裔穆斯林的數量最多,因此蕭伯樂所倡導的穆斯林融合政策就與土耳其穆斯林特別有關係。悉知,德國科隆是土耳其裔穆斯林的大本營,科隆市政府響應聯邦政府的融合政策因此批准一項清真寺興建案,自2009年起開始在艾倫菲爾德(Ehrenfeld)建造一座中央清真寺(Zentral-Morschee),耗資3500萬歐元(約台幣1億2250萬),工期9年。2018年9月29日完工開幕,土耳其伊斯蘭宗教機構聯盟(Türkisch-Islamische Union der Anstalt für Religion,DITIB)特別邀請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參加開幕儀式,引起德國各界抗議,一來,艾爾多安是德國公認的不友善人物,二來,艾爾多安是獨裁者化身,所以許多德國政要與艾爾多安劃清界線拒絕參加(包括:科隆市長雷克〔Henriette Reker〕、北萊茵-西發利亞邦長拉舍特〔Armin Laschet〕)。

而當天參加開幕典禮的穆斯林更讓德國人傻眼,他們高舉土耳其國旗與艾爾多安肖像,高喊艾爾多安的名字,整個畫面非常土耳其,一點都不德國,這一幕讓力推「德國伊斯蘭」願景的熱心人士心涼了一半,12年穆斯林融合政策的努力在土耳其的旗海下宣告失敗。

RTS23EDJ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右)參加德國中央清真寺開幕典禮|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DITIB成為土耳其的政治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