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上帝,由我定義:中共如何敵視與清洗基督徒?

你的上帝,由我定義:中共如何敵視與清洗基督徒?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一名生長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人,如果從來沒有接觸過福音資訊,你不會覺察到這樣的嚴密管控。但若你接觸過福音,甚至是一名基督徒,你才會發現這些控制的嚴重以及控制的無處不在。

文:雷志鋒(中國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律師,在中國執業16年,現暫居美國)

中共當局正對位於四川成都的秋雨聖約教會實施規模空前的一場清洗,該教會包括王怡牧師在內的十多名負責人,分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經營、尋釁滋事等刑事罪名被抓捕。教會及教會所創辦的神學院、少兒聖經學堂等機構一併被取締,僅僅秋雨聖約這一間教會,被抓捕及抓捕後再釋放的會眾,就已多達百人以上。

其實,中共政權全國範圍內針對整個基督徒群體的迫害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只是中共善於對宗教信仰實況的包裝美化,再加上對言論的嚴格管制等原因,外界對這場以國家名義發動的對基督徒發起的隱蔽、持續性宗教戰爭的嚴重性知之甚少。

筆者自身是一名在家庭教會敬拜上帝的基督徒,同時又是曾在中國長期執業的律師,現以親身感知的中共對打壓基督徒的本質及慣常手法予以揭露。

對基督教會的國家壟斷化

中共崇尚唯物主義,宣稱沒有神,但是,卻試圖控制全國的基督教會,妄圖所有教會都是共產黨管理或者創設,但這一企圖和做法較為隱蔽,唯有通過剖析其所頒佈的宗教管理法律及實踐的具體操作手法才得以現其端倪。

中共從來不會承認有限制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實存在,不僅不會,其頒佈的憲法還有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看起來十分漂亮的條文,但是這些條文從來就不會遵守,因為所謂信仰自由的保護前提,只有它認為所謂合法的信仰才行,而信仰上合法與非法,讓崇尚無神論的共產黨官員來判斷本身就荒誕無比。其次,在所謂法律層面,則根本就沒有一個具體、明確的法律檢驗尺度,而實踐中的執法部門的執法標準,則是所謂領導人講話、公開或秘密的檔案、互相矛盾且繁雜所謂宗教政策之中。

以憲法為例,就規定了「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的條文,看起來相當不錯,但玄機卻就是句中的「正常」二字,非它所控制或者乾脆就是它自己開設的,像秋雨教會這樣的家庭教會,它當然不會認為是正常宗教活動;再如,中共大肆渲染的所謂宗教管理法治化里程碑式的,由國務院頒佈新修的《宗教事務條例》,儘管裡頭並沒有一句的具體條文判斷非官辦「二會」(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中國基督教協會)之外的任何教會「違法」,只是宣稱教會登記的目的是為了維護信眾的合法權利。

立法宗旨看起來「非常的好心」,並且做為政府要求教會形式上的登記本身也沒有太大問題,但問題是,這個條例裡設定的申請登記主體須是「二會」成員,全國所有像秋雨教會這類的家庭教會,想要登記首先得加入「二會」成為會員才行,否則連提出申請的主體資格也沒有;而不去登記,則就不是它所宣稱的受到法律保護的宗教信仰了。

在中央和地方層層設立的「二會」,與管理宗教事務的行政機關民族宗教事務管理局(民宗局)合署辦公,人事、資金安排全都由其一手操辦,因此這個「兩會」系統下設立的所謂教會,已違背普世教會所認可的「政教分立」原則,淪為中共在宗教界的週邊組織而已(愛國統一戰線)。

中共就是通過若干這些「巧妙」的制度設計,正在試圖控制全國的教會,要實現教會的全部的官辦化。

RTX5FTJO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壟斷神學思想

中共不僅形式上要壟斷教會的開設,而且還要壟斷神學思想。根據《宗教事務條例》的規定,所有基督教神學院都必須由這個「二會」才能開辦。全國性神學院都由國家級的「二會」設立,全省性的神學院都由省一級的「二會」開設。這些神學院的領導竟然是具有國家編制,屬於國家事業單位、國家幹部。

這些官辦神學院的招生物件,一般都是「二會」系統內推薦的學員,而其所受所謂神學教育,則是「信聖經、但不完全信」的「新派神學」。一般而言,只有經過這些中共神學院培養的「愛黨愛國」,意即把中共這個政黨以及國家至於上帝的愛之上的神學觀點接受者,才能做為教會講員、按立牧師,只有這樣的神學思想才是中共認可的正統神學。中共就是這樣通過「二會」控制的教會系統裡宣講這樣神學思想。反之,對於不符合自己神學思想的,則動用國家機器進行消滅。

筆者在以辯護人身份為受迫害基督徒辯護的案件中發現,多地法官不約而同引用中國公安部邪教用書判斷的機密檔,將旅美華人佈道家馮秉承所著《遊子吟》、考門夫人所著《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等一般為普世教會所認可的靈修書籍列為邪教用書,並將使用這些書籍的基督徒按照「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刑定罪。

一個號稱人民的法院,用來將公民定罪的居然是一份秘密檔,各地法官的統一做法,都只是將這份判斷以口頭方式告知辯護人,拒絕接受辯護人對這份檔本身的真實性、合法性進行任何的質證。

除了上述做法外,中共各級政權組織還通過宗教政策文獻方式,對屬於教會內部事務的牧師按立、財務管理,甚至講員跨區域講道進行禁止等手段控制教會的神學思想。現在發展到一些教會的講臺在開始敬拜上帝前,先由政府邀請的人首先進行愛黨愛國教育,而這些走上主日講臺的人,可能是中共官員、員警,甚至是僧人。一些教會已被強迫安裝上視頻監控設備,講員所講授內容需接受中共的審查。

中共最近甚至在醞釀放風,要按照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標準來重新翻譯聖經。

RTR1YJLX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控制福音資訊傳播

首先,在出版領域。除非官方的「二會」,在傳統出版方面,福音書籍的出版、福音廣播、電視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從來就不允許出現。即使官方「二會」出版的有限出版物,也嚴格限定傳播範圍——不可在任意一家公開營業的書店出售,只能在內部流通。即使《聖經》的印刷出版,同樣也這樣,只能經由官辦「二會」才有資格,同樣也禁止公開出售。公眾從來就沒有機會通過公開管道獲得《聖經》。若違反上述條件,則中共的文化稽查部門,則以非法出版等理由罰款、扣押,甚至啟動刑事司法程式,按照「非法經營罪」的刑事罪名構陷。對秋雨教會這次的清洗中,有基督徒就是套用的這個刑事罪名。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