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做好事 VS. 一般企業做壞事?

《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做好事 VS. 一般企業做壞事?
Photo Credit: 多扶接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企業將公共利益建立於商業模式基礎之上,不可避免會遇到自身營利和公共利益之間的矛盾。所謂「賺錢」與「做好事」之間複雜的糾葛或衝突,亦非簡單口號或理念可以化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沛然

企業難,社企更難

創業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創辦社會企業更是如此。如果我們用企業的發展階段來看,在創設企業的「萌芽期」,往往會遇到如何建立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如何組成團隊,以及如何找到資金與投資人的問題。

根據行政院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所出版的《2015年中小企業白皮書》中的數據,2010年新成立的中小企業,到了2014年,僅剩下約69%沒有倒閉。此外,沒有倒閉也未必等同於「成功」。以2013年全台灣中小企業平均營業淨利僅為2.53%來看,這些沒有倒閉,存活下來的新創事業,其中可能大部分仍舊處於虧損苦撐,或是收支勉強打平的尷尬處境,而無力擴張營業規模。

儘管這麼做會有爭議,但如果我們姑且將達到首次公開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IPO)當作評估新創企業是否「成功」的參考指標來看,根據創投基金AppWorks共同創辦人林之晨所提供的說法,台灣每年約有10萬間新創企業,其中約500至600間會得到創投的支持,最後能成功公開募股的約有40至70間。也就是說,在台灣創業成功的機率是千分之五。而得到創投投資的企業當中,也僅有10%左右可以成功公開募股。因此,創業後能夠賺進大把鈔票,或是持續擴大經營者,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對於社會企業來說,這些問題的難度恐怕又更高了。社會企業不僅僅要提供好的服務與商品,要能夠賺錢,還要能夠滿足其解決社會問題的成立宗旨。台灣的社會企業創業存活率,目前欠缺可信的數據。但如果說,以營利為主的企業存活率都這麼低落,社會企業的狀況恐怕很難更好。這點往往是社會企業推廣者避而不談的殘酷現實。

而當少數的新創企業證明了其商業模式可行,真的能夠賺錢後,將會迎來企業發展的下一個階段:「成長期」。在成長期遇到的問題除了組織規模增長所帶來的管理問題,以及如何持續開展商業模式挑戰外,也將會迅速地面臨到後來者模仿其商業模式的競爭。

後起的企業競爭者因為免去了前期摸索的風險與成本,得以將資源集中於改善先行者商業模式中的產品或服務,因此會在價格或品質上給予先行者巨大的競爭壓力。而企業先行者並非毫無對抗能力,品牌知名度或是經驗上他們仍舊具備優勢。此外,許多企業會試圖阻止其他競爭者進入市場,或是提高競爭者的進入門檻。那麼,社會企業遇到後進的競爭者時,又會如何因應?

大企業霸凌小社企?

2016年6月30日,台灣知名社會企業「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與立法委員余宛如共同召開記者會,指控中興保全集團假借投資之名參訪多扶接送,獲知其企業經營手法,事後自行成立子公司與其競爭,甚至直接抄襲多扶的服務條款。余宛如痛批,中興集團此舉嚴重打擊台灣新創事業以及社會企業的經營與未來。

多扶接送為台灣首間民營復康巴士公司,創辦人許佐夫有感於政府的公營復康巴士數量少、限制多,且不易預約服務,所以於2009年起創辦多扶接送,以服務行動不便者、老人、孕婦與幼童的交通需求。多扶接著於2010年發展「無障礙旅遊」業務,擴大其服務內容。2014年,多扶接送於證券櫃檯買賣中心「創櫃板」以社會企業分類登錄,並成功以股權募資。

在該場記者會上,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以及立委余宛如指出,當中興保全集團參訪時,多扶以為對方想要投資,所以就透露過多的企業Know-How和未來的計畫等等,以致於被對方「偷學」,進而成立和多扶業務相同的子公司競爭。此外,中興保全集團也嘗試挖角多扶的高階經理人以移植其經營經驗。甚至,還照抄多扶的顧客同意書內容公布於網站,因忘了將「多扶」二字改掉,而被人發現。對於中興保全集團這樣的作法,許佐夫感到不滿,余宛如則認為是「假投資之名,行抄襲之實」、「大企業霸凌小社企」。

余宛如也在其臉書頁面發文呼籲,社會企業應該要透過和投資人洽談時簽署保密協議,或是要求自己的核心成員簽署競業禁止條款,保護自己企業的know-how,以免被輕易「抄襲」而樹立競爭對手。然而,不論是成立子公司競爭、或是挖角人才、參考先行者的規章制度,這些都是常見的商業手法。其中如有違法,或造成權益受損,當事人可逕行提告求償。但為何如今中興保全對多扶接送這麼做,會被視為一種「霸凌」?

個別企業利益 VS. 社會公共利益

中興保全發言人朱漢光向媒體表示,全台灣約有64萬失能人口需要接送服務,但目前全台的接送服務提供者,只能服務到其中的四萬多人,顯示這是個尚未飽和的市場。如果這個數據無誤,也就是說以多扶接送目前的規模,遠遠無法滿足需要接送服務的潛在使用者。那麼,如果讓更多廠商進入市場,提供類似的服務,不是更能夠滿足這些需求嗎?甚至,順著市場競爭的邏輯來說,企業間適度的競爭可以促進服務品質的改善,也可能降低服務收費。也許以當前狀況而言,多一些廠商進入到民營復康巴士的市場,對服務的使用者,以及對整體社會來說都有好處。這樣看來,主張中興保全集團模仿多扶接送的商業模式,進入民營復康巴士市場與其競爭,是一種「霸凌」的說法確實值得商榷。

我們可以理解,從多扶接送的立場,大企業成為競爭者將會帶來更多壓力與挑戰。同時也不希望自己摸索多年建立的商業模式,被後起者輕易模仿。對於社會企業的推廣者來說,也憂心這樣的情形衝擊到新創的社會企業。然而這些理由,似乎難以合理化對中興保全的控訴。強調「大企業」與「小社企」的對比,也無助於釐清現況。企業規模的大或小,並無法單獨成為價值判斷的基礎。難道多扶接送身為企業,就沒有想要擴張營業規模,沒有想要「變大」的企圖嗎?又或者,大企業想跳進來做社會企業,又有何不可?

對於多扶的企業本位來說,越少競爭者越好;但對於社會大眾來說,則是越多廠商提供服務越好。一般企業往往希望自己能夠壟斷市場以確保獲利,而非開放競爭,所以會想方設法阻礙競爭者出現。例如有的企業使用專利權以保障其核心技術不被模仿,因而確立其競爭優勢,並增加潛在競爭者的進入門檻。一般營利事業這麼做並不意外。然而,對於社會企業來說又如何?

讓我們回到前述社會企業的定義,社會企業採用商業模式,以解決社會問題。也就是說,社會企業應該要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如果某個社會企業建立了一套「既賺錢又做好事」的商業模式後,應該要為了確保自己的獲利而試圖「保護」或「獨占」這套商業模式嗎?例如為商業模式申請專利、投資保密協議、要求員工簽署競業禁止條款等等。但這麼做是否真有助於社會公益?還是說社會企業要盡量推廣這套商業模式,讓越多人使用,以創造更多的公共利益?然而,這樣一來又可能為自己在市場上樹立競爭對手,不利於企業本身的經營與獲利。這樣的衝突與矛盾,以社會企業的運作模式與思維,恐怕難解。

社會企業做好事 VS. 一般企業做壞事

社會企業理念的推廣者,經常以「邊賺錢邊做好事」這樣的美好口號以鼓吹社企理念。然而,不管是創業的困難,到商業競爭的殘酷,社企所面臨的難度都遠高於傳統企業。況且,社會企業將公共利益建立於商業模式基礎之上,不可避免會遇到自身營利和公共利益之間的矛盾。所謂「賺錢」與「做好事」之間複雜的糾葛或衝突,亦非簡單口號或理念可以化解。

事實上,以「做好事」將一般企業和社會企業區隔的說法本身就有問題。在這樣的談法中,一般企業仿佛是邪惡的化身,是社會問題的製造者。他們將各種經營成本外部化,透過剝削勞工、汙染環境、迴避法規、欺騙消費者等等,以賺取最大利潤。而社會企業則是社會問題的解決者,是充滿道德感的良善天使。他們主動承擔各種責任與成本,並販售符合倫理守則的服務或商品。這兩者之間的差別似乎取決於經營者個人的品格或情操。所以,一般企業的經營者是壞人,而社會企業主則是好人。所以支持社會企業可以淘汰壞企業。然而,事實當真如此嗎?

回到前述多扶接送的案例,讓我們想像一個情境,假設不只中興保全,還有其他許多的大企業跟新創公司覺得無障礙接送的市場有利可圖,前景可期,因此紛紛投入,提供類似服務與多扶接送競爭。挾著規模經濟或是後來者優勢,他們可以提供更為廉價的服務,甚至還願意背負虧損,補貼消費者車資,大打價格戰以搶占市場。面臨這麼激烈的市場競爭,多扶接送為了生存下去,有沒有可能開始透過壓低勞動成本、降低服務品質以提昇自己的價格競爭力?例如減少工作人員薪資、低報勞健保、加班不給加班費、大量僱用派遣工、降低車輛維護頻率等等。

我並非要影射當前的多扶接送,也不是要批評經營者的人品。相反的是,我們可以透過這樣的討論理解到,所謂的黑心企業並非經營者的個人道德問題,而是整個市場機制競爭下的產物。市場競爭迫使企業必須要想盡辦法獲利,因為企業唯有獲利才能持續生存、發展,甚至吸引投資。前述提到各種轉嫁成本的不道德或違法的作法,正是能有效降低成本、創造獲利的經營策略。因此只要市場競爭存在,類似的情況就會不斷發生,不可能訴諸經營者自律來杜絕。一般企業如此,標榜採用商業手法、參與市場經濟的社會企業當然也不可能自外於這樣的競爭法則。

因此,如果真的要有效處理或解決「黑心企業」的問題,或是要認為某些產品的標準或作法更值得推廣,那麼推動相關制度的改變,似乎是更為合理的作法。舉例而言,台灣社會近年來發生包括塑化劑、黑心食用油等等重大食品安全議題。那麼,推動更嚴格的修法,以及執行更確實的管制措施更能夠改善普遍的食品安全問題;還是創辦一間標榜自己使用各種無毒安心原料的食品公司,更有可能達到目標?而後者,究竟真的是食品安全的問題解方,還是更像是一種產品市場區隔的操作?

相關書摘 ►《社企是門好生意?》:「貧窮旅遊」與「孤兒院公益旅行」爭議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的批判與反思》,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徐沛然

全台第一本,揭露「社會企業」的是非虛實!

是改善社會問題的靈丹妙藥,抑或是包裹「良善」外衣的營利企業?
是想解決問題,還是靠問題營利?

破解「邊賺錢邊做好事」神話故事!

從全球實際案例探討,爬梳營利與公益間的衝突,
這些創新的商業模式,真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 微型貸款——貸款給原本無法申貸的窮人,再收「點」利息(20%至100%),這究竟是「幫助」還是「掠奪」?
  • 台灣版《大誌》——批發雜誌給街友,規定他們穿著背心在指定時間與地點銷售。然而街友沒有基本工資、沒有勞健保、罰單自己繳,這就是社會企業嗎?
  • Soccket——充其量只是個有趣的玩具,根本無法實際解決當地缺電危機的「發電足球」,為何可以獲得柯林頓全球倡議基金會的資金支持,並被大量購買後捐贈到發展中國家?
  • 遊戲幫浦——令人驚艷且被大力推廣的水資源援助計畫,主打小朋友可以邊玩邊取水。然而當地居民用過後竟說:以前的手動壓取幫浦還比較好(也比較省錢)?
  • 貧窮旅遊——當貧窮變成吸引遊客的觀光商品,是否得夠窮夠慘才能留住遊客?

「批評壞人做壞事很簡單,但要批評想做好事的好人很困難。但滿足需求,不等於解決問題。所以,宣稱透過販賣商品或服務,就可以有效解決社會問題,這種社會企業主張就是我極力反對的說法。」——徐沛然

關於本書

社會企業主張「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其「邊賺錢邊做好事」的口號,描繪了一個美好的願景,它告訴我們,光靠善意跟消費,就可以拯救世界。社會企業的概念近年來被引入台灣,在產官學界的共同推動下,越受矚目。然而在各種振奮人心的成功案例下,卻鮮少人討論,這套神奇的商業模式,有沒有任何潛在的風險或問題?社會企業真的能解決社會問題?

本書作者徐沛然用批判之筆,深入社會企業的本質進行剖析,並提出質疑:「將社會問題商品化,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甚至可能僅是靠著社會問題來營利。」他在書中就社會企業此一概念提供更具歷史性、社會性的批判分析,並探討國內外案例。藉此帶領讀者,重新評估社會企業的效應,並思考公益這條路該指向怎樣一個未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