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眼中,歐盟就是菁英組成的陰謀小圈圈

在美國眼中,歐盟就是菁英組成的陰謀小圈圈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特朗普眼中,歐盟是一個菁英組成的陰謀小圈圈,主要目的之一在慷美國之慨。所以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時,人在蘇格蘭的特朗普滿臉笑容,恭喜英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Daniel R. DePetris《觀者雜誌》
譯:觀念座標

駐外使節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提供諮詢服務。當兩國的外交關係出現裂痕時——譬如某位總統或總理說出另一國覺得很不中聽、甚至有敵意的話——駐外使節往往會被召見,以保證這些話不會影響兩國的友好關係。顯然,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蘇德蘭(Gordon Sondland)不知道這是他的工作內容之一。

接受《Politico Europe》專訪時,蘇德蘭大使批評歐盟是由過時、蓄意阻撓的菁英組成的上層建築,唯一的存在目的是確保自己的生存。他認為歐盟的執行機構——歐盟執委會「不了解現實,他們高高在上,任意作出各種規範,連不需要規範、尚未發生的東西都成為他們規範的對象,扼殺成長與發明。」正值華府與布魯塞爾關係打結之際,蘇德蘭的談話,顯然未能盡到他抒解雙方緊張關係的職責,反而升高了美國與歐盟的衝突。

蘇德蘭利用這篇報導,點名美國對於歐盟的諸多不滿。在貿易上,他說,歐盟「享受美歐關係的各種好處」,美國一直在吃虧。在伊朗核子協議上,布魯塞爾依然不肯放棄過去的協議,因此破壞美國對於德黑蘭經濟制裁的效力。在國防預算上,歐盟各國顯然樂意拿出錢來組織歐盟的軍隊,卻吝於維持北大西洋公約。至於歐美是否可以製造更平等、互惠的夥伴關係?蘇德蘭大使責怪歐盟,說它根本不想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合作。

美國駐歐大使這番相當不客氣的話,其來有自,他畢竟是特朗普的駐歐大使,而特朗普從不掩飾對於歐盟的輕蔑。美國前幾任總統視歐盟為一個效率低下、不完美的官僚結構,然而美國必須跟它培養好的關係,以建立一個以法律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然而在特朗普眼中,歐盟是一個菁英組成的陰謀小圈圈,主要目的之一在慷美國之慨。所以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時,人在蘇格蘭的特朗普滿臉笑容,恭喜英國。

對於被特朗普描述為美國的貿易對手,歐盟的官員自然不會高興。今(2018)年春天,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開玩笑地說:「有這樣的朋友,還需要敵人嗎?」雖然特朗普上任已兩年,這位美國第45屆總統的各種行徑,仍然使歐盟執委會以及歐洲各國部長感到迷惑。他們覺得,特朗普講話令人無法理解、協商的方式顛顛倒倒、不按牌理出牌,既愛現又妄尊自大、對歐盟的歷史與結構無知又不敬。對許多歐洲政治人物來說,這些實在令人難以招架。他們無法理解:特朗普對美歐的貿易逆差的800億英鎊為何耿耿於懷——既然去年美歐的貿易總值高達8000億英鎊。對歐盟官員來說,特朗普讓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的年代看起來輕鬆寫意。

同樣的,在大西洋的另一邊,華府也常對歐盟的作法感到不滿。除了貿易以外,特朗普以及他的國安全顧問們,對歐盟在其他議題的立場,常感到義憤填膺。對於白宮來說,對伊朗的全力施壓,是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大戲。然而布魯塞爾卻不跟華府合作,一起對德黑蘭施壓,以達成一個更好的限核協定,反而打算建立一個替代性的金融計畫,以免美國的制裁傷害到歐洲的生意。對歐盟來說,2015年的伊朗協定(譯按:由奧巴馬促成)是最好的限核限定,因此盡力避免美國的制裁措施傷害歐洲企業,乃是合情合理的作法。但在華府眼中,這是歐盟有意地侮辱:這又是歐洲領袖們不顧美國二次大戰以來種種犠牲與奉獻,只知自行其是的另一例子。

未來美國與歐盟的關係應該會好轉——也許要等特朗普下台的時候。近期之內,除非有全球性的危機讓美歐團結起來,兩邊關係的解凍大概不太可能。歐盟大概就是以拖待變,等到白宮的主人換人為止。

文章來源:Relations between the US and EU have gone from bad to worse(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