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想為他們做些什麼」,但作為外地人,我們真的懂什麼對他們好嗎?

大家都「想為他們做些什麼」,但作為外地人,我們真的懂什麼對他們好嗎?
Photo Credit: 陳念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很嚮往在希臘島嶼上享受異國美食、欣賞愛琴海的波光追憶著神話般的愛情故事、感覺當地文化、和異鄉人成為朋友,那也許你也可以試試在台灣東南邊不遠處的蘭嶼。

如果你很嚮往在希臘島嶼上享受異國美食、欣賞愛琴海的波光追憶著神話般的愛情故事、感覺當地文化、和異鄉人成為朋友,那也許你也可以試試在台灣東南邊不遠處的蘭嶼。

這是一個聲稱約莫有三千人口但出門一天看不到三十個人的島,不大不小一圈約莫43公里辦個路跑剛剛好(還不需要封街規劃想跑就跑噢耶)。因為海風侵蝕,這裏的車都是擺進文創商店馬上加分的舊,因為海風,這裏的人站定立馬成為獨特人像畫,總是洋溢著陽光般既深且遠的明亮。

在這裡,你可以很容易的判斷出,誰是外地人(那些冬天穿很多、夏天穿很少,然後7-11開幕後自然形成的新外地人聚落)。

而我理所當然的也成為了在7-11裡吃著微波食品的外地人,然後無奈的想著在前往蘭嶼的飛機上還跟朋友信誓旦旦的說在這裡絕對不吃任何來自都市的食物、不做在都市裡就可以做的事情。也不是我特立獨行,而是誰想要接觸了新事物卻仍選擇一成不變呢?

主要的原因是現正逢旅行淡季,這裏的人都過著他們的日常生活,要吃東西自己煮,又或者店就是家,你得走進去問問是否有飯吃才行(所謂搭伙的概念),而在這樣風大有雨的淡季加上看天吃飯的島嶼民族特性,可能連當地居民都沒什麼東西可以吃。

民宿兼早餐店老闆發哥說:「這幾天船沒進來,明天沒飯拉!」就在我想要偷跑預定早餐店熱門控肉飯及豬腳飯時,發哥這樣跟我說。

老闆娘秋香姐也說:「啊~我們昨天晚上也吃餅乾吃飽拉!我們都這樣啊,肚子餓了找飯吃,沒飯吃就隨便吃,沒東西吃就不要吃早點睡了。」就在我和朋友嚷嚷著這兩天吃7-11餅乾吃到吐時,秋香姐這樣說。

Photo Credit: 陳念慈

Photo Credit: 陳念慈

在這裡,民生物資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教育是一個問題、人口外移是一個問題、文化傳承是一個問題,他們的問題對於身在都市的人們來說是這樣顯而易見,所以我們很自然地就落入了「想為他們做些什麼」的心情。

突然想起,載我們從機場去牽車的雙雙姐聽到我隨口問到:「所以這邊的人對7-11的看法?」

雙雙姐一個低語:「怎麼每個人都問一樣的問題?」然後說:「對我來說是還蠻方便的,畢竟就在家裡隔壁,但我哥哥氣死了,因為我們家開民宿的,他覺得7-11搶了他的風采,但他還是會私底下叫我去幫他買關東煮啊!哎~有利有弊啦!」

而秋香姐和發哥在那日晚餐席間,語氣突然堅定的說:「我是絕對不會去7-11的,它帶來好多垃圾,破壞我們的環境。」

是啊,一件事本來就有一體兩面。好或不好,只有當地居民知道。

只是如果做這件事情的理由是建立在「這樣都是為了你好」的心情,那我想還是不要插手了。

因為你不是生活在這裡的人,你永遠不會知道這裏的人所面臨的問題,你只是理所當然的用你的生活經驗和環境去衡量,所謂的好,是你心中的那把尺,而不是真的設身處地。

在要離去的前一晚我們開心的帶著孔雀餅乾想跟秋香姐和發哥分享,剛好是一個吃飽飯用茶點的時間。而發哥和秋香姐笑開懷的說:「我們也吃餅乾吃飽拉!你們吃就好~」這時我想,也許他們需要的真的不多,好客又熱腸的他們,只是單純的希望來這裡的人們,都可以發自內心的尊重並愛護這個環境,而我們都不要再自以為的用「這樣是為你好的心態」去強加在他們身上了。

番外篇:第一次蘭嶼候補飛機就上手

有來過的都知道(我是沒來過的),「台東-蘭嶼」之間的交通工具只有「搭船」和「搭飛機」兩種選擇,在合理經濟效益分配下船公司只有兩家,飛機更是獨佔市場的一個局面。船的航行時間是2~3個小時、飛機則是25~30分鐘,朋友想說此趟為悠哉行程故訂了船票,殊不知因淡季+天候不佳的緣故我們就在前往台東的火車上被船公司放鳥了,因此我們就只剩下唯我獨尊小飛機的選擇。

如果,你也是冬天來而且跟我們一樣是瘋子臨時起意出發然後要搭飛機的,那我真誠建議你以下3點,請務必牢記在心。

  1. 別每天只記得去7-11,請每日勤於筆耕蘭嶼航空站「班機後補單」,有多少格寫多少!(Local tips:請勿手抖因為不得塗改唷~)
  2. 蘭嶼人天性樂觀,如果他說明天鐵定六班全飛,那應該只有三班飛,更別提船班了。(因為我們待四天,沒有一天有船班)
  3. 候補於飛機起飛前20分鐘開始現場唱名,每班飛機時間皆可能異動,提醒各位於返台當天的每一秒全面戒備、隨時衝刺至候補櫃檯舉手(Local tips:身分證件不離手,候補機位帶著走)。

這可是我們苦候7小時(據說有人關島9日…)的心酸,供各位參考,不然就只好上演航站情緣摟~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Lamuran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