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禁系統」等於「校園安全」?東華學生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門禁系統」等於「校園安全」?東華學生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Photo Credit: pang yu liu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高等學院至今長留著由上而下的「褓姆式」治理思維,以東華大學校區門禁系統設立為例,校方提出的裝設理由和系統本身連帶關係低,反而造成學生不便甚至使校區管理困難,這時校內「學生自治」的力量,能夠打破「教授治校」的窠臼盲點嗎。

2. 主動式發報器系統: 辦理東華校園內部機車考照制度

針對交通部資策會建置主動式發報器系統的決定,筆者相信大多數學生都支持也尊重。然而,東華總務處、學務處(輔導單位)並沒有提供相關的方案評估,只想靠建置硬體設備(加設監視器、柵欄設置、後端儀器設置、拓寬),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心態,忽視東華師生校外居住者達3成以上,且東華地處比花蓮市更偏遠的壽豐鄉,若要進入生活機能完善的花蓮市,來回動輒30公里的車程,大眾運輸亦不比都市型大學方便,因此才有如此廣大的機車使用群眾,機車也是東華與他校不一樣的地方。

6
(圖5)未來原本人行道將會拓寬增設機車與自行車道 | 作者提供校務會議資料

換言之,學生通勤上下課、往返住處都是機車的情況下,如何兼顧學生「方便性」且保持安全順暢通勤,才是東華行政團隊應當思考的,例如:針對學生是否具有交通安全的概念,學校哪裡是危險路口、前方車輛通過路口是否就代表我也可以跟著過、超車要從哪邊超、安全帽多久換一頂?或是探討校內超速的原因,為什麼會超速,是不是因為校園很大,又只能騎最外圍的外環道,停完車還要走路到教室,花一堆時間在騎車通勤,那為什麼只能騎外環道?

思考完以後呢?有沒有可能承辦校內機車證資格考,沒考過的都不准核發機車通行證;或是發生事故、擦撞後,肇事者應接受交通安全宣導與定期追蹤。這些思考與措施,是筆者認為解決問題之道。

3. 建立溝通平台

其實,整起計畫確定執行之後,已經8個月了。這項會影響全校近1萬名師生的門禁系統,在校內公開信中從未被提及,也沒被討論。若沒有本屆學生議員主動爬梳翻車管會會議紀錄,如何知道這些相關資料?

另外,會議記錄中,也沒有進一步說明上一屆學生代議士,當初為何支持校方這項政策,在會議中學生代表的立場究竟是甚麼?僅與校方同步宣傳發報器設置的抽獎活動。直到11月份,在下一屆學生議會的要求下才舉辦公聽會,資訊不流通,學生問題之處,才開啟了一連串校內議題的討論。然而這一來一往的隔空叫罵,又浪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與資源,充分地展現,東華校內高層行政缺乏溝通能力與資訊不對稱。

校園議題的困境:行政權的跋扈與獨斷

5
(圖6)學生議會訴求,摘自臉書

校方的制度暴力與代議士失靈是普遍全台灣觸碰學生自治面臨的問題。會議代表人數不對等,以及教授的專業性跟權威都是阻隔學生與教授之間的距離,而會議裡強行通過行政決策簡單而粗暴是行政高層一貫的伎倆。

筆者作為人文社會科學薰陶的學生,所學到的是,行政手段必須有具體的法益,以及限制措施,大學生多數已在法律上具有完全行為能力的自然人,不應當視為「幼體」對待。在政策決策上,學生作為多數且在校園治理中通常為直接利害關係人,影響層面甚至超過教授,但基於「教授治校」的原則,十幾年來學生自治所追求的就是希望透過制度性規範將學生多數聲音納入決策中,不過依照現在大學法規範、行政高層的一般會議層級沒有學生代表,在具體運作上又是以這一層級最多,這種制度性限制,卻在合法權威下合理化,構成了學生自治在制度上協商權的框架。

由於本校學生自治從1997年創立以來,大多積弱不振,20年來學生自治內部又多有分歧,因此如何使用集體協商權,乃至於在校園政策規劃中,保障了學生實際的需求,坦白講是一個難題。放諸全台,不論幾個月前的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清華與新竹教大合併案、英文畢業門檻廢除、銅像轉移,這種在制度、空間管理、重大校務,本質上才是學生在校園民主深化中逐漸茁壯乃至於具備公民意識的可能。

自由與治理本質上不衝突,所需要花費的行政成本是必要的且絕對,若學生不被真正尊重,出去社會後,又何來讓人民相信民主自由價值是可以被實踐且相信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