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相片「地球初升」50周年 阿波羅8號太空人:派人上火星是愚蠢的

經典相片「地球初升」50周年 阿波羅8號太空人:派人上火星是愚蠢的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日是「地球初升」拍攝50周年,當年拍照片的太空人批評NASA的火星探索計劃愚蠢、昂貴。

1968年的聖誕節前夕,阿波羅8號的三位太空人在月球軌道向地球作電視直播,沒有人告訴他們要為地球拍沙龍, 但太空人Bill Anders從阿波羅8號的的小窗向外望,見到漆黑的宇宙中,一顆漂亮而脆弱的藍色行星,他隨即拍下了堪稱史上最著名照片之一的「地球初升」(Earthrise)。

50年前,沒有人見過地球在月球的地平線上升起,Bill Anders拿起入了70毫米彩色膠卷的Hasselblad,將焦點設置為無限遠,通過長焦鏡頭拍下這個景象。當美國太空總署(NASA)發放這張相片後,獲得空前熱烈的反應,全球各地的人都為這顆看不到國界的藍白色行星而驚艷。

「地球初升」不是首張由月球拍攝地球的照片,但它卻有著特殊地位,因為這是直接由太空人拍下,而不是某個衛星傳回來的照片。照片上細小的地球有如寶石,卻又非常脆弱渺小,從太空回望,地球在薄薄的大氣保護下,萬物得以生長。

「地球初升」被印在郵票、雜誌上,它的「哲學」意義也隨著年月不斷累積,最常見是用於環保運動。就連拍攝者Bill Anders都覺得它帶著一個訊息:「在這裡,我們總是忙著打對方,威脅要發動核戰、恐懼襲擊。然而這是我們唯一的家園,這太令人驚訝了。」

「它也完全改變了我的宗教信念。什麼都得聽教宗的,每人頭上都有無敵神算在計算著你做了多少好事,這一切都毫無意義,我自此成了(科學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同道人。」

如今Bill Anders已是一個老人家,他認為人類探索火星的計劃是太昂貴,甚至愚蠢的計劃。

「我不是反對探索宇宙,但我反對令本已負債纍纍的國家百上加斤。」他質疑NASA已淪為僵化機構,只顧維持員工忙碌工作,保住營運規模,不問計劃本身意義有多大。他認為大眾對於探索火星根本沒有很大興趣。

曾任阿波羅8號計劃指揮的Frank Borman則唱反調,在接受BBC訪問時說:「我堅定地相信我們要探索太陽系。」不過,對於馬斯克(Elon Musk)和亞馬遜(Amazon)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都大搞私人火星探測計劃,Frank Borman也是負面評價:「我認為有很多關於火星的炒作都是無稽之談。馬斯克和貝佐斯說要在火星上殖民,這根本是無稽之談。」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