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崐萁用公帑「聘」花蓮記者收集輿情,多名記者已請辭

傅崐萁用公帑「聘」花蓮記者收集輿情,多名記者已請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是媒體工作者的方儉表示,或許這些「花蓮記者」只是系統下的受害者,當社會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他們,就像普悠瑪翻車,大家第一時間都指向司機人為疏忽肇事一樣。媒體應該做的不是叫記者走人,而是建立「保護記者」的制度。

花蓮縣前縣長傅崐萁昨日(19)遭到揭露涉嫌用公家預算,以「106年縣政宣導影片素材資料庫蒐集建立」採購案為名義,發包給多名駐地記者,從14~28萬不等25個標案總額五百多萬元。消息曝光後,被點名的記者多人請辭。不過,這真的只是「花蓮記者」的錯嗎?

花蓮縣前縣長傅崐萁9月底因合機炒股案入獄服刑。縣府內部才發現106、107年連續兩年度的標案早就結案,依法應在結案30天內上網公告卻未上網,檢察官出身的代理縣長蔡碧仲團隊上任後,新任處長謝明宏主動發現這批標案沒有上網,就主動報告並且公佈。

《鏡週刊》報導,在傅崑萁入獄半個月後,「政府電子採購網」10月中旬公開一批傅任內決標、名為「106年縣政宣導影片素材資料庫蒐集建立」的採購案,25個政府標案總計546萬餘元,都是縣政府公家預算。

有別於一般政府執行媒體採購案由媒體或公關公司投標,這批縣府標案幾乎全由花蓮在地記者以個人(自然人)身分得標,標案名稱更直接寫上記者名字。(依照採購法確實可以針對「委託在專業領域具領先地位之自然人」進行勞務採購,並未違法)

「政府電子採購網」資料顯示,這些標案採限制性招標,決標日期分兩批,第一批介於去年10月25日到11月15日,每案從14萬到17.6萬元不等,履約期限到去年12月31日;第二批今年1月11日到23日決標,每案金額28萬到28.3萬元不等,履約期限到今年6月30日。不少記者連續兩批都得標,在短短7、8個月內,單一個記者最多可從縣府獲得45.9萬元。

螢幕快照_2018-12-20_下午5_38_31
Photo Credit: 截圖自政府電子採購網

而《鏡週刊》獨家取得標案細目中,文字記者第一批約2個月繳6篇「施政文章」、照片30張,另要交3份「成果報告」,第二批半年繳18篇、照片60張,每篇約1500到2000字之間、含圖表。電視記者則被要求拍攝機關各項施政、重大活動及行銷活動等影片,第一批交3片,第二批交6片,每片須10分鐘以上。

報導中還指出,以傅崐萁重要幕僚、時任花蓮縣政府副祕書長謝公秉去年底與記者對談的錄音檔中,謝公秉還以傅崐萁即將卸任為由,開出每月5萬元報酬,希望記者幫忙私下蒐集輿情,內容不用公開寫成報導,只要每月回繳一篇分析採訪,協助「真實掌握」地方脈動即可,還強調只有「只有你知、我知,還有處長(時任花蓮縣政府行政暨研考處長林金虎)」。

官員更明白告知,輿情調查甚至連光碟都不用繳,只要每月去找林金虎或謝公秉,跟他們回報「輿情」即可,就可按月支領5萬,一年可領到60萬元。

而謝公秉受訪回應「我沒有負責標案、數字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跟記者熟才會告訴記者,若肯來幫忙,還是要給一點工本費,標案細節和經費則是縣府行政暨研考處以及新聞科去處理的。謝公秉說,當初構想是希望了解施政哪處有死角,才藉由媒體去觀察,因為由官方單位了解可能無法得到真實民情,所以才會找媒體幫忙了解「輿情」。

不過,《自由時報》報導,花蓮縣長室聲明指出,縣府調查發現,包括「縣政宣導影片素材資料庫蒐集建立採購」與「縣政宣導平面素材資料庫蒐集建立採購」兩案,皆由時任縣府副秘書長謝公秉會核意見及簽章,絕非所謂「我沒負責標案」。

此外,花蓮縣政府新聞科一度回應指出:

一、輿情蒐集本來就是每個縣市政府重視且必須做的事。

二、記者媒體是最直接接觸到民眾的,我們只是透過與媒體間簽訂勞務契約,由媒體取得輿情,取得了之後,我們每一案都慎重的對待,並上呈給決策者做為施政的參考,記者也不會因為參與了這樣的勞務採購案而對縣府的任何報導有所偏頗。

三、縣府公務預算只會透過合法的採購程序進行,與個人簽訂勞務採購契約本來就是常態,就像請師傅來修剪花木、進行環境整潔一樣簡單的道理,並無不法。

但蔡碧仲後來受訪說,新聞科的發言內容不恰當,是新聞科黃姓科長在未經縣長室最後確認前,自行發出回應的「個人的回應」,不代表縣府看法。

立委段宜康昨天進一步在臉書上公佈「被包養」記者名單,包括聯合報、更生日報、花蓮電子報、中視、台視、三立、民視、東森、年代、TVBS、壹電視、中天、原民台與客家台等14家媒體、15位記者。並要求法務部、工程會、NCC等相關部門調查。

曾任檢察官、25日即將卸任的代理縣長蔡碧仲則指出,被「勞務採購」的媒體記者,背後都有公司,記者瞞著公司私下接受勞務採購,「利用公司資源謀取私人利益」,很可能涉嫌刑法「背信罪」。蔡碧仲也說,媒體勞務採購沒有依法在決標後30天上網公告,這部份是縣府新聞科人員有責任,後續也該調查追究。

《蘋果日報》進一步追蹤報導,聯合報的花蓮記者徐庭揚接受有酬的勞務給付,有違報社內部規範,已自請辭職。客家電視台也說花蓮駐地記者張國興已請辭。東森的花蓮駐地記者蕭可正已自行請辭。台視也回應,經查證屬實,花蓮駐地記者吳采鴻自請辭職。民視說花蓮駐地記者吳政諺已停職。原住民電視台表示,已暫停花蓮駐地記者鄭志貴職務。TVBS則表示,名單上的曾萬昌非TVBS記者。三立、中天、年代則表示「正在了解。」壹電視指出,內部調查中,暫不回應。中視則聲稱沒有花蓮駐地記者。

另外,取得標案的花蓮電子報記者黃宣寓則表示,本身屬自營媒體,一切程序都合法。更生日報記者何國豐則說,此事對自己不會有什麼影響。台視記者吳采鴻也認為,這只是一個勞務關係而已。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昨天發表聲明,指出相關記者嚴重違犯記協的「新聞倫理公約」,包含「新聞工作者應拒絕採訪對象的收買或威脅」、「新聞工作者不得利用職務牟取不當利益或脅迫他人」、「新聞工作者不得兼任與本職相衝突的職務或從事此類事業,並應該迴避和本身利益相關的編採任務」,此行為已重創新聞專業的公信力。

不過,曾是媒體工作者的方儉在臉書發文表示,媒體(主管)應該做的不是叫記者走人,而是建立「保護記者免於利益衝突的」的制度。或許這些「花蓮記者」只是系統下的受害者,當社會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他們,就像普悠瑪翻車,大家第一時間都指向司機人為疏忽肇事一樣。方儉更提出幾個不同的思考方式:

  1. 記者承接委辦,雖是個人行為,但只是媒體接收「置入行銷」的延伸,像各家電視台競標各級政府機關的跨年晚會,其中有多少公款造就的「私相授受」?
  2. 長期以來天下、遠見這兩個「優質媒體」在舉辦很多評鑑,如幸福城市,縣市長評鑑,傅崑萁、劉政鴻、陳菊、賴清德等都名列前茅,而這些縣市的刊登的廣告可不少,而傅崑萁身陷囹圄,劉政鴻搞到苗栗破產,這種評鑑除了商業價值,有達到媒體應有的守望、告知、預警之責嗎?
  3. 記者是一個高度人際關係的行業,身處各種利益衝突中,記者孤身在採訪現場,受到不少的威脅、利誘,媒體是否建立過一套防疫機制,讓記者在「前線」免於成為利害衝突中的犧牲品?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