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人》:耶德瓦布內小鎮的猶太大屠殺,德國人僅僅在一旁按下了快門

《鄰人》:耶德瓦布內小鎮的猶太大屠殺,德國人僅僅在一旁按下了快門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讓我們來了解這起大屠殺事件發生時更廣義的背景。當時,在耶德瓦布內掌管生殺大權的無疑是德國人。未經他們的許可,不可能進行任何持續且有組織的活動。德國人是唯一能決定猶太人命運,也隨時可以阻止大屠殺的關鍵角色。但他們沒有介入。

文:楊・格羅斯(Jan T. Gross)

同一時間,耶德瓦布內的鎮政府正在重組。馬里安.卡羅拉克(Marian Karolak)成為鎮長,他最親近的共事者有瓦西萊夫斯基(Wasilewski)和約瑟夫.索布塔。我們至今仍無法詳細列舉鎮政府在那段時間裡所做的事,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們與德軍協商並最終對耶德瓦布內的猶太人展開屠殺。

當地的波蘭人很清楚即將發生的事(一如拉茲沃夫的波蘭人提前知道大屠殺的爆發)。涅瓦維茨基的表妹朵拉.佩茨諾維奇(Dvojra Pecynowicz)和米特克.奧歇維克(Mietek Olszewick)(後來藏身維日考夫斯基〔Wyrzykowski]家中的七名猶太人之一)都收到來自波蘭友人的警告:一場大災難即將來臨。16歲的涅瓦維茨基力勸舅舅嚴肅看待警訊,但長輩們嘲笑他胡思亂想,並指出猶太人已在德軍占領的華沙生活了2年。事實上,早在屠殺展開前,許多居民肯定都已得到確切消息,否則鄰鎮的波蘭人不會在7月10日不約而同聚集在耶德瓦布內,就像來趕集一樣(而那天並非趕集日)。

7月10日的耶德瓦布內猶太屠殺,即是由鎮長馬里安.卡羅拉克一手策畫,幾乎每一份證詞中都有這個名字。他向所有人下達命令,自己也全程參與了屠殺行動。他絕對是主導這場悲劇的惡魔。其餘被指控為主謀的人,也都是鎮議會的成員。道路看守員米奇斯瓦夫.吉爾瓦德(Mieczysław Gerwad)扼要地指出毛骨悚然的凶手群:「整個鎮議會都參與了這場屠殺。」

最初是誰先提出大屠殺行動——德軍(如瓦瑟什塔因所說的「命令是由德國人所下達」)?抑或耶德瓦布內鎮議會成員?如今已經無法追究清楚,但這也是一個學術問題,因為雙方顯然在這件事及實施手段上迅速達成了共識。「我在哥哥齊格蒙特.勞丹斯基(Zygmunt Laudański)的指示下,開始為耶德瓦布內憲兵隊工作。」陳述者是耶日.勞丹斯基(Jerzy Laudański),事發時他只有9歲,是當時最年幼也最殘暴的行凶者之一。以下是他的陳述:

1941年的某天,4-5個蓋世太保乘著車來到鎮裡,他們在鎮政府談話,我們不知道他們在談些什麼。過了一段時間,鎮長叫我們把所有波蘭居民召集過來。叫來居民之後,鎮長命令他們把猶太人趕去主廣場,假裝讓猶太人服勞役,大家照做了。那時我也參與了這場行動。

許多資料都證實蓋世太保曾來到耶德瓦布內,儘管細節上不盡相同,例如是在大屠殺當天來的還是前一天?「在大屠殺開始之前,」卡羅爾.巴登寫道,「我在耶德瓦布內鎮政府前看到蓋世太保,但我不記得是在大屠殺當天還是前一天。」亨里克.克里斯托夫奇克(Henryk Krystowczyk)也告訴我們,鎮議會「與蓋世太保簽署了關於燒死猶太人的協定」是,但他並未親眼目睹此事,只是重複了「從很多人」口中聽來的訊息。我們也無法再從其他證人或參與者口中得知任何關於這份協定的資訊,因為唯一留下證詞的鎮議會成員是約瑟夫.索布塔,而他的證詞中可用資訊實在不多。無論如何,鎮議會和德國人在謀殺耶德瓦布內猶太人一事達成了共識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共識達成過程的具體細節是我們要討論的第二件事。耶德瓦布內的波蘭人已經清楚表明對「鄰人」的殺意——不僅體現在鎮議會成員與德國人的談話,還體現在居民的實際行動上。德國人很可能給了鎮政府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可以對猶太人為所欲為。如果參考我在後文引用的一名憲兵長官的憤怒申斥,那麼協議的期間應該是8個小時。然而,我們想盡可能詳細理解的是以下的問題:德軍在大屠殺行動中具體扮演著怎樣的角色?當天有多少德國士兵待在鎮上?他們做了什麼?

德國憲兵隊在耶德瓦布內設有一個前哨站,由11人組成。我們可以根據不同的資料來源推斷,屠殺行動的當天或前一天,一群蓋世太保乘車抵達鎮上。約瑟夫.日盧克(Józef Żyluk)的證詞中「我當時正在鍘乾草,耶德瓦布內鎮長從草原走過來對我說:『去把所有猶太人帶到廣場上。』然後我就跟他一起去了。」

在我們收集到的資料中,「憲兵們」一詞(或更常出現的「一名憲兵」)會頻繁出現,用來解釋為何拉莫托夫斯基案的部分被告會出現在主廣場和穀倉附近。因此,在一份更典型的證詞中,切斯瓦夫.利品斯基(Czesław Lipiński)在法庭上陳述尤雷克.勞丹斯基(Jurek Laudański)、歐根紐什.卡里諾夫斯基(Eugeniusz Kalinowski)和「一個德國人」來找他的過程,以及他們如何一起把猶太人召集到廣場上;卡羅拉克和瓦西萊夫斯基另外找來菲力克斯.塔納茨基(Feliks Tarnacki)看管猶太人,一名猶太倖存者證詞指出塔納茨基「和一個蓋世太保一起把我趕到廣場上」。這天,憲兵站雇了瓦迪斯瓦夫.米茨尤拉(Władystaw Miciura)來做一些木工,其中一名憲兵叫他「去廣場上看守猶太人」。不過,德國憲兵獨自下令讓某人參與行動的情況僅此一例。憲兵通常會和鎮議會成員一起巡視。

現在,讓我們來了解這起大屠殺事件發生時更廣義的背景。當時,在耶德瓦布內掌管生殺大權的無疑是德國人。未經他們的許可,不可能進行任何持續且有組織的活動。德國人是唯一能決定猶太人命運,也隨時可以阻止大屠殺的關鍵角色。但他們沒有介入。就算他們曾建議波蘭人放過一些猶太家庭,也肯定沒有提出若不照做就嚴懲的警告,因為所有的猶太人最終都遭到殺害。最諷刺的是對猶太人而言,德國憲兵站竟然成為案發當天鎮上最安全的地方,一些猶太人得以倖存下來,僅僅是因為他們當時剛好人在憲兵站。但毫無疑問地,如果德軍未曾占領耶德瓦布內,鎮上的猶太人也極可能不會遭受鄰人的屠戮——這個結論並非毫無意義,耶德瓦布內猶太人的悲劇是希特勒對猶太人發起的殘暴戰爭中的一段插曲。然而我們必須承認,1941年7月10日耶德瓦布內的猶太屠殺中,德國人的直接參與極為有限,他們僅僅在一旁按下了快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鄰人:面對集體憎恨、社會癱瘓的公民抉擇》,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格羅斯(Jan T. Gross)
譯者:張祝馨

成功挑戰二戰主流史觀,大屠殺歷史寫作經典!
「為何惡魔在這座小鎮裡橫行?」——1941年的炎熱夏日,波蘭耶德瓦布內小鎮裡一半的居民謀殺了另一半居民。

暴力的陰霾籠罩了整座小鎮。
鎮上的猶太人像狼群中待宰的羔羊,他們被棍打、溺斃、砍頭、焚燒……
然而這一連串殘忍的暴行並非出自人們熟知的「納粹」,
而是擁有真實面孔和姓名的波蘭人,
是這些受害者過往所熟識相交的人們:他們的同學、朋友、向他們買牛奶的人以及在街上閒話家常的人——同住在小鎮裡的鄰人。

「大多數是年輕男人,他們非常享受抓捕和折磨猶太人的過程。」
「暴徒們拉著手風琴、吹著笛子,來掩蓋婦女和孩子的尖叫聲。」
「那些劊子手愈來愈興奮,殺人的節奏也愈來愈快、愈來愈瘋狂。」
「儘管事發之後一片慘狀,他們還是搜刮死者身上的財物,因為據說猶太人會把值錢的東西縫進衣服裡。」

證詞、證據、凶手、殺人動機……參與犯罪的隊伍隨著真相大白不斷擴大。
作者耗費數十年抽絲剝繭,展開比偵探小說還懸疑迭起、驚心動魄的歷史解謎!
人類現代史上公認的受害者「波蘭人」,原來也是屠殺的加害者?!

在面對和你敦親睦鄰的朋友同學、老師校長、鞋匠花匠或理髮店老闆娘……那些走在路上都會忍不住停下來閒話家常的親密情誼,是怎麼在一夕間消失無蹤?那些親密的鄰人們又是如何心甘情願地成為拿著斧頭棍棒的劊子手?

  • 為何人會對周遭的暴力與仇恨冷漠以對?
  • 我們又該如何不跨過那道蔑視人命的線?

本書引導讀者思考現代社會普遍潛伏的危險————

「一個社會的徹底癱瘓,最明顯的就是對憎恨(resentment)的制度化。服膺於憎恨的人們受慫恿而相互敵視,彼此間的敵意如獸性本能般水漲船高。社會中任何細小的裂痕都可能迸裂為鴻溝,任何對立情緒都會不斷惡化加劇。曾有一度,政府慫恿人們公開指責彼此,前者的隊伍靠著衝突謾罵不斷壯大,人們在無意識間逐漸不同程度地與政府共謀,鎮壓了他們自己。」——楊・格羅斯

getImage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