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車綁單計次收費」,這不是人頭稅,什麼才是人頭稅?

「機車綁單計次收費」,這不是人頭稅,什麼才是人頭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領有駕照的人口中,有92.7%都擁有機車,新制全面上路後,等於台北市擁有機車的居民和通勤者都要多繳400元以上的「人頭稅」——而且這麼做,也完全無法鼓勵民眾多搭公共運輸工具。

20年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執意推行人頭稅(poll tax)取代物業稅,而且沒有正視居有定所的大多數英國公民權力,將法案強渡關山,除了街友之外的所有選民都必須繳上稅,才會被視為是合格的公民,變相重演英國殖民地時代「無代表,卻納稅」的英國政治地雷區,最終導致當時史上最長的內閣制元首的鐵娘子踢到鐵板,黯然下台。

但人類從歷史當中學到的教訓則是:沒有任何人從歷史上真正學得教訓。

12月23日,柯文哲宣布要將目前在九大商圈中心區的機車綁單計次收費,在可預見的未來內,分四階段推行到全市總數21萬的機車停車格位。除了第一階段是延續目前的商圈蛋黃區收費外,第二階段將會優先針對捷運站周邊進行劃定,第三階段將會擴及市區所有主要幹道的路邊格位,第四階段則是深入台北市內所有的巷弄。

柯文哲甚至表示:「全世界大城市中,沒有像台北市這麼多機車的。」根據「阿伯」心直口快的特色,這種赤裸裸對機車的評論,按經驗法則,應當可以當作是柯文哲心中對台北市機車的第一印象。

事實上,柯文哲這不是第一次針對路邊的停車有過意見。早在第一任初期,柯市長就用過他的「柯氏力」劍指巷弄停車格位被長期霸佔的怪現狀,一進一出的輪換在部分地區更是家常便飯。但在市有地上道路劃設的路邊停車格進行計次收費之後,確實增加了汽車停車格位的流通率。

也許各位讀者會覺得:這次也許也只是一次針對停車位與交通的友善整理與整頓,但事情卻因為主角的不同,而有天差地遠的差別。

差兩個輪子,就是你的原罪

提到柯文哲首任一開始,就針對巷弄當中長期佔用市有路側停車的事情開刀,當時可說是讓所有台北的開車族歡聲雷動。因此當柯文哲用提振大眾運輸為由,再度揮刀砍向機車族的時候,當然會有很多人認為是機車族的推諉之辭。

但根據交通部統計查詢網的數字,全台灣目前領有牌照的機車總數(11月)是13,832,492輛,領有駕照的人口當中有92.7%的人擁有自己的二輪坐騎,反觀汽車的持有率僅僅佔領有駕照人口的34%。可見台灣人的機動車輛主力一直都是機車。交通部所公佈的2016年運具使用市佔率中,機動車輛佔43.2%,一直都比大眾運輸所佔的4成為高。

柯市長一直以來都以「國外大城」作為比較標的,當然知道4成左右的大眾運輸利用率,在已開發國家的城市當中是比較低的,因此他也排除萬難,與新北市共推了1280元大眾運輸吃到飽月票,但增加財務壓力之餘,卻沒有看到大眾運輸利用率有突飛猛進的成長。實施至今,台北市的公車運量僅僅略增1.8%、捷運運量也僅僅增加1.9%。因此擅長「切除病灶」的柯P,這次就要直接針對私有運具最大宗的白牌機車開刀了。

但機車真的是台北市交通的亂源嗎?答案是否定的。

機車的特點是機動性高,並且容易配合不同的交通工具選擇使用。許多雙北的機車族是將機車停在捷運站或幹線公車的熱點,再換大眾運輸工具進城。若今天是四輪轎車,基本上發動之後要勉強符合經濟效益,就必須直接開到目的地,一次性完成點對點的通勤。再加上汽車佔用的道路容量與停車空間都遠遠超過機車,機車僅僅佔3分之1個小客車當量(PCU);在不硬塞的前提之下,而停車空間一台機車更僅僅只需要一部轎車的6分之1。(在台北市扛過鄰車的朋友們應該都能作證,我這是超級無敵保守估計)

台北橋_機車1
Photo Credit:li-penny CC BY 2.0

機車在路政監理當中,一直都沒有造成更大的監理成本,事實上更均勻調配了台北市的通勤水準。就算不論一人汽車對於道路容量的浪費,機車族在各種被歧視的道路硬體設計之下,依然對現狀進行容忍,事實上已經為台北市政府交通局貢獻良多。

規定機車停車強制繳費,機車族可能更不搭乘捷運公車

所以今天假設按照市政府的普遍規劃:9點到18點對停在第一、第二階段的綁單施行區域,也就是商圈/通勤熱點與捷運站周遭,等於對於使用機車通勤到城內的大多數機車使用者,收取每週5次,單月至少400元的費用。

當然這些系統使用者可以改變戰術,從家門口開始就用非機動方式與大眾運輸重新安排通勤路線;但如前文所述,台灣的機車持有率是接近每一個持照人都擁有一台自己的機車,背後已經付出的稅金、折舊、保險、貸款、保養費用等沉沒成本,都是一個機動車輛使用者不容易放棄自己私人運具的關鍵原因。這些車輛躺在家裏不代表這些支出會被減少,除非真的發大願力將自己的機動車輛報廢,否則這跟菸品健康捐一樣,只是欺負使用者取代的動力極低且沒有替代方案罷了。

如果最後真的走到第三、第四階段,也就是不分幹道與巷弄都收費的時候,情況就會變得更加的惡劣。就如同柯文哲本人所宣示的,台北市在市有道路用地上的21萬機車格位,都將進行綁單作業,那代表無論是在台北市通勤、在台北市就學、在台北市設籍居住、在台北市租屋居住的人,只要持有機動車輛,即便你不是每天使用車輛,就必須繳納一週6天,一個月至少500元的機車停車費用。

我就請教柯市長:「若這不是對機車族課人頭稅,那是什麼?」

scooters_motorcycle_taiwan_機車_摩托車_交通_台灣_traffic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更甚者,如果今天你是一個租屋處物件有附設機車停車位的北棲族,那恭喜你!下次房東跟你議約的時候,房東會不會自動幫你把每月500元灌注進你的租金呢?答案八九不離十是會被「反應市場波動」吧,這個數字可能還低估了。所以這本質是人頭稅,並且只有在台北市擁有物業與機車停車位的「高級居民」才能被豁免,而使用「低端交通工具」的通勤人口,將不得不貢獻自己的人頭稅給大領主(市政府)或小領主(房東)。更別提針對非設籍台北市,以及跨越雙北通勤的機車族而言,這樣的「開徵雜費」正當性何在?

再者,徵收這樣的人頭稅,更會鼓勵所有的機車直接騎向他們的目的地。畢竟怎麼樣都要收$20元起跳的綁單費用,大家會將這視為沉沒成本的一部分,榨乾機車的使用價值,因此原本機車轉乘公車捷運的旅次,將會不再使用公車與捷運,台北市好不容易在歷經五線齊發、交通黑暗期,努力30年後,大眾運輸市佔率勉強超過4成,卻因為一個只見樹木不見林的市長立志要消滅「不體面的機車」,而前功盡棄,倒退30年嗎?

在有需要的地方創造流動性(如現行綁單的幾處熱點)事實上無可厚非,但誤把手段當目的,還真的沒幾個「國際大城」這麼硬幹,如果這樣叫改變成真 Keep It Possible,那我真的只能說:No Thanks。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