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論》:為何夢的內容使人如此痛苦?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論》:為何夢的內容使人如此痛苦?
Photo Credit:Mish Sukharev@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曾把夢比作睡眠的守護者或看守人,它試圖保護我們的睡眠不受干擾。而如果守護者覺得自己的力量太弱,不足以單獨抵禦干擾或危險時,它也會喚醒睡眠者。

夢的欲求何時會勝過夢的稽查作用呢?這可能取決於夢的欲求,同樣也可能取決於夢的稽查作用。由於某個未知的原因,夢的欲求有時會變得非常強大;但我們的印象是,二者力量平衡與否更經常取決於夢的稽查作用的狀況。我們已經看到,稽查作用在不同的情況下有著不同的強度,對待夢的各個成分的嚴厲程度亦不相同。現在我們可以再加上一個假設:稽查作用一般說來是變化無常的,它並非總是用同樣嚴厲的態度去對待同一個它所反對的元素。如果事情果真如此,那麼在某些時候,當它自覺無力反對某個可能會使它大吃一驚的夢的欲求時,它便會丟開扭曲不用,轉而利用最後的處理方法:使夢者產生焦慮而驚醒。

在此,我們驚訝地發現,我們還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這些邪惡的、被排斥的欲求會在夜間活躍,並擾亂我們的睡眠。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探討有關睡眠狀態性質的假說。

白天,稽查作用的沉重壓力施加於這些欲求之上,使它們不可能在任何活動中表現出來。但一到夜晚,就像心理生活的所有其他能量一樣,稽查作用可能被解除,或至少被減低能量的灌注,以滿足睡眠這唯一的欲求。正是因為夜間稽查作用已被削弱,被禁止的欲求才得以再度活躍起來。一些精神官能症患者不能入眠,他們承認其失眠起初都是刻意的。他們不敢入睡是因為害怕做夢——換句話說,他們害怕稽查作用減弱所帶來的後果。

然而,你們很容易就可以發現,稽查作用的撤離並不意謂著完全撒手不管。睡眠狀態削弱了我們的動機力量,即使邪惡的意向伺機而動,充其量也只能引發一場夢,並不會有什麼真實的妨害。正是基於這種考慮,夢者才會在夜裡安慰自己說:「畢竟只是一場夢,所以由它去吧!我們只管睡好了。」

(3)如果你們還記得我曾講過的,夢者反對自己的欲求時,好像是兩個不同的人由於關係密切而結合在一起,那麼,你們便可了解到還存在著另一種可能性。即,懲罰可使欲求的滿足帶來令人痛苦的結果。在此,我們可再次使用前述有關三個願望的神話故事來加以說明。

盤子裡的香腸是第一個人(即妻子)的願望的滿足。鼻尖上的香腸則是第二個人(即丈夫)的欲望的滿足,同時也是對妻子的愚蠢願望的懲罰。(在精神官能症中,我們將發現這一故事的第三個願望的動機。)在人類的心理生活中有許多這樣的懲罰傾向,它們強而有力,我們可將其視為某些痛苦的夢的原因。現在你們可能會說,這樣一來,那把夢說成是欲求的滿足又有什麼意義呢?但若進一步研究,你們就會承認自己錯了。

與夢可能是什麼的多樣性,以及在專家看來夢是什麼的多樣性相比,我們的解釋——欲求的滿足、焦慮的滿足、懲罰的滿足——其實有著非常明確而限定的內容。我們還可加上一點,焦慮是欲求的直接對立物,而對立物之間在聯想上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繫,在無意識中則融為一體;此外,懲罰本身也是一種欲求的滿足——是另一個人,是稽查者的欲求滿足。

相關書摘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論》:創傷讓人固著於過去,彷彿寄居於疾病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精神分析引論》,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譯者:彭舜

精神分析之所以被視為一門科學,其原因並不是在於它所處理的材料,而是在於它所使用的方法。這種方法不但能運用於精神官能症理論的研究,也能用於文明史、宗教科學,以及神話學的研究,而不會曲解它的基本性質。精神分析的目標與成就在於揭露了心理生活的無意識層面。——佛洛伊德

在精神分析理論的發展史上,佛洛伊德於1915年以前探討過夢、失誤動作、歇斯底里症、強迫症及自戀,完成後設心理學的理論建構,並與阿德勒、榮格分道揚鑣。至此,精神分析理論的發展似乎來到一個分水嶺,並暫時停滯下來。但事實上,許多新概念已在逐漸醞釀。

本書為佛洛伊德於1915-1917年間,在維也納大學冬季學期開設的精神分析課程之演講內容集結。書中不僅可以看到佛洛伊德本人對其先前理論所做的整理,也可發現許多後續發展的線索,如「強迫性重複」、自我的分析,以及「無意識」一詞的多重意義所導致的困難等,皆已有所討論。

嚴格來說,在佛洛伊德那個時代,無意識與性本能並不是新發明。但佛洛伊德援引這些詞彙,藉由嚴謹的研究方法賦予新的科學意義,從而建構他的個體心理學與文化理論,其初始探索的對象便是本書的三個主題:失誤動作、夢與精神官能症。這三者是無意識心理過程最初被發現的表徵。本書從「失誤動作」與「夢」開始,先指出當時心理學理論的缺口,讓聽眾了解無意識心理過程存在的必要,而後再進入艱難的「精神官能症」領域,建構無意識理論。佛洛伊德在本書中以完整的架構陳述自己的理論,並對諸如象徵作用、夢的形成、性倒錯,以及精神分析治療過程的分析等主題,做出詳盡且易於理解的整理或摘要。

本書曾被譯成多種語言,是佛洛伊德著作中除《日常生活精神病理學》之外,流傳最廣的一本。此中譯本譯自英譯標準版的第15及第16卷。

(左岸)0GGK0281_精神分析引論(新版)_立體_300dpi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