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公投中「二元對立」:你才民智未開,你全家都民智未開

同婚公投中「二元對立」:你才民智未開,你全家都民智未開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仇恨來自誤解、誤解來自無知、無知來自設限。被問到是什麼造成了這場公投的結果,並讓公投後的同溫層幾近分裂,我會說:是我們過去的環境告訴我們,凡事要尋找標準答案,因為除此之外都是錯的。

文:課外毒物

我曾參加過一場校內比賽,並針對比賽規則提出質疑,其他參賽者和主辦方卻出現情緒性言論及針對性的人身攻擊,並帶起風向:許多沒參與比賽的人未經查證便接受他們的不實論點和說辭。

諷刺的是,帶風向和其他隨風起舞的人,在此次公投當中清一色支持所謂「進步陣營」──也就是挺同方。

原來操弄和散佈謠言、跟風和缺乏思辨的人,從不只是「他們」。

你才民智未開,你全家都民智未開

不曉得上述故事和這次公投有幾分雷同?

公投議題從引發關注到現在,同溫層清一色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天經地義的事。我們的生活出現各式各樣以反同婚為核心訴求的宣傳,同溫層也理所當然予以抨擊。

反同陣營大獲全勝後,同溫層出現許多檢討文,包含「智力測驗沒有通過」、民智未開、發起拒讓座運動等等,讓人不禁擔心家鄉祖父母有沒有投反同票、是否會遭清算。

這些論述有共通的假設:

我是對的、你們是錯的,所以你們應該聽我的,否則就給我消失。

難道同婚錯了嗎?

「我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我不認為同婚合法是正確的、反同陣營的想法是錯誤的。」

如果拋棄「我是對的、你們是錯的」假設,我們會得到這矛盾的結論。那把相同句型套用到開頭故事呢?

「我不認同你對比賽的批判,但我不認為其他人是正確的、你的想法是錯誤的。」

看起來不那麼矛盾了。此論述和雙法想法的差異,在於是否抱持「孰是孰非」的價值觀。

一言不合就開「嘴」,反正我是對的

讓我們先撇開個人信念,看看挺同與反同陣營的行為吧。

首先,積極的挺同方與反同方清一色認為自己的價值是正確的,不論是「婚姻是普世人權不因性向產生差異」或「同性婚姻合法化會衝擊家庭價值,所以民法婚姻應限定一男一女」,提出這些的目的,是說服更多人相信自認正確的價值、避免更多人誤信錯誤的價值。

於是街上四處可見發放傳單、透過各式各樣的網宣傳達理念。偶爾會有不同價值的人試圖互相說服,但只要雙方堅持做自己,往往不歡而散。在互相說服的過程,若我們都堅信自己是對的、對方是錯的,該如何理解對方的想法並予以回應?

就如同開頭的故事,比賽演變成風向大戰,正是由於雙方都無法聆聽與瞭解對方論點,不假思索地支持自己看見的片面資訊,無論如何都希望「證明自己是對的」並唇槍舌戰。

許多心理學現象都指出,人類相當容易受資訊矇騙(例如安慰劑效應、認知失調)。抱著二元對立、我對你錯的意識型態對話時,無非是用腦中的資訊劃下清楚界線,並對界線之外的訊息不理不睬或予以反擊。

報告老師,是他先的!

行文至此,挺同方不免反擊:是反同聽不下去,一心只想洗腦,我們才這樣的!

但一個人抱著先入為主的價值觀就足以引起爭辯,兩個人難道會讓爭辯平息嗎?

這不禁讓我想起日前聽朋友分享記錄片《School Circle》的內容:一間推行Sociocracy的學校,學生自由成立各種議事圈圈,以開放的心態探討有興趣的議題。每場會議最後,每個人會有輪流發言,回答自己對議題consent or not consent?當有人回答not consent,周遭的人不會試圖透過道理說服對方,而是問「Why?」並探究原因。若最後仍有人堅持not consent,該議題便不會在當次會議產生結論或以表決服從多數。

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瞭解你的說法和其脈絡

當我們在探討多元的議題和價值時,是否早抱持二元對立的價值,預設某種立場正確而其餘錯誤、以說服他人的姿態對話,卻不願聆聽與瞭解他人的想法和產生想法的過程?當我們以為正理性溝通,雙方是否卻早為這場溝通預設終點,將思想限縮在界線中、否認自身以外的想法?

仇恨來自誤解、誤解來自無知、無知來自設限。

被問到是什麼造成了這場公投的結果,並讓公投後的同溫層幾近分裂,我會說:是我們過去的環境告訴我們,凡事要尋找標準答案。

因為除此之外都是錯的。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