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邪典還是「賽博龐克」經典?再談《第五元素》

科幻邪典還是「賽博龐克」經典?再談《第五元素》
Photo Credit: The Fifth Elemen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世界是否會有人那麼深刻地去反省世界的異化?是否也會存在著這般,蟄伏在未知領域的救世主呢?我想這也是盧貝松想要透過電影想要問的大哉問之一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賽博龐克(Cyberpunk)是一個相當後現代的科幻電影元素,隨著基因科技的不斷進步,複製人的可能性一再的被拿出來討論。冷凍人體尋求永生的案例在20世紀初期就已經出現,人工智能AlphaGo在圍棋的世界中已經擊敗人類棋手,成為世界第一,以及所謂的互聯網時代下數據資料庫的機器學習技術的進步。賽博龐克,這個30年前看起來是非常科幻的題材,或許真的非常可能會成為我們未來世界的真實樣貌。

另外賽博龐克對於「反烏托邦」(dystopia)的控訴,站在一個倫理學的角度出發,自由至上主義以及資本主義下,高端社會與低端社會的差距越發明顯,各種監控人類的科技產品滲透到生活之中,環境的破壞等等,這些才是讓我們的世界可能更為悲慘的一個現實,因為賽博龐克故事中的世界還有超高科技,我們卻只有窮忙階級跟漸漸開始被科技監控的恐怖生活。

《第五元素》是邪典還是經典

說起科幻又充滿賽博龐克經典電影,這裡就不得不想到盧貝松(Luc Besson)的《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這部電影有很多地方可以談,據說盧貝松16歲就構思出這部電影的劇本,到了38歲才讓電影上映。當年第五元素上映,盧貝松來台宣傳,因此留下了對於台北的深刻印象,也醞釀出了2014年全球席捲4.63億美元票房的電影《露西》(Lucy)。

《第五元素》的特效、音樂、服裝設計都是一絕,電影上映時是1997年,在那個時代還沒有那麼進步的3D動畫特效,所以光是電影裡的都市模型建構,據說就花了80個工作人員,超過五個月的工作時間。

電影的配樂大量使用管絃樂,更不用說外星歌手迪娃(Diva)演唱歌劇的那場戲,成功地透過聲音場域的建構,融合流行音樂的快節奏,把電影的體感經驗帶到了另外一個境界,過程中加上女主角麗露打鬥的蒙太奇剪接,配合著聲樂演唱,讓這場戲成了電影史上的經典。

服裝設計找來了法國殿堂級的設計師尚保羅高堤耶(Jean-Paul Gaultier)。包含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橘色內搭加上短版外套,都是出自他的設計。

影評人對這部電影看法兩極,有影評認為這部電影是最成功的「科幻邪典」電影。電影在商業上取得極大的成功,以9000萬美元預算,最終獲得了2.63億美元的全球票房,發行時刷新了歐洲電影成本紀錄,也創下了法國電影的票房紀錄直到2011年。

一部電影獲得2.63億美元的票房,卻又被稱之為「邪典」,這種拉扯的評論,無形中都提升了這部電影的討論度。

The Fifth Element 第五元素
Photo Credit: The Fifth Element
《第五元素》中的電影結構

至於電影的劇情大概多數人都看過,但是這部電影的劇情其實有些複雜,或是說,有些彎彎曲曲,不過最終還是那一套,英雄救美然後順便救了地球,結局是美女被英雄帶走,臣服在他的臂彎下,套句這個時代非常熱門的話來說,就是毫不保留展現以及歌頌男性霸權到底。

這部電影的劇情描述西元1914年,來自外星的蒙都瓦人開著太空船,到達地球一座古埃及神廟,取走四塊石頭和一具石棺,相傳可怕的惡魔每隔5000年就會試圖摧毀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這四塊石頭分別是四種元素,石棺中的是第五元素,五種元素是唯一可以抵抗惡魔的武器,而古埃及神廟的秘密,由代代相傳的教士所保守。

未知惡魔的根本惡設定,我個人認為相當的耶教,至於元素世界觀,這一點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甚至印度以及東方世界,都有類似的元素世界觀,這是非常值得探究的人類學議題,把許多元素參混在一塊,就是盧貝松電影的特色之一。

故事到了西元2263年,地球果然受到外來不明生物的威脅,而趕來拯救宇宙的蒙都瓦人的太空船受到了攻擊,所有的元素都遺失。原來,惡魔早已跟地球上的邪惡企業家串通,要他去襲擊太空船,取得五種元素,但是他並未得逞。能夠控制一切的邪惡企業家是賽博龐克不可或缺的元素,強調階級的對立以及剝削,是賽博龐克英雄出場的起手式。

同時,地球人在蒙都瓦人的太空船上,找到了一隻手,於是他們運用科技還原DNA,製造出來一個少女麗露,而這個少女就是第五元素。然後少女麗露帶有某種仿生人或是超人類的特質,最典型的設定就是自帶高速學習裝置,我想大家在求學的過程中都非常希望自己也身上也標配這個系統吧。

於是乎,害怕的少女逃出實驗室,掉落在前特種部隊柯本的計程車上,於是一段冒險的旅程就此展開。因為蒙都瓦人早就預測到會被攻擊,已經悄悄地把其他四個元素託人帶走(為何第五元素放在飛船上被炸到只剩一隻手我黑人問號)所以柯本作為英雄,不意外的接受任務,要保護麗露,前往尋找其他四個元素,然後拯救地球。

電影以下的片段就可以省略不說,電影的最後,作為《第五元素》的麗露,也就是蜜拉喬娃維琪(Milla Jovovich)所飾演的這個少女麗露,最後囿限在布魯斯威利的大男人主義髮線漸漸退後的大英雄氣息之下,在他深深的一吻後,明白了什麼是愛,救了整個地球。原本這個角色做為一個帶有賽博龐克氣息救世主,可以被賦予更深刻的意義,卻還是被限制在主流價值觀之中,我認為這是這部電影雖然經典,但無法真正成為某種象徵的原因之一。

好像不那麼賽博龐克?

這部電影捧紅了蜜拉喬娃維琪,她在這部電影中的演出相當的出色,特別是她所飾演的麗露這個角色,對人類製造出戰爭所造成的毀滅而感到失望的那一場戲,在她的眼中,可以清楚傳遞出某種抽離的迷幻色彩,整部電影裡,都可以感受她那種「神人」或是「超人類」的特質,一方面單純清透,另一方面又有某種洞悉人性的穿透力。

「反烏托邦」確實是賽博龐克電影中的終極特質,特別是上述那一幕戲,透過麗露的絕望,來暗示人們不要再次讓戰爭成為人類世界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另外就是科技生活中,不斷違反規定而被盯上的男主角計程車司機柯本,一個超高科技的世界,但是人類卻活在階級複製以及全天候監控之中,這點也非常地賽博龐克,但似乎我們所處的時代,也有某些國家試圖開始建構這樣子的社會模式,這種科幻與真實的似曾相似感,或多或少也在暗示著我們必須要選擇或是接受,一個犧牲自由受制於科技的世界可能將要出現。

對於戰爭以及腐敗政治的諷刺,大概是這部電影最為直接的諷喻。當然這一點本來就非常地賽博龐克,但換個角度來說,非常多的導演都會試圖在自己的作品中,運用這種方式想要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或是終極關懷。另一方面也展現出,無論這個世界有多麼地封閉甚或是腐敗,總會有英雄跳出來,在黑暗中,點燃一盞燈,不如此,無論是賽博龐克或是任何電影,都會走向無止境的虛無之中。

那麼我們的世界是否會有人那麼深刻地去反省世界的異化?是否也會存在著這般,蟄伏在未知領域的救世主呢?我想這也是盧貝松想要透過電影想要問的大哉問之一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IAN討厭想標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