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什麼樣的家庭環境,會製造心理「易受傷者」?

《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什麼樣的家庭環境,會製造心理「易受傷者」?
Photo Credit: jarmoluk@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心理「易受傷者」之所以會出現,多少是為了因應他所處的生存環境,極力想避開環境中隨著他人而來的危險及威脅;同時又呈現出,他對自身處境的無能為力與無助,只能愣住或用忍受來反應。 

文:蘇絢慧

「內傷」讓人努力想避開危險,獲得生存

一個人有「內傷」,就像身體一直處在失溫狀態,並且缺少營養素。要是「內傷」多了,又怎麼可能不扭曲,健康地成長茁壯呢?

內在必然會有許多因著早年經歷不安全感和情感創傷,而對這個世界與人際關係產生的恐懼不安、敏感,以及許多疑慮。對於自己,更會因為內化了早年主要照顧者的對待方式和教養態度,而用同樣的方法來對付自己。所以,羞辱、批評、指責、打擊,便會是個體內在經常發生的狀態,這也是內在情緒傷害不斷出現的來源。

家庭教養的塑造,就像是一個人生命建造的地基。地基建立時,若是產生許多不穩定情況(家庭忽視、暴力、虐待、精神耗弱、剝奪),造成地基鋼架不穩和不足,甚至是空洞易脆,那麼這生命的建造過程中,就會隱藏很大的危機,所建築的層樓就可能成危樓,時時刻刻處在危險中。當生命個體越是努力想往上加蓋生命成就,其內在的空虛基地(心理素質虛弱),就越可能承載不住重量壓力,而斷裂而崩毀。

至於家庭教養的塑造,更會影響的是接下來要討論的:個人生存的人際因應模式。

既然家庭有家庭的要求(不論是潛規則或是明訂的家庭規矩),也有它所提供的生活環境,那麼,一同生活在這個家庭的成員,就必須各自發展出一套所謂的「生存之道」,來因應家庭成員們彼此給出的生存挑戰和難題,就像是面對生存遊戲或飢餓遊戲。

於是,心理「易受傷者」之所以會出現,多少是為了因應他所處的生存環境,極力想避開環境中隨著他人而來的危險及威脅;同時又呈現出,他對自身處境的無能為力與無助,只能愣住或用忍受來反應。

那麼,什麼樣的生存環境(家庭及社區),會製造「易受傷者」呢?

無疑的,是那些虐待的、暴力的、精神威脅的、高壓控制的,或是忽視的、漠不關心的,還有過度保護與剝奪能力的家庭及社區環境。不僅缺乏情理教育、缺乏溝通及互動,並在過於權威高壓、忽視遺棄,或過度保護的管教下,不允許個體擁有探索自我的機會,也不給予適當及彈性的自我發展,這些都是不利身心健康成長的阻力。

因此,心理「易受傷者」為了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活下來,便讓自己處於高度依賴狀態,認定了必須透過剝奪自己的能力和個體性、抗拒自我的成長及發展,才能被所處的家庭環境成員所接受,不至於遭棄養或被排除。

比如,在一個多手足的競爭家庭中,排行老大的姊姊,必須透過很乖巧懂事、能立即幫忙父母、具備能力照顧及管教弟妹,好獲得「活在這個家」的資格;而這個家庭的唯一兒子,必須透過「不要有自我的主張和意見」,讓自己變得無能和依賴,好獲得母親永不離開的關注,並討她歡心。

一旦求得生存及獲取資源的生存模式,被個體設定下來了,成為自動化的運作系統,就會因著失去自我成長的空間,無法適切地隨著生命年齡成長而有所轉化、有所學習,那麼固著化的模式,就容易成為接下來因應不同生命階段、生活問題、人生挑戰時的障礙及妨礙,無法因時因地、因關係不同、因角色不同、因目標不同⋯⋯而產生適當且彈性的發展。

也就因此,成為一名心理「易受傷者」。

心理「易受傷者」,有著易受傷的情緒循環模式

心理「易受傷者」,也可說是「情感脆弱」者,會出現反覆受傷的現象。就算他們在所處生存環境中容易感到受傷,但他們仍會持續待在這個循環中,很難真的終止這種被傷害或惡待的關係,也很難離開長期讓他們感到受傷的環境。

這不僅是因為他們發展了一種生存方式——習得無助感(學習來的無助感),使自己處於受傷情境,卻毫無能力去行動及解決;同時,他們的易受傷感與受挫的沮喪情緒,會漸漸形成自動化的內在反應模式,毫不遲疑地自動開啟,形成易受傷情緒的循環。

或許是他人一個不認同的眼神,或是他人的一個拒絕、一個不同看法,與一個不佳的口氣,都會讓他即刻啟動「受傷」的恐慌感及挫折感,也會讓他深陷在被拒絕及被排除的不安情緒霧霾中,難以清明。

當然,這種無助感與挫折感的心理受傷反應,並不一定會以情緒低落和沮喪呈現,為了掩藏內在所經歷的脆弱感,不讓人有機可乘地加以攻擊,心理「易受傷者」也會興起防衛心,以憤怒的指責與怪罪攻擊環境,控訴自己所遭遇的傷害。只是,這樣的憤怒攻擊並沒有實質效益,是無功能性的,並不能真的處理問題,也不能解決實際情況,受傷者反而徒然淪陷在狂怒發洩和失控咆哮中,並再度面臨下一波被壓制及被責備的處境。

也有些「易受傷者」以「情感封裝」的反應,來掩飾內在、保護自我。可能是冷漠,或是無感表現,好讓外在環境看不出他內心的受傷及易脆弱反應。

心理「易受傷者」的生存模式若沒有調整及改變,就很可能會在不同的環境中,製造出相似的關係情境;也就是說,易受傷者所在的環境,可能都會產生或出現「壓迫者」「虐待者」及「加害者」,如此,「易受傷者」的生存模式才能繼續運作、繼續強化自己的無助與恐懼,也強化了他人不真實的威力和影響力。

我們的心當然會有受傷的可能,舉凡失落及悲傷的發生,或是遭受拒絕或挫折時。但若你內在有足夠的力量及有效的心理功能,那麼內心受傷時,你也會試著發揮能力照護自己,讓受內傷的自己減少再受傷與惡化的可能,並且協助自己安穩內在狀態,試著健康起來、康復起來。

可是,若屬於心理「易受傷者」,則容易沉浸在自憐和怪罪的漩渦裡。不停反覆指責他人負心與傷害的同時,真正重複和反芻的,其實是自己受傷的情節,與無辜、無助的情緒感受。這麼一來,很有可能以偏頗及固著的二分法區隔這個世界,簡易地分別出善與惡、對與錯,及好人與壞人的對立位置。

如此極端又簡易地畫分人我關係之間的標籤,對於成人世界裡的關係互動與溝通、交流與合作來說,是極為不利的,可說是因為內在心理功能方面,缺乏了彈性調整及整合功能,所造成的反覆性人際受挫和情緒傷害。

童年的經驗,是情感內傷模式的來源

在我們還很小的時候,並沒有篩選能力去選擇什麼話要接收,什麼話不要接收。倘若所生活的原生家庭,習以負面責備和批評、威脅及恐嚇,來做為教養的方式,那麼對身為小孩的我們來說,這些負面否定的語言,就會毫不過濾地被我們儲存在大腦裡,成為我們的「我是⋯⋯」,這樣的自我觀感,也就會偏向負面、糟糕和自卑。

特別是,孩子是以感受和感覺來體會世界是什麼樣貌的。在孩子感受到的環境中,如果大人釋放的表情和姿態,是對孩子的厭煩和拒絕,那麼孩子便會收下這些情緒,用來排斥並厭惡自己;同時,他也會感受到這是個對他不友善,也不喜愛他的世界,對自己的存在感到惶惶不安。

可是,這是偏頗的。孩子的世界其實很小,就只有他原生家庭裡的成員而已。儘管這些家庭成員並不等於全世界,但對於一個小小孩來說,家就是他的全世界,父母就是他唯一的至親依靠。因為這樣,在早年的生活經驗中,如果家庭環境讓孩子感受到威脅、不安全、恐懼和強烈的情緒起伏,孩子單單應付自己內在的情緒壓力就夠不容易了,更難有心力隨著成長過程探索與學習發現自己、認識自己。

所以,從小生活在批評及指責環境中,並因此情緒不安穩的孩子,也會存在自尊不穩定和自我認同混亂的問題。他不知道如何存在於環境,才是安全的;他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才是被接受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是不是可以安然存在,會不會一有什麼感覺,就要遭受強烈的批評和責備?

這樣的孩子,大部分的氣力都會放在在乎外界的反應和他人的情緒,小心敏感地偵測環境的危險訊號(他人的負面否定訊息);同時也很怕表達、很擔心表現出自己,怕一表現出來,萬一有個閃失或出錯,就會招來強大的災難和強烈的批評。

如此之下,個體對「自己」就更難去探索和發現,於是成了對自己很不了解的人;即使長大後,也不敢接觸自己,更別說深入地認識自己的獨特性、真正認識自己。不僅沒有自己的觀點和想法、說不清自己的情緒感受,自己和他人的表現若有不同,就會自動認為一定是自己的問題,或是自己有毛病、是怪胎。

相關書摘 ►《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從小「猜」到大,你活在內心的暗黑小劇場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即時療癒人際關係的痛與情感內傷》,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蘇絢慧

  • 華人世界最受信賴的心理教練、傷痛療癒諮商專家蘇絢慧最新力作!
  • 為什麼受傷的感覺總揮之不去?因為你從沒學會關照與調節自己的情緒,更不懂得即時照護那些心靈的傷!

你要自己無害與善良,卻常常感覺很受傷?
別再把世界歸類成「可惡的他人」與「可憐的自己」,
只要了解10種人際關係造成的傷與痛,
改變你的內在系統,就能告別這個容易受傷的你!

人生不可能不受傷。不僅「身體」有受傷的可能,心靈亦是。

若自己的修復力及照護能力不夠,又反覆打擊自己,便會雪上加霜地讓心理傷害越演越烈,一發不可收拾。

本書解析我們最常因為人際關係受到的內傷與痛楚,引導你正確照護內心的情緒傷痛,調節及釋放你的痛苦,並避免進入負向循環中。同時,也提醒你避免沿用舊有的習慣模式,讓自己反覆受傷,迷失了人生方向。

書中並詳細提供8大自救行動,讓你的生活縱使仍會有壞感覺,卻可以活得自由自在!

面對讓人反覆陷入的情感內傷模式,你可以這麼做──

害怕遭到排斥或拒絕,困在情緒操縱的控制與支配中

  • 建立「人我界線」的觀念,確保自己的原則和立場。
  • 寫下「人際宣言」,明確了解自己能接受的範圍。
  • 放棄等待別人拯救。要成為怎樣的人,由自己成全。

罪惡感氾濫,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 了解否定和貶抑並非苦口良藥,而是徹底的毒藥,必須拒絕。
  • 離開受害者的位置、學習信任自己的確夠好。
  • 透過覺察與練習,用面對現實代替自我歸咎。

總是自我批評與否定,對外界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

  • 練習穩定自尊,將外界的反饋視為中立的意見表達。
  • 將人與事分開,不以結果做為評斷自我價值的準則。
  • 肯定自己在過程中的付出的貢獻,了解自己和他人一樣平等。
getImage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