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用錢計算,難怪我郊遊兩天就「賺」了39萬

PHOTO Credit:Mingho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雷教授計算,郊野公園浪費寶貴地皮,阻住起屋( 妨礙建屋),令全香港人捱貴租;運算一番後,原來香港人平均而言,「每人到訪郊野公園一次,其背後的社會成本是23,040元!」(感嘆號為雷教授所加。)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多謝雷鼎鳴教授提醒,這兩天,我行山,真係開心到見牙唔見眼(笑不攏嘴),我這個下流中產終於抬起頭來。

根據雷教授計算,郊野公園浪費寶貴地皮,阻住起屋( 妨礙建屋),令全香港人捱貴租;運算一番後,原來香港人平均而言,「每人到訪郊野公園一次,其背後的社會成本是23,040元!」(感嘆號為雷教授所加。)

昨天,我們一行四人,行石澳郊野公園龍脊,4 x 23,040 = 92,160,兩小時多的行程,我們賺了九萬多,每人時薪極高,大約是9,200。

是日,一行十三人,行馬屎洲地質特別地區,13 x 23,040 = 299,520,兩天加起來,賺了391,680,香港真的遍地黃金。

一行十三人,半天就賺了三十萬 Photo Credit: 區家麟

雖然,那不是真的錢,但是每當想起,全隊人步步千金,閑來行一次山,社會給我們付出的成本天比高,我真係感激流涕。

這個政府的權貴,失驚無神就話要發展郊野公園,雷鼎鳴甚至說得出「大多數不大使用郊野公園之人正在大幅地用昂貴的租金去補貼行山。這是否社會中另類不公?」還問︰「是否愚蠢之極?」

咁愛計「社會成本」,為何不計算一下,鏟樹毀林開山劈石破壞環境的污染成本?

為何不計算一下,水土流失、影響香港水源的社會成本?

為何不計算一下,現行農地管理鬆懈,令新界大量平地囤積荒廢的社會成本?

為何不順道公布,丁屋政策令土地資源不能善用的社會成本?

為何不計算一下,認受性稀缺的689管治,香港已付出多少社會成本?

有價值的東西,常常難以量度;但經濟學者最喜歡把能量度的東西,就當成有價值。

甚麼東西最易量度?錢、GDP。


一篇舊文《GDP崇拜考》,供參考。

在澳門閑遊,參觀新賭場,幻彩霓虹噴水池旁,珠寶名表店櫥窗的耀眼銀光,閃亮得刺痛眼睛。陳列窗裡,有一只瑞士名表,表殼鑲滿碎鑽,配以七色卡通字型的數字。

表帶夾著小小價錢牌,好奇心起,賣多少錢?

標價232萬。

GDP這回事,很奇妙,若有遊客「消費」了這手表,大致上扣除入口差價,就成為GDP。貪官豪客手氣壞,賭桌上輸錢,三分一是賭稅,成為政府收入,庫房滿溢之後,政府開支一擲千金,不計成本效益,都算進GDP。(見前文「GDP全球第一,澳門你高興嗎?」)

經濟學家Diane Coyle的新著《GDP溫情簡史》 (GDP, a Brief but Affectionate History) 指出 GDP 的虛妄。上世紀四十年代,英美皆需要設計一套完善的統計方式,量度國家經濟生產,現代GDP計算方法雛型漸現。當年曾有論辯,量度經濟總值應考慮人的生活質素,例如,軍費開支不應計算在內,因為戰爭明顯不符合公民福祉,但礙於戰時形勢,龐大生產力用於戰爭,若不計算軍費,數字難看,亦於理不合。

顧名思義,「生產力」只計算「生產」所得,例如,數據只量度生產了多少雙鞋,卻不會計算鞋是否耐用;高鐵的龐大投資,基建用錢都屬GDP一部分,卻不會考慮經濟效益與環境災難。很多建設與消費,未必對大眾有禆益,例如治安差要興建監獄、糾紛太多要付訴訟律師費、或煙草公司賣廣告的開銷,一一都算進GDP。

相反,一些有意義的活動,GDP無法量度,Coyle舉例︰老師的生產力如何計算?難道要計他「處理」過的學生數目?現行GDP計算方式下,家庭主婦「生產力」甚是吊詭︰若兩位家庭主婦,各自照顧自己子女,沒有薪金收支,不計GDP;若兩位鄰居對調崗位,收取報酬照顧別人的子女,薪金收支就算進GDP了。

「發展是硬道理」的信徒,正是崇拜迷信GDP之推手。早陣子中央官員及特首梁振英,都說過「發展中的問題,需要用發展去解決」,正是GDP迷信的深化神化版,他們把「發展」高放殿堂正中,叫單純百姓膜拜,成為中國當代新宗教,進而宣揚這樣的思維︰若「硬道理」出問題,怎麼辦?不要緊,繼續發展就能解決問題。

在內地,軍費與維穩費大幅增加,屬於政府開支,又可算進GDP。維穩成為「新興行業」,養活強大的公檢法系統,人民得到甚麼?更嚴厲的網絡監控、滿街的視像監察系統、異見人士有國安人員全天候關心。

「大老虎」周永康的驚人貪腐案,正正彰顯,發展中出現的問題,不能單靠發展解決。不公平的制度、缺乏監督的體制下,更高的GDP,只會鞏固既得利益者的權位。所謂「反腐見成效」,大家不必拍手稱快,不要高興得太早,法律成為權鬥的工具,體制聞風不動,再多的GDP紅利,只會成為權貴的禁臠,培養一代又一代的大老虎。

再看香港,國家機器鋪天蓋地,以「打擊經濟」、「企業撤資」、「動亂之都」為名,灌輸經濟發展至高無上的假象,企圖恐嚇香港人不要爭取,乖乖就範,滿足於GDP。

真正能摧毀香港的,不是GDP數字的短期呆滯,而是權力之爪長年危害法治、權貴軟硬兼施叫傳媒下跪、特權階級黨羽成群佔領高位,才會令香港萬劫不復。

有價值的東西,我們難以量度;但我們不能輕信政治宣傳,把那些能量度的東西,就當成有價值。


又講多次,郊野公園根本極少地可以起樓,我很相信,講得出「發展郊野公園」這種話的人,根本極少去郊野公園。參考:郊野公園建天空之城?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標題「我們兩天賺了39萬」,原文見於潮池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區家麟』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