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有能的自己》:依賴的力量與成熟

《成為有能的自己》:依賴的力量與成熟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生命最初的時刻開始,依賴就是所有習慣的基礎,與我們的人格結構密切交織在一起,如此顯而易見,以至於我們往往很難覺察到其強度。所有關於行為障礙的分析中,都必然會碰見這個強而有力的因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摩謝・費登奎斯(Moshé Feldenkrais)

依賴的力量與成熟

把人與其他動物做比較是完全無效的,因為忽略了至關重要的依賴因素。我們可以教導熊跳舞,但必須先抓住牠,把牠關起來;也就是讓牠完全依賴我們以得到食物與生存。沒有依賴,就不可能訓練狗產生任何反射,也無法教導小孩說話與禮貌。如果沒有在一開始時用到依賴的力量,教育、習慣的形成,以及一般的學習,都是不可能的。

我們必須明確區分兩種不同的依賴:(1)所有生物對環境的物質性或機械性依賴,這會形成物種的演化適應(比如地心引力,以及宇宙中其他物理和化學的條件),以及(2)短期的人際依賴,這會形成每一個生命的個別調適。以人類而言,小孩對父母的完全依賴比大部分動物都需要相對較長的期間,把兩者混為一談,就形成錯誤想法的根源。個人的調適對身體自主控制的物理結構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根據個人歷史的不同,個體間的差異會很大。肌肉組織的自主隨意控制主要是在出生後形成的,需要人去調適的處境會促使某些較常用到的部分得到發展,並造成不活躍或被抑制的部分發展遲滯。

如果有較長的期間完全無法控制自主隨意的肌肉組織,會導致身體不同部位的緊張之間極度複雜的關係,形成各種反應模式,這些模式基本上是個人化的,且(理論上)與人類神經結構的先天性質無關。這些行為模式中,有些會非常規律地重現,以至於乍看之下很容易被當成演化的特徵。因此,成人對孤獨的恐懼或預期會落單時的焦慮,看起來就好像是本能的反應。可是人類自小就長期完全依賴成人的關注,讓我們無法準確判斷個人歷史對這些反應的形成有什麼影響。可是,嬰兒哭泣時,父母對應的狀態與態度(也就是反應的立即性與敏感度)所造成的影響,可以在所有小孩身上觀察而得,再加上行為異常往往可以追溯到父母對早期童年的影響,讓我們可以相當有把握地說,對孤獨的恐懼是在依賴的壓力下形成的模式。

有成人在場的必要性對這些行為模式的形成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而這些行為模式又會影響這個人與其他人的關係。小孩在完全孤獨時經驗到的無助,很容易在模式被帶入行動時重現。長期對成人的全然依賴會培養出一整套與身體緊張有關的反應與特徵,人對於關注、情感、稱讚、獎賞與懲罰的需求,是被基本的依賴處境培養出來的。身體的緊張會促使小孩有所行動,以引發成人的反應,而成人對小孩反應的方式會讓小孩的情緒模式定型。小孩從身體依賴產生出來的反應方式、態度或行為模式,是為了確保自己的生存與生活,以及情緒面和社會性的安全感。安全感的需求與依賴是直接相關的,難怪在人類所有活動的背景中,都有依賴與渴望獨立的主題,一點也不奇怪。每一個思考習慣、每一項行動中,都有可能追溯到這個因素的效應。

從生命最初的時刻開始,依賴就是所有習慣的基礎,與我們的人格結構密切交織在一起,如此顯而易見,以至於我們往往很難覺察到其強度。所有關於行為障礙的分析中,都必然會碰見這個強而有力的因素。

理論上,如果我們承認意識的控制會讓人有別於純粹像機器一樣的有機體,那麼,成人階段就應該脫離嬰兒期全然依賴所造成的一切限制。成人應該不再害怕孤獨,更不會有嬰兒害怕落單的真實經驗。成人應該不用仰賴關注、情感、稱讚或反對,就能行動。這當然不表示我們應該完全不考慮自己的行動對別人的影響,而只是表示不應該由某種身體緊張而產生的老舊、既定反應,驅使我們僅僅憑著習慣來應對。我們應該能有意識控制自己的行動,只有在自己想要或適合這麼做的時候,才表現得像小孩一樣。

然而,實際上,我們大多不曾真正脫離嬰兒的模式,持續在社交互動中以這種方式表現,而誤把情緒驅力歸因為本能的行動。但很少有人能看見這一點,許多人仍非常需要別人的關注,強度就像他們的嬰兒期一樣;有些人則是渴求情感;有些人的整個人格主軸是需要稱讚,或害怕不被贊同。只有例外而罕見的有利環境,才能讓這些人避免受到痛苦的衝擊。他們通常會發現這個世界充滿敵意,而需要逃避現實的治標方法,把自身有所不足的責任轉移給命運、神明或其他無法證實的力量。

遲緩的成熟度或停滯的情緒發展,本身就是依賴因素造成的結果。好幾世紀以來,父母的興趣就是盡可能讓小孩一直保持孤獨的恐懼、被稱讚的需求,以及情緒安全感的擔憂,一直影響到小孩長大成人的行為。這種專制的方式會減輕父母自身不安全感的恐懼,並確保他們老年的生計。多少世代以來,甚至在當代的某些國家,家庭的幸福感都是在物質面依靠子女對父母的孝心與忠誠。

父母的適當態度應該是讓小孩逐漸脫離依賴必然會造成的這種奴役狀態。基本的情緒模式——由於小孩長期而全然的依賴,這種模式是無法避免的——必須刻意使之失去效用,而不是加以培養(但時至今日,大家往往仍這樣做)。

小孩對父母的依賴會逐漸消減。自主的神經路徑與其連結神經束的成長,會讓小孩能承擔移動與保護自己身體的責任。依賴的對象會逐漸從父母轉到其他成人,最後是轉到社會,但除非這個人的個人史有某種東西會讓不適宜的模式失去效力,否則已成為他們特徵的身體緊張與情緒驅力仍然持續需要嬰兒式的釋放方法與方式。依賴的影響力會以各種形式與扭曲的力量來維持習慣,而我們正是這些習慣組成的;那些不受依賴支持的習慣也會被消除,時間一到會自然消逝。如果要用一件事來反映一個人最充分的資訊,就是這個人對社會依賴的本質;也就是她確保自身生存的方式。知道某人是藝術家、裁縫師、股票經紀人、娼妓或竊賊,其中所包含的資訊就遠遠多於對這個人先天體型、眼珠顏色等等的詳細描述。少了這個資訊,這個人就像銀幕上的角色一樣虛假。逃避現實的種種方式其實都是在腦中排除了自己有所依賴的想法。

法國古生物學家居維葉(Georges Cuvier)曾說,如果你能辨識動物的一顆牙齒,就能重建整隻動物。動物若具有像老虎一樣的犬齒,就必然是掠食動物,牠必然動作迅速、靈活,必然有分解肉類的消化道,也必然活在有獵物的區域。我們在演化程度上的事實還不只如此,由於我們在成人之前的階段長達整個人生的四分之一,因此,我們的飲食習慣、社交習慣、性生活的習慣,對自由之類觀念的看法,都是由我們的依賴史塑造出來的。不論你是哭泣而仍得不到食物,或是一哭泣就立刻有食物,或是在想要食物之前就得到食物,都對你今日與伴侶的關係有很大的影響,遠超過你或伴侶的外貌、身材或眼珠顏色的影響。你對依賴的調適方式所形成的慣性反應,是唯一讓你覺得正確的反應,因此你會一再創造可以維持這種反應的環境。

但這只在尚未成熟的活動範圍內才是真實的。我們不是立刻均勻地長大;有些部分會比較慢才成長。這種部分性的發展會隨著時間而越來越明顯。原初的傾向會在個人對依賴調適的歷史過程中被強化,也往往排除掉某些領域的進一步發展。在每一次新的經驗中,這些行為模式的作用都會讓它們本身非常明顯地被感覺到。

一般說來,新的行為模式會在日後出現,如果使用老舊、既有模式的傾向越大,就越難產生改變。基於此,性關係以及與人相處的社交功能和調適這兩種活動領域最常出現適應不良。直到晚近,教育仍是如此專斷,大家過於確定什麼是對別人好的事,認為人生的終極目標是如此明顯,以至於毫不猶豫地運用依賴的因素,排除大部分個人的自發傾向。因此,難怪有許多人把自己與母親和父親的關係帶入他們對待異性的態度。此外,傳統觀念還有一個較小的害處,就是普遍接受人生是痛苦的(因為原罪),認為這是人類本來就應該承受的命運。由於兩性都具有同樣受阻的情緒發展,所以會在彼此間找到相應的不成熟行為,所謂彼此個性不合的情形,其實可能比我們以為的要少見許多。

到目前為止的討論,人類看起來比較像一種經過美化的機器,無法決定自己內在的組成。然而,我們仍會觀察到有的活動似乎是從一個人本身的特質散發出來的,甚至完全違背依賴壓力形成的模式。這種自發的活動大多見於不受依賴影響的領域,才得以達到成熟的運作。

成熟並不是一種達到之後就自行維持下去的狀態,而是做事的方式中,不再只用依賴期形成的行為模式做為唯一可能的方式。在依賴期的時候,許多行動的模式與方式會在平常的運用中被排除。這些被禁止的方式,有些可能也會被成熟的人拒絕使用,但拒絕的原因是慎重的—雖然不成熟的人根據習慣拒絕時,看起來也好像很慎重。有一個方法可以判斷是否真的是慎重拒絕,或只是因為覺得其他方法很陌生而將之拒絕,就是看這個人是否願意嘗試新的模式,親自試驗看看。成熟的人不會閃避這種觀念,也不會在想到要去做自認為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做的事時,感到厭惡或特別興奮。他不會有安全感受到威脅的感覺。

依賴狀態中,是否配合成人的要求,牽涉到安全感受到威脅的風險。父母的關注與情感、稱讚與照顧,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小孩會為此做任何事。因為依賴而必須配合,這類經驗讓小孩學到安全感與被稱讚的活動是有關的。成熟就是有能力破除早期經驗,只運用適合當下這一刻的元素,如果沒有這種成熟,對於可能危及童年安全感的行動,即使只是承認其可能性,也會升起不安全的恐怖感覺。當感覺到焦慮時,屈肌就會收縮,特別是會握緊手指、咬緊下巴,伸肌則會失去張力,頭會下垂。

我們稍後會更詳細描述慣性活動是如何形成,做為逃避這種恐怖焦慮感的方法。實際上,困難是避免不了的,如果要成為成熟、持續發展的人,總有必須面對焦慮、擔起責任的那一刻。少了這兩個前題,就不可能達到自發行動的狀態,我們在這種狀態中,才會感覺到充分的自我實現。人生若少了這一點,就沒有什麼價值可言。依賴關係中,如果我們是好女孩、好男孩,就會得到糖果,在這種關係中,我們必須配合別人的渴望,才能得到生存的權利,但這種依賴關係必須被徹底消除,才能形成一個由充滿創意、不斷發展的人組成的社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成為有能的自己:探索自發性與強迫性》,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摩謝・費登奎斯(Moshé Feldenkrais)
譯者:易之新

任何一件事,如果是以強迫的方式實行,即使有最好的意圖,也會產生相反的結果。――摩謝.費登奎斯

青少年時踢足球受傷之後,費登奎斯發現自己竟為了贏得一場愚蠢的球賽,而賭上自己一輩子的健康。如此的「強迫性」便成為了他一生的研究,發展出獨特的費登奎斯方法。

在《成為有能的自己》中,費登奎斯提出許多有違「常理」的觀點,發人深省。他指出,我們內在最惡性而又不自知的動機之一就是「渴望得到讚美」。為了得到肯定,人會失去「自發性」的學習能力,並且產生各種強迫性的情緒與習慣,不只無法發揮本有的能力,嚴重時還會造成身心問題。

此外,費登奎斯還指出,阻礙我們發揮天賦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交錯動機。以性行為為例,許多人從事這項活動並不是出於身體的反應或親密關係,而是想從中得到認同、成就感或是彌補無能的人際關係,但因為搞不清楚自己的動機,身心無法連結,於是導致性無能。

費登奎斯教導我們從最簡單的動作,如仰臥抬頭、屈膝等,去體會身體最具有良好張力、身心沒有抗拒的狀態,由此開啟自發性的大門。他一再強調,只有透過身體學習來的經驗,才能完全去除寄生性的情緒與動作慣性,並找回最單純的動機,培養有效的學習方法,喚起有能而成熟的自己。

本書特色

費登奎斯最具成長啟發與自我覺察的著作,勵志與一針見血程度可比《被討厭的勇氣》。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