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志的音樂之路:靠叛逆精神從「全民公敵」蛻變成「世界公民」

黃明志的音樂之路:靠叛逆精神從「全民公敵」蛻變成「世界公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明志在過去11年,成為帶領大馬華人走入不同族群、邁向世界的文化先鋒。儘管爭議不斷,他多元的創作才華、敢於突破現狀的精神,是大馬乃至華語圈音樂界應借鑒、學習的地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7月,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前往法國巴黎出席日本博覽會(Japan Expo),代表日本演出他的代表作「東京盆踊り2020」。這是他創作生涯中最受國際肯定的一次,回顧黃明志以往11年的音樂作品,可見他從「全民公敵」到「世界公民」的轉變。

黃明志最早以一名富有批判精神的饒舌歌手身份在Youtube出道。其音樂作品可解讀為對社會現狀的三類批判。一是對大馬華人內部文化的批判,二是對大馬「單一族群」體系的批判,三則是對大馬政府的批判。

2007年成名作「我愛我的國家Negarakuku」,是一首改編版的大馬國歌。其曲調混合了節奏藍調(R&B)和嘻哈(Hip Hop),配上批判政府的饒舌歌詞。黃明志對國歌的改編,使當時的他遭到警方傳喚,也廣受公眾批評。可見當時大馬社會風氣仍過於保守,對種族、宗教與政治議題都相當敏感。

「我愛我的國家」(Negarakuku)既嘲笑了交警的貪腐,又訴說了政府對華人的不公,可謂唱出了部分華人的心聲。此作正好反映了一名24歲華文中學出身的大馬留台學生,其眼中的馬來西亞社會現狀。

同年,黃明志亦創作了一首本土華人特色的歌曲「麻坡的華語」,廣受歡迎。出身馬來西亞南部小鎮麻坡(Muar),他以饒舌的方式,用麻坡在地的華語(閩南語詞彙為主,摻雜馬來語和英語)介紹這個地方的特色。這是他的另一個成名作。

裡面有一句歌詞表達了他對語言文化的觀點。「語言沒有標準性,只有地方性」,是他對學界排斥方言、地方口音的批判。大馬華人社會原來對方言採自由放任的立場,但學界為了團結華人而提倡「標準華語」,使方言、地方口音日漸被「標準華語」所取代。「麻坡的華語」反映了大馬華人語言文化的特色;所謂標準華語刻意抹除華人在地文化,使之黯然失色。

除了這兩首帶批判性質的成名作,依筆者上述分類方式的三種「批判作品」,還有「不罵粗話」、「周杰倫的屌」、「SuukeeSuukee海南饒舌」、「新年歌・發財寶大拜年」、「新山真好」、「盜版之王」等歌曲。這些主要批評華人社會保守風氣,以及歧視本土文化和治安、創作環境欠佳的現象。

黃明志曾在臉書表示,「因為Youtube比較『自由』, 所以我想用Youtube來發表我比較自由的歌」,他將這些少數的批判歌曲分享給網友。這份可貴的創作自由,為當時保守的大馬政治與社會氛圍注入了新的氣息。

音樂鬼才的創新精神

黃明志早期發佈的「抒情歌曲」乃是延續創作至今,使他聲名大噪的前兆。對此,他也曾表明 「那類(抒情)的歌曲,佔了我所有創作的90%以上,只是我沒有拿出來發表而已」。由「麻坡的華語」改編的「麻坡的情歌」、「吉隆坡下雪」、「沙漠」和「去年新年」,是他在台灣成名前最好的抒情歌。

從2011年開始,黃明志作品的風格有所轉變。這一年他拍攝了首部電影「辣死你媽」,展現了他融合多元文化於創作的新思維。此刻起,他的作品可歸納為跨方言群、跨族群和跨國界。歌曲中帶有批判性質的歌詞減少了(他將此轉到其節目Tokok上),取而代之的是語言、文化大雜燴之內容。

跨族群的歌曲由「Rasa Sayang 2.0」為起始點,黃明志將馬來民謠Rasa Sayang改編成嘻哈風格的曲子,與歌手龔柯允(Karen Kong,出道作品為馬來文歌曲Cinta Hello Kitty)合唱。另一首歌曲「Curry Neh! 咖哩咧」則帶印度風,同為首部電影插曲。

黃明志在第二部電影「鬼老大哥大」找來了大馬搖滾樂先驅Alleycats主唱David Arumugam,與他合唱閩南新歌「咱是好兄弟」(Arumugam是檳城印度裔,會講福建話)。尚有一曲「LITTLE INDIA! 」找來坦米爾族饒舌歌手,一同講述吉隆坡小印度社區與印度裔的情況。黃明志與馬來族和印度族的合作,可說是踏出華人社群的第一步。

跨方言群的歌曲由「學廣東話」開始,黃明志與香港女模連綺嵐(Vienna Lin)合作,錄製一首粵語版文字遊戲的俏皮歌。他在第三部電影「冠軍歌王」也為台灣歌手黃小琥寫了一首三語歌曲「心愛的人」,將華、粵、閩三種方言融為一體。

對華語圈各地的文化,黃明志絲毫不陌生。從描繪中國社會情況的「飆高音」、「漂向北方」,再以「台北之旅」述說自己重遊故地的心境,以及跟蔡阿嘎合作的「啪啪啪」,到與新加坡諧星導演梁智強一同回味新加坡節目「搞笑行動」的主題曲,黃明志是目前僅有的橫跨多個華人群體之新生代歌手。

跨國界的歌曲以「泰國情哥」為開端,黃明志的第二專輯也冠以「亞洲」(如亞洲通緝)作為其國際路線的肇始。往後的專輯「亞洲通殺」和「亞洲通吃」收錄了「泰傷情哥」、「泰國恰恰」、「胡志明的雨」和「東京盆踊り2020」。他將大馬多元文化的思維國際化,使得馬來西亞成為亞洲各國文化融合的平台。

黃明志這11年從「全民公敵」蛻變成「世界公民」,也成為帶領大馬華人走入不同族群、邁向世界的文化先鋒。儘管爭議不斷,他多元的創作才華、敢於突破現狀的精神,是大馬乃至華語圈音樂界應借鑒、學習的地方。

(黃明志於法國巴黎的日本博覽會中演出的作品:「東京盆踊り2020」)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