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騰園差點被「依法」解散,屏東「孤鳥」議員蔣月惠宣布參選立委

羅騰園差點被「依法」解散,屏東「孤鳥」議員蔣月惠宣布參選立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屏東市拆遷案爆紅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天宣布將參選立委,修改與社福機構息息相關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因屏東市拆遷案爆紅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31年前就創立社福協會「羅騰園」,收容並訓練身心障礙者。但因為羅騰園協會2年來都沒有依法召開會員大會,也沒改選理監事,被屏東縣府要求解散。今(26)日,蔣月惠雖然召開會員大會,但也在同一天宣布,將參選立委,修改與社福機構息息相關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輔導2年都不改善,蔣月惠的羅騰園差點被迫解散

因屏東市公勇路拆遷案咬警風波爆紅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年在屏東市選舉區以第一高票連任議員成功,並將參選回饋金50萬元全數回捐給自己成立的社福協會「羅騰園」。

然而,21日下午,蔣月惠在臉書上貼出屏東縣政府的來函,表示將解散羅騰園。屏東縣政府函文指出,蔣月惠所創立的「羅騰園肢體殘障服務協會」因沒有依法進行理監事改選、也沒有召開會員大會,屏東縣政府社會處經2年多次輔導,都沒有改善,社會處20日起,依《人民團體法》58條規定,予以解散處分。

《蘋果日報》報導,屏東縣府社會處長劉美淑表示,行政單位是依法行政,不能在知道有人民團體未依法作業但公部門卻不作為,故縣府今年即清查轄內共2200多個人民團體,於今年7月、10月要求83個未依法申報相關理監事、會員大會會議紀錄及財務營運報告等的社團依法作業,目前仍有51個社團未依法提報,羅騰園只是其中之一。縣府一切依法作業,並無針對性。

但蔣月惠臉書上批評,「縣政府來硬的,硬把活生生有在運作的團體,冠上法條、活埋。」 她在臉書貼文強調,「我很不甘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羅騰園事工,從不跟政府申請補助,也不跟財團企業募款,靠自己自力更生,卻因著法條限制要勒令解散,資產流落在縣府或其他的人手上。羅騰園提早流產,或者服務的品質變質,那是我一生的遺憾。」

蔣月惠甚至說,「應該廢除人民團體法,一點意義都沒有, 反而成立之後,只會跟政府拿經費辦核銷,社團的運作沒有多大的功能。」

不過,蔣月惠21日晚間受訪時表示,為了收容的孩子,「不得不低頭」,因此仍然選在今(26)日,召開羅騰園協會的會員大會,《蘋果日報》報導,屏東縣政府社會處也派員指導,最後順利選出新任9名理事及3名監事,並由蔣月惠連任理事長,羅騰園協會面臨的解散處分暫時得以解決。

羅騰園「收容中心」沒有合法立案,蔣月惠:理監事是我的夢魘

但今日,蔣月惠也表示,將投入2020年的立委選舉。她說,經羅騰園事件,她才發覺目前有許多法令早已不合時宜,如《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對中、輕度朋友學習及成長,是一種障礙,她說,「如果能當選立委,想先修《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是蔣月惠多次抨擊的法條,也與這次羅騰園協會被迫解散息息相關。

蔣月惠受訪時表示,之所以遲遲不願召開會員大會、改選理監事,是因為她說「理監事會議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夢魘」。

目前羅騰園的業務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提供身障者培力、二是提供身障者吃住的24小時收容中心。身心障礙者培力是訓練他們做手工皂、藝術品等義賣、參加課程,這些都可以藉由「協會」來執行。經過今天的會員大會,「協會」存續無虞,就能繼續進行身障者培力的工作。

但「24小時收容」對身障者影響較大,必須另外立案為「全日型機構」,並符合《身心障礙福利機構設施及人員配置標準》關於人員配比、消防設施、衛生設施的規定。而羅騰園的收容中心,至今仍處於違法狀態。

而機構未立案,成為蔣月惠與理監事間的衝突原因。蔣月惠說,「有些理監事會覺得我違法,他們不願意,所以有些就自己離開這個社團」,但她強調,「協會只能做辦活動的,比如辦一次活動我給100人吃飯,但我不願意我請100個人來吃飯,結果我一個也沒照顧好。」

她說,自己真正想做的是,透過收容中心好好的照顧身心障礙者,「我是把這些孩子當作家人,免費提供吃住,比如說你會掃地我就讓你掃地,你會煮飯我就讓你煮飯,再增加他們的能力。如果送到機構去,這些人是無法做這些事情的。」

此外,蔣月惠也提到,「機構又要受到《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的約束,比如我不能帶他們出去募款、賣東西啊。」她說,「我不知道《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的內容是什麼,但我因著身心障礙保障法超收被開罰六萬。」

做愛心有多難?政府為什麼要訂立麻煩的法規?

但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滕西華表示,其實像羅騰園這樣「提供吃住,讓身心障礙者接受一定程度的訓練」就是所謂的「全日型機構」,早已規範在《身心障礙福利機構設施及人員配置標準》中,只要立案合法,她照顧身心障礙者的心願跟法條並不衝突。

滕西華表示,之所以需要立案管理,是為了避免機構只是把心障礙者「養在那裡」,白白領政府的補助,但卻不提供任何活動或社會訓練,可能讓身心障礙者的身心狀況更加退化。

滕西華也解釋,義賣之所以被開罰,可能是因為沒有依照《公益勸募條例》進行申請。滕西華說,為了避免不肖業者消費身心障礙者,帶著他們到街上義賣博取同情,但義賣後的金錢卻沒有回饋到身心障礙者身上。

《公益勸募條例》規定,公益義賣必須向地方政府或內政部申請,並在申請書上載明義賣成本多少、金錢將用在哪些事物上等資訊。滕西華提到,2016年紅十字會引起爭議,就是因為義賣後有15%的義賣收入被列為「內部成本」,沒有回饋到弱勢者身上。

滕西華說,從原有的狀況,轉型成合法立案的機構,的確會遇到許多挑戰。最主要就是「財務面」跟「專業面」兩方面。滕西華説,因為政府針對機構有一些消防、衛生、人員的規定,有些需要花大錢才能完成(編按:光是要符合消防安全法規,就可能必須改變建築物結構,可能需要耗費數十萬甚至上百萬)。而「專業面」是指人員資格管理方式必須受到政府監督,必須聘請有專業的人,「不再只是有愛心的志工就好」,活動也都必須做成紀錄。

滕西華以龍發堂「感情鍊」為例,龍發堂曾經用鐵鍊鎖,把多名精神病患所在一起,稱之為「感情練」,作為他們訓練的一部份。滕西華如果政府沒有管理,就會出現許多像這樣不符合人權的「管教」方式。滕西華説,這些文書往返當然很煩瑣,可以檢討、減少,但不能沒有。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