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密謀讓香港接手「中國製造2025」、美國或「冰封」香港關係

中國密謀讓香港接手「中國製造2025」、美國或「冰封」香港關係
Photo Credit: Damir Sagolj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近來政府嚴肅處理港鐵工程問題,到香港成為全國創科重地,到底會否惹來美國新一波施壓?中國改變香港的定調對未來10年帶來怎樣的影響?適逢2018年將近尾聲,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馬時亨大惑不解政府「寧放生政客、不放生港鐵」

RTX3FM5P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曾經,有人形容香港和中國的關係,彷如伊索寓言中「蠍子和烏龜(或金龜)」的關係,蠍子借用烏龜過河,說沒理由在途中刺傷他,未到岸便會同歸於盡,但悲慘的結局是蠍子忍不住本性還是刺死了烏龜。世事如棋,或者,今日的中港關係,更似是大自然世界螞蟻與蚜蟲的關係,螞蟻會監管一批批蚜蟲,利用他們互為依存,饑餓時會用觸鬚撥弄蚜蟲背部,吐取汁液當作食物、壯大族群;香港作為「前殖民地」城市,就是其中一隻蚜蟲。

還記得10天之前,港鐵主席馬時亨說了一句令許多人「驚呆」的話:

「(想不到)政府能夠容忍無能力的官員,但不能夠容許不準確的報告。」

最表面一層,誰都看出是因為沙中綫問題導致港鐵、政府關係破裂,馬時亨抵不住私下受氣,反嘲各有各廢,沒有誰比誰高尚,意謂雙方也要承擔責任。

可是更深一層,馬時亨巧合透露了香港政局正生起急劇變化:

在疑點重重之下,政府可以明目張膽「放生」梁振英(UGL事件)、鄭若驊(僭建),卻在沙中綫問題上追究到底,揭示今後問責之輕重所在;個人問題可以輕輕放下,但嚴肅的工程與技術問題必須高高舉起。

陳帆受到上層施壓相當明顯,一改軟弱無力的作風,堅決要求港鐵提交「設計圖則、施工圖則、建造後圖則」,再派代表開鑿檢測,發現10支鋼筋之中有6支不達標(較寬鬆的標準),部分沒有扭進螺絲帽外露的圈紋,更多達8至9圈,而每扭少一圈進去,相當於減少了10%可承受的拉力,檢測結果令人髮指。

至此,政府尚算認真看待,剪鋼筋等涉嫌刑事罪行已轉交警方調查,也確保資訊透明度。不過,這與高官忽然「良心發現」完全無關,而是涉及中國敲定香港須走的最新戰略:

香港在世界的立足點,從往昔之物流、金融、服務業,將會轉往推進人工島、智能運輸網絡等,觸及各項硬技術、工程等「含金量」高的產業,當中創科至少是未來十年香港發展的「命脈」所在,本年5月習近平指香港要成為創科國際城市,經過數月以來於中美角力承受巨壓,中國進入第二次改革開放已經定調,香港又一次被「充分利用」。如果工程連最基本的要求也不達標,何談更高端的發展、寄望下一個十年?

是故,凡有項目須按照嚴謹標準落實,一旦出現問題,皆會損毀「香港信譽」,沒有寬容放軟的空間,陳帆平日再軟弱,這次必須秉公處理,才激起馬時亨冷嘲熱諷高官「突然專業」起來。

中國為減少美國猜疑,2025計畫移送香港

RTX6I80O
Photo Credit: Jason Le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過,「創新科技」背後隨伴「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八字,對此,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形容是「香港創科發展的春天已經來臨」,其真義為何?這就是筆者在前篇文章〈「習講話」受盡誤解:《紐時》搞不懂習近平為何說話沒重點、真相如何?〉尚未添上的部分—牌面是創新科技,實情底下還有「中國製造2025」。

近來中國、香港多談「創新科技」,避談「中國製造2025」,面對美國強硬態度,其盤算早已不難理解。

如果把時間撥回2016年,你會赫然發現中國早早有意「遮掩」計畫,那年,研究公司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駐北京高級分析師藍龍(Lance Noble)憶述,若有外國商家顧慮「中國製造2025」的發展走勢,中方會低調回應它只是一個「智庫練習」,意謂它不過是流於「吹水」層次的腦力激盪(Brainstorming)而已。

其實中國愈這樣說,愈顯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這項計畫最終的目標,是企圖使中國稱霸亞洲製造業,與德國(歐洲)、美國(美洲)鼎足而立乃至終可超越她們。

有識之士只需略加比較,便知道中國根本是借鑑了《德國高科技創新戰略2020》工業4.0(Industry4.0)改革計畫,不同的是德國整套系統早熟得多,設定的目標領先5年。

德國的起步點主要在2011年,先從運輸業開刀,藉大廠西門子(SIEMENS AG)和福斯汽車(Volkswagen)等作為核心,由政府搭橋銜接多間大學、研究機構,將前線的技術專才與學術培訓結合,從高端實驗與實習機會均有,像西門子在東南部安貝格(Amberg)建設智能工廠(也稱「思考型工廠」),運用次世代機械人,可以全自動不分晝夜裝配部件。

這是德國非常重大的國家戰略,鋪排了數年一直跟美國公平競爭,其中一個例子,像德國戴姆勒汽車公司(Daimler AG)希望智能卡車在2025年投入服務。

值得留意的是,德國工業4.0是一項頗有遠見的前瞻計畫,沒打算強制規劃技術達致「0人手」,並非長遠不可能做到,而是打從一開始德國加入了「人機團隊」(MMT,人手、機械相輔相成)的信念,即使希望事事全自動化,還是保留一些空間,安排極少量的專業技術人士作最終監督,譬如,他朝有了成熟的「工業運輸用途」全自動駕駛車誕生,設計上亦應保留位置讓人員安坐,一邊處理其他職務,一邊留意智能系統運作。

德國的中間路線善用人手、不走極端,正合符擁有龐大勞工人口的中國,可見,儘管中國發展人工智能渴望有一天跟美國並駕齊驅,但智能城市藍圖,則緊跟德國人的智慧,其前奏是與美國、德國爭相搶購與研發「生產機械人」,先為製造業奠定基石;繼而,中國每在一處推動創科與製造業發展,便盡量仿效德國,配合大學機構提供人才與企業合力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