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美墨長城之外:拉美移民「南漂」智利,9000公里的生死試煉

【圖輯】美墨長城之外:拉美移民「南漂」智利,9000公里的生死試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的主要焦點都放在情況危險的地中海與美墨邊境移民問題,但對智利和其他相對富裕的拉美國家所面臨的移民壓力,卻鮮少留意。這些經濟較穩定的拉美國家,正在承受委內瑞拉等貧困國家的大規模移民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期圍繞在中南美洲的重大議題,就是源源不絕湧入美墨邊境的拉美移民。這群移民在墨西哥政府和美國邊境之間徘徊,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把美墨長城當作他的重要邊境控管政策。

然而,移民除了「北漂」之外,更有許多人踏向更少人關注的「南漂之旅」。

RTX6IXQJ
古巴的男性移民托瑞斯,遭警方逮捕後銬上手銬|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沒有月光照耀的黑暗中,很容易在智利附近的沙漠迷失方向,不少的古巴人就經歷過這一段,直到他們抵達邊境的入境哨口。

31歲的男性托瑞斯(Yoniel Torres)是一名有兩個孩子的父親,當警察拿著手電筒靠近他時,他把隨身的行李放到地上,並把雙手舉高,隨即被警察逮捕。「某個人口販子把我從秘魯邊境的塔克納(Tacna)帶過來。這一路過來真的太可怕了,路途很兇險,但我只是想找到更好的生活。」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智利在南美洲的人均GDP最高,政府貪腐指數也最低,治安與謀殺率也是南美最佳表現。

RTX6IXQZ
智利邊境警察望向秘魯,搜尋可能的非法移民|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如托瑞斯這樣的場景,幾乎天天都在智利狹長的陸地邊界上演。目前智利正在加強對移民的控管,今(2018)年3月11日上台的右翼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12月9日時宣布不簽署聯合國的《全球移民契約》,認為該契約出賣智利國家主權;12月19日聯合國大會通過《全球移民契約》,智利投下了棄權票。

全球的主要焦點都放在情況危險的地中海與美墨邊境移民問題,但對智利和其他相對富裕的拉美國家所面臨的移民壓力,卻鮮少留意。這些經濟較穩定的拉美國家,正在承受委內瑞拉等貧困國家的大規模移民潮。

RTX6IXQA
智利邊境時常散落這些移民的衣物|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像托瑞斯這樣的移民,路上加空中交通跑了9000公里到智利的人不在少數。這些移民,必須在智利、秘魯、玻利維亞交界處流竄,還得承受亞馬遜雨林的濕熱,以及高山的險峻和沙漠的劇烈溫差。

在短短不到30年的時間裡,進入智利的合法移民增加六倍之多,從1992年的11萬4500人,激增到去(2017)年的74萬6465人。

RTX6IXQ8
來自古巴的非法移民赫雷娜(Mislady Herrera),遭到警方逮捕|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此外,非法移民人數也迅速攀升,尤其是在智利與秘魯邊界,智利警方在今年1月至11月間,就逮捕至少2200名試圖非法闖入的移民,比去年同期增加80%。

警方表示,很多人選擇支付約3000美元的報酬給協助偷渡者,帶他們走偏遠地區避開警察,冒險穿越數十年前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埋在邊境的地雷區。

RTX6IXQF
這是一名年約40歲的玻利維亞非法移民,化名為Elvis,在智利與秘魯邊境工作維生|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智利邊境的首席檢察官羅培茲(Javiera Lopez)表示,移民處在社會的弱勢,常常遭到性侵和搶劫。

「有些傷疤永遠也不會癒合。不僅是旅途造成的,更是抵達智利後產生,因為他們會發現情況與他們想像的完全不同。」羅培茲如是說。

RTX6IXQ4
34歲來自委內瑞拉的移民安潔拉(Angel Torres),在智利一間委內瑞拉餐廳打工|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