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當年鄧小平並不願意收回香港──從歷史角度看「一國兩制」的本質

其實,當年鄧小平並不願意收回香港──從歷史角度看「一國兩制」的本質
Photo Credit: Brücke-Osteuropa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中共一向都視「統一台灣」為首要目標,因此在1979年提出的「一國兩制」,本來是為台灣而設,只是後來不得不解決香港問題,才將此用於香港。

文:毛來由(香港史愛好者。曾研究戰後香港政治及社會史。希望一生都以歷史為業)

對於較為年長而又長期關注香港政治的人來說,對「鄧小平當年並不願意回收香港」這個觀點並不陌生,當年林行止的多篇社論,就曾指出這點(後來結集為《香港前途問題的設想與事實》)。可是,年青一輩可能對於鄧小平其實也不想收回香港,頗為驚訝。

到目前為止,最詳細記述中國收回香港決策過程的第一手資料,就是1997年黃文放口述,浸會大學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筆錄整理的《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一書,只要你細讀這本書,你就會發現,若沒有新界租約的年期框限,當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極可能讓英國繼續統治下去,因為中共一直都不願意收回香港。

黃文放(1932-2000年)於廣州長大,1949年加入新華社香港分社(功能如同今日的中聯辦),退休前官至該社的台灣事務部部長,並曾於1982年,由長期主管港澳事務的廖承志領導,參與五人小組,專責研究收回香港具體安排。筆者比較黃文放,與另一位曾參與收回香港計劃的港澳辦官員李後(1923-2009年)的記述(李後:《百年屈辱史的終結:香港問题始末》,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 [1]),發現兩者並無重大出入,所以決定據此撰文,再輔以相關史料,追溯收回香港的歷史背景及決策經過。

前傳──國民政府曾致力收回香港主權

自清朝滅亡至1981年的三個中國政府──北洋政府、國民黨及中共,最不願意收回香港的,是中共;相反北洋政府及國民黨,都曾經嘗試爭回新界以至全香港,尤以國民黨最為積極。中國自1920年代開始,就多次提出要收回新界(中方名為「九龍租借地」),至二次大戰結束前夕,蔣介石更認為中國將是戰勝國,理應收回香港,最後因時任英國首相的邱吉爾堅拒交出香港,再加上後來國共全面內戰,蔣介石才打消收回香港的念頭。

1945年9月16日,香港軍政府代表中英兩國,於中環和平紀念碑廣場舉行接受日本投降的儀式。(維基百科照片)

只反「港獨」,不求短期內收回──1950-70年代中共對港方針

到中共上台前後,毛澤東認為留住英屬香港,不但可以打破美國的包圍封鎖,更可以「拉住英國,分化美英」,所以決定暫不收回港澳 [2]。(有關英屬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請參閱筆者早前的文章──〈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而該等重要性,不但為黃文放證實,亦見諸於金堯如的回憶錄──《金堯如五十年香江憶往》,金堯如曾於五十至六十年代長期參與中共港澳工作。)

可是,中共對港澳的政策,不時受到歐美共產黨及第三世界國家質疑,至於日後和中共反目成仇的蘇聯,更多次公開諷刺北京是「講一套,做一套」──一邊高呼反對西方帝國主義,一邊就容許帝國主義者留在國境內。

北京的回應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宣佈所有「不平等條約」無效,因此,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無疑,可是當下並非收回香港的時機,待日後「時機成熟」,就會以「和平談判方式」收回香港的管治權。(中共對上述立場的最詳細公開解釋,可見1963年3月8日的《人民日報》社論,題為〈評美國共產黨的聲明〉)[3] 至於,何時才是「時機成熟」,可能連周恩來和毛澤東都不知道。

不過,正如筆者在〈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一文中指出,北京極力反對香港有自己的民選自治政府(Self-Government),因為在北京眼中,這等同「港獨」,或將香港變為「獨立政治實體」。

因此,當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後的第二年,就要求聯合國的「非殖民地化委員會」,將香港和澳門剔出殖民地的名單外,此舉完全杜絕日後香港及澳門獨立的可能。可是,這不代表中共希望在短期內收回港澳,下述澳門的例子,清楚表明中共的立場。

葡萄牙兩次準備交出澳門,但中共拒收

1966年12月,澳門親共民眾與葡人政府發生大規模衝突,史稱「一二.三事件」。澳門政府和葡萄牙駐軍都無力控制大局,促使葡萄牙使節前往北京外交部大樓,要求討論澳門問題,最後得到的回應是:「我們不要收回澳門,你們馬上離開,回澳門去!」,這是香港前英籍高官姬達(Jack Cater,1922-2006年),在九七前夕接受英國記者訪問時,憶述當年他會見前往北京的葡國使節時,所聽到的消息。[4] 最終澳門政府向左派民眾屈服,公開簽署俗稱「認罪書」的協議,自此澳門成為「半個解放區」。

在澳門被剔出聯合國殖民地名單外的兩年後,即1974年,葡萄牙發生軍人政變,推翻獨裁政府,新政府決定讓所有葡萄牙殖民地獨立,當時香港及美國的報紙,都有報導葡萄牙準備將澳門交回中國。黃文放指出,當時葡萄牙真有此準備,但北京為了穩定香港人心,所以「千方百計使葡萄牙政府不要提出交還澳門的問題」,最後北京透過澳門土生葡人領袖宋玉生(Carlos D’ Assumpção),向葡萄牙新政府傳話(見該書頁7-8),最後葡人繼續管治澳門,直至1999年。

及至1979年,北京與里斯本建交,雙方協定澳門主權為中國所有,但維持現狀,仍由葡萄牙管治,直至「適當時機由中葡兩國通過談判解決」。

「一二.三事件」發生後不久,澳門土共組織所出版的反葡刊物。

1974年的毛澤東:九七租約期滿?到時先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