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以愛為名的親情綑綁:別傻了!你無法改變任何人

掙脫以愛為名的親情綑綁:別傻了!你無法改變任何人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你能有「放棄改變任何人」的體悟時,你便明白,與其花費再多時間與大人們爭辯孰是孰非,不如把力氣放在如何做出一番新局面來比較重要。

文:陳志恆

別傻了!你無法改變任何人

人生最愚蠢的事情,莫過於期待他人要為我們改變。

期待他人改變,往往是一個人的痛苦來源。因為,你想改變別人,別人也想改變你。當雙方都堅持對方需要改變時,是不會有人改變的。當然,雙方也會永遠處在失望、挫敗與生氣之中。

這時常發生在關係越是親近的人們身上。

堅守舊有的觀念,讓人擁有安全感

那些長期感受到父母或家人的情緒綑綁,而難以真正做自己的孩子,常在成長過程中,被父母強制規定只能走在某一特定的軌道上。大人帶著既定的期待,要求孩子的成長與發展得如此照辦,不顧孩子有其獨特的潛能與空間,這些限制或要求,事實上就是要孩子改變,只是改變的方向,是照著大人的期待,而非順著孩子本來的樣子。

當孩子慢慢長大,有了獨立自主的需求,想要嘗試偏離大人期待的軌道時,便會意識到需要與大人有些衝撞。此刻,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與立場,試圖向大人表達,期待大人能夠理解並放手。無奈,再怎麼費盡唇舌,也無法讓大人們放棄他們長久以來堅持的既定思維:

  • 「為什麼我的爸媽腦袋就是如此不知變通?」
  • 「他們難道不知道時代不同了,這世界已經不是像他們想的那樣子了?」
  • 「為什麼我怎麼說,他們就是不願意相信我?」
  • 「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他們就是不願意支持我?」
  • 「儘管我說的再有道理,他們就是有他們反對的理由,真的很奇怪!」
  • 「他們真的很不講理,為什麼我就一定要聽他們的?」

這是許多孩子內心的獨白—當你有著這份挫折時,你也正在試圖改變你的父母或家人呀!只是,他們若能改變,早就改變了。為什麼仍然堅持己見、不知變通呢?因為堅守著那些舊有的觀念,能讓他們擁有充分的安全感。

改變,意味著拋開既有的習慣或心態,採用另一種新的方式生活;因此,改變總是伴隨著恐懼不安。生活中的小改變也許帶來些許不便,很快就習慣了;但若是重大的改變,牽涉到一個人成長過程中逐漸形成的信念與價值觀,以及來自原生家庭的自我認同時,改變就成了一種冒險,需要一個人時時帶著高度自覺,並且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才有可能發生。

於是,你想突破,但你的父母並不想。因為一旦改變,強烈的恐懼不安便會迎面襲來。

向內審視,問題總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們時常聽聞夫妻之間為了擠牙膏等雞毛蒜皮的小事口角不斷,從下面擠或從中間擠,有差別嗎?生活習慣不同,即使只是件無關痛癢的小事,總是需要溝通、磨合或忍讓。通常有人願意讓步,事情就解決了。

只是,有些看似很小的事情,要人改變還真的很難,而到最後會發現,與其要求別人改變,不如改變自己比較實在。

我與另一半結婚後住在一起,每當我在工作上受了些挫折,回到家裡向她吐苦水時,她總會相當理性地為我分析問題的成因與解決之道。她說得很有道理,但我卻總感挫敗與沮喪。我知道,我要的不是建議,而是傾聽與同理。

於是,我屢次告訴她:「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難過時,給我一大堆建議,我希望妳只要聽我說,告訴我:『我知道,你辛苦了!』這樣就好。」

她說願意試試看,但卻仍依然故我。有一次,我實在受不了,說了句重話:「妳說話的方式,只會讓我以後更不想與妳分享心事,這樣會降低我們談話的品質的。」而她也委屈地說:「可是,我就是習慣這麼說,為什麼一定要改變?」

是呀!為什麼一定要她改變?

我試著自我覺察,思考我與她之間究竟怎麼了?當我帶著挫折回來與她分享時,期待獲得的是理解與認同—這會讓我覺得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差,我正在尋求一份肯定。然而,當她客觀分析並給我建議時,我開始覺得自己真的沒做好。所以,我希望她能同理我,讓我感受到自己沒那麼差。

為此,我回溯我的生命經驗,發現到,從小到大,即使我一直是個品學兼優,在各方面都頗獲好評的孩子,但回到家庭裡,父母總會這麼對我說:「我知道你很努力,也很優秀,但是,如果可以再……一點就好了。」

  • 如果數學可以再進一步一點就好了,即使我的學業成績已是名列前茅。
  • 如果可以再長高一點就好了,即使我的身高已高於平均值了。
  • 如果閩南語可以講得再順口一點就好了,即使我與同儕比起來不算太差。
  • 如果記得再挺胸一點就好了,即使這對我的日常生活或人際關係影響不大。

因為有許多的「如果再……就好了」這樣子的期待,讓我在理智上知道自己的表現優於同儕;但在情感上,又覺得自己不夠好,自我價值感低落。「不夠好」與「怕輸人」便如同兩張法力無邊的符咒,緊貼在我的前額,控制著我的行為表現。

因此,漸漸長大後,我非常在意他人的眼光與評價,總想聽到他人的美言,卻又害怕得到的是批評或建議—這正說明了我的表現真的不夠好。有時候,我害怕打沒有把握的仗,常常只願意嘗試成功率高的事情。

在學生階段裡,我努力獲得同儕與師長的肯定,到了職場,我的專業能力也不斷被看見,但我依然覺得自己不夠好,隨時會輸人。而當進入婚姻後,我也在另一半的面前尋求認同的眼神。因此,每當我失意難過時,向太太分享這份心情,便是在向太太索討肯定。於是,太太那些善意的回應,卻一一成了刺耳的批評。

因此,講到底問題在誰身上?是我自己!

當我帶著這份覺察審視自己時,我便知道,我不需要求我的另一半改變,需要改變的人是我。我需要明白,我已經長大了,我有能力透過自己帶給自己肯定與支持,那些在父母身上得不到的,需要由我自己給自己,而非期待其他的親人、朋友或同事替代父母的角色。

如果,我缺乏了這份覺察,一再要求太太改變而未果,我便可能會把這份缺憾,投射到我的子女身上,而不自覺地拿走了他們人生發展的力量。這份情緒的流動與傳遞,在家庭系統中十分常見,在第一章中也有許多的說明。

認清「改變」究竟是誰的責任

所有人際關係中的痛苦與困擾的來源,常是自己本人。這不是說當你受到他人冒犯或受了委屈,人際互動不順遂時,需要不斷隱忍,眼淚往肚子裡吞,你當然要堅定地表達以自我保護。只是,你同時還得審視自己內心的小劇場,那份委屈與痛苦究竟是從何而來,是否完全都是別人的責任,或者,其實自己也該負起改變的責任。

凡事期待別人改變了,才願意大膽行動,事實上是相當不負責任的,你只是把自己該負的責任交由他人為你承擔罷了!我永遠印象深刻的,是「簡快身心積極療法」的宗師李中瑩先生曾說到的「人生三件事」,亦即「自己的事」「別人的事」與「老天的事」:

  • 面對「自己的事」,我們需要做到的是「負責」。
  • 面對「別人的事」,我們需要做到的是「尊重」。
  • 面對「老天的事」,我們需要做到的是「臣服」。

當你在人際關係中,期待別人改變時,請誠實地問問自己:「這件事情,究竟是『自己的事』『他人的事』或『老天的事』?到底誰該為這件事情負起責任?」帶著自覺,大部分的時候,你會發現,真正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己,而不是別人。

當你放下期待他人改變的固執,而從自己調整起時,你會發現,對方也會開始有所不同。就算對方沒有任何改變,你看待他的方式以及對他的觀感,也會開始不同。

回到你與家人或父母的糾結上。若我們要爭取自己獨立自主的機會與空間,卻始終得不到支持或肯定,我們得與家人或父母不斷地溝通。請你在內心探問自己:「勇敢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樣貌,究竟是誰的責任?」是父母、家人,還是自己?尤其是當你成年了,難道還要把這份改變的責任交由父母承擔嗎?

不願改變的背後,只是想證明自己是對的

許多人在不被父母支持時,天真地以為,當有一天說服了大人,讓他們接受自己的觀點,就可能被允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甚至還能得到更多的資源。

別傻了!大人無所不用其極地想把你塑造成某種看起來會讓他們安心的樣貌,期待你走上他們認為萬無一失的道路,這也許是打從你在娘胎裡時就已經開始的計畫;這份工程隨著你越長越大,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而你也越來越失去了自己人生的主導權。

這麼長的時間裡,他們都做著相同的事情,內心深處必定有著堅固的信念支撐著,如果輕易就被改變,那之前所做的一切,該如何解釋?

想一想,我們自己也有十分固執的時候,明知道堅持不改變不是辦法,但仍然莫名地頑固。像是遇到了一個不理想的婚戀對象、找了一份讓你叫苦連天的工作、進入了一個你毫無興趣的職涯領域等。當我們投入一件事情中,花費的時間越多,耗用的力氣越大時,便會找各種理由來支持自己當初的決定,儘管知道這並非長久之計。

我們內心的小劇場常是:「一旦改變心意,不就證明我之前的決定是一場空嗎?」為了不讓自己感覺起來這麼蠢,寧可苦撐著,也不願意懸崖勒馬。

更何況,那些不允許你自由發揮的人,常常是你的長輩。長久以來,身為長輩常必須證明自己是「對的」,如果接受了你的觀點,自己就不再是「對的」了,這衝擊到的是為人父母或長輩的身分認同,他們當然會極力捍衛呀!

接受「大人們是不可能改變」的事實

在上一章的結尾,我請你換位思考,帶著好奇與同理去聽聽大人的成長故事,理解大人對我們的愛與局限。當你發現父母之所以綑綁住我們,不允許或不願意支持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展翅高飛,事實上與長久以來的恐懼、匱乏、無助或自卑有關時,你會更清楚知道,對於改變他們內心世界的情感狀態,你是無能為力的。同時,你也沒有那份資格去改變他們,因為,那是他們自己的事,他們得自覺後自我負責。

你能做的,就只是充分地表達,讓他們知道你想做什麼、你想怎麼做,以及為什麼想這麼做。表達與告知只是在傳遞一份尊重的訊息,而非試圖說服或改變任何人。如果對方能改變當然最好,但你也得接受「大人們是不可能改變」這樣的事實。

一旦你能有「放棄改變任何人」的體悟時,你便明白,與其花費再多時間與大人們爭辯孰是孰非,不如把力氣放在如何做出一番新局面來比較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掙脫以愛為名的親情綑綁》,圓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志恆

是愛,還是礙?當夢想不被親人支持時,是該委屈求全,還是大膽衝撞?
20道溫柔練習,讓你掙脫綑綁,勇敢做自己!

廣受好評暢銷書《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作者陳志恆——
10年校園輔導經驗,終日與青少年為友的諮商心理師,
引領你化家庭的束縛為支持,朝著自己的夢想邁進!

別被「套上公式」的人生困住,活出獨特的自己
實踐自我,親情不終結;阻擋的手,也可成為擊掌的手

「我想自行創業,但父親希望我考公職……」
「我想繼續念書,但家裡的經濟需要我……」
「我想出去闖一闖,但媽媽說這樣整個家就垮了……」

阻止你前進的,往往是以愛為名、情緒勒索、有著控制欲的壞掉的大人。他們將自己的經驗或遺憾,套用在你身上,當你喪失了主導權,人生注定失去方向。

不過事實上,除了你自己,並沒有人能夠綑綁住你。
當下的你,或許身不由己,但你有方法,可以擁有父母的愛,同時能掙脫親情的羈絆,勇敢走自己想走的路,做你想做的事。

本書獻給所有在「父母期望」和「自己希望」夾縫中掙扎的朋友——

  • 面對夢想,你有多想要?
  • 如何面對不被家人支持的痛苦
  • 別把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當做不願勇敢向前的藉口
  • 帶著家人的愛往前走,一點都不能少
  • 你不需要刻意地想去改變任何人
  • 深度理解是邁向改變的開始
  • 保持距離,用空間換取情緒的自由
  • 創造機會讓家人參與你的夢想與計畫
  • 讓自己的改變,造就家人間彼此的「各就各位」
getImage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