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是「康姆」,去是「谷」:中式洋涇浜英語從何而來?

來是「康姆」,去是「谷」:中式洋涇浜英語從何而來?
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英商相繼湧入上海,與華人缺乏共同語言,又亟需彼此交流經商,於是產生了一種混雜著漢語的簡單英語,語法不符合英語習慣,語音受漢語影響,多用於沒有受過正規英語教育的洋行職員、洋商幫傭、人力車夫、街頭小販之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

一般認為,洋涇浜英語就是一種蹩腳、不純正、甚至不倫不類的英語,比如「let me see see」(讓我看看),是個形容英文不標準的貶義詞。

洋涇浜英語是初代「商業」英語

先追本溯源。浜(音「幫」)即河浜,在吳方言裡指的是小河,洋涇浜原是上海黃浦江的一條支流,1916年填平,就是現在的延安東路。鴉片戰爭後上海開埠,洋涇浜以北為英租界,洋涇浜以南為法租界,洋涇浜成為英法兩國租界的界河,因此自19世紀中葉起,其地位便由默默無聞而一躍成名,後來甚至成為租界的代名詞。

當時英商相繼湧入上海,與華人缺乏共同語言,又亟需彼此交流經商,於是產生了一種混雜著漢語的簡單英語,語法不符合英語習慣,語音受漢語影響,多用於沒有受過正規英語教育的洋行職員、洋商幫傭、人力車夫、街頭小販之中。這種混合語西人稱之為「皮欽英語」(pidgin English),pidgin源自business(商業)發音的訛化,華人則把它叫做「洋涇浜英語」,因流行於當時華洋雜處的洋涇浜周邊一帶而得名。

來是「康姆」(come)去是「谷」(go)

洋涇浜英語已成為歷史,但仍可由150餘年前的一本《英話註解》略窺一二。《英話註解》是1860年出版的一本洋涇浜英語入門手冊,用來與洋人溝通打交道,由旅滬的寧波商人編著,文風有如打油詩,以漢字給英語注音,用寧波話朗讀,流傳甚廣,堪稱此中經典,如今讀來令人莞爾:

來是康姆(come)去是谷(go),廿四洋鈿吞的福(twenty-four)。

是叫也司(yes)勿叫諾(no),如此如此沙咸沙(so and so)。

真嶄實貨佛立谷(very good),靴叫蒲脫(boot)鞋叫靴(shoe)。

洋行買辦江擺渡(comprador),小火輪叫司汀巴(steamer)。

翹梯(tea)翹梯請吃茶,雪堂(sit down)雪堂請儂坐。

烘山芋叫撲鐵禿(potato),東洋車子力克靴(rickshaw)。

打屁股叫班蒲曲(bamboo chop),混帳王八蛋風爐(daffy low)。

那摩溫(number one)先生是阿大,跑街先生殺老夫(shroff)。

麥克(mark)麥克鈔票多,畢的生司(empty cents)當票多。

紅頭阿三開潑度(keep door),自家兄弟勃拉茶(brother)。

爺要發茶(father)娘賣茶(mother),丈人阿伯發音落(father-in-law)。

《英話註解》雖不是洋涇浜英語的全貌,不過短短百來字卻涵蓋了當時華洋交流的常用詞彙,讓我們得以一窺交流初期普通老百姓所做的努力。

這樣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洋涇浜英語是19世紀通行於上海租界的混雜語言,早已成為過去,如今許多卻為上海話所吸收,以另一種面貌靜靜地留下了印記,某些甚至還成為國語的詞彙,如「發嗲」(發dear,故作嬌嗔)、「癟三」(beg sir或beg say,無業混混)、「老虎窗」(roof窗,屋頂天窗)。

pidgin English兩百年前就出現

「洋涇浜英語」的正式英譯是Chinese pidgin English,此乃pidgin English(皮欽英語)的反璞詞(retronym)。易言之,pidgin English原指「洋涇浜英語」,後來詞義擴大,泛指各種類似的混雜英語,以致原本專指「洋涇浜英語」的pidgin English被迫調整,不得不另外冠上Chinese修飾,彰顯「中國」洋涇浜英語,以與其他的混雜英語做出區隔。

這裡的核心詞彙pidgin(皮欽語)就是個洋涇浜英語,不過現已華麗轉身,成為當代西方語言學的重要術語,指的是語法簡單、詞彙量小、融入當地語言成分的混雜語,作為無共通語言者之間的橋樑,方便彼此溝通。

綜合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簡稱OED)和《梅里亞姆─韋氏詞典》(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簡稱「韋氏」)所載,pidgin一詞最早出現于19世紀初的廣州。廣州是中國第一個向西方敞開大門的口岸,當時的華人在廣州碼頭與英商互動做買賣,吸取了英語business(生意;商業)這個詞彙,並依自身的發音習慣將之調整簡化:

business去尾成busin,詞中的z音以g音取代而成bigeon,b訛化為p而成pigeon(鴿子),為了與「鴿子」區隔改拼為pidgin。

1807年見證了pidgin這個詞彙的誕生,出自英國傳教士兼漢學家羅伯特.馬禮遜(Robert Morrison)的筆下,當時拼作pigeon:

Ting-qua led me into a Poo Saat Mew, a temple of Poo Saat. ‘This Jos’, pointing to the idol, said he ‘take care of fire「pigeon」, fire「business」’.
丁卦領著我到一間菩薩廟,就是供奉菩薩的廟。他指著裡頭的偶像說,這個神掌管火「事」(fire「pigeon」),火的「生意」(fire「business」)

英語詞典裡的洋涇浜英語

19世紀中葉上海開埠後,大量的英商捨廣州取上海,真正意義的洋涇浜英語由此誕生、發展,最後不敵時代的潮流而式微、消亡。洋涇浜英語的詞語極少,高峰時期也僅有700個左右。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目前留存下來、載入權威詞典、成為英語一份子的,據我統計約在11例之譜,上述的pidgin就是其中之一,由此衍生而得的複合詞pidgin English,或可視為間接的附加產物。

除此之外,權威詞典記錄有案的洋涇浜英語,起碼還有10例。

  • 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

最為人知,使用得也最廣,是個「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洋涇浜英語,一般英美人士都用,是個非正式的口頭說法。long time(長時間)是道地的英語,no see(不見)卻直譯自中文,完全不合英語語法。這樣的四片語合早已為英語所收,1894年就有文字記載。

  • can do:能行

直譯自中文的「可以」,這不是動詞片語,而是個副詞片語,功能、用法像英語的OK,是個非正式的口頭說法。1845年首見於文獻,現仍廣泛使用。

  • no can do:不行

直譯自中文的「不可以」,此為can do的否定形式,功能、用法像英語的no way(不可能)。1868年首度現身文獻,現仍廣泛使用。

  • look-see:看看

直譯自中文,也有「查看」的意思,可作動詞,但以名詞的用法更為普遍。1862年首度現身文獻,目前廣泛使用中。

  • chin-chin:你好;再會;乾杯

譯自中文的「請!請!」,表達的是中國人的禮貌與客套。1795年首見於文獻,是個過時的副詞片語,口語詞,現已少使用。

  • chop-chop:趕快

譯自官話的「快快」,或是粵語的「速速」。副詞片語,首見於1834年,目前使用中。

  • chow-chow:食物

譯自中文的「炒炒」,因為中國人做菜時多把食材放在鍋裡炒。首見於1795年,現在多以簡化形式chow為人所用,名詞,口語。

  • allee samee:都一樣

源自all the same,首見於1840年。第10例是makee(讓;使),源自make,首見於1719年。第11例是muchee(多;很),源自much,首見於1723年。此3例皆於其字尾綴以ee,代表、模仿中國人不會念字尾的子音,非得後加母音不成,有著明顯的調侃、貶損、冒犯之意,至今仍在持續使用中。

洋涇浜英語已經完全退出歷史舞台,然而卻在英語裡保留了11個活化石,見證了一段中西語言交流從無到有、篳路藍縷的過程,是種具有特殊歷史意義的中式英語。換個角度看,洋涇浜英語對滬語詞彙的滲透數十倍於此,通過滬語再回饋到國語,這個維度的語言接觸與影響,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本文經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