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椅背後的財政祕辛》:看漢代《鹽鐵論》,你會懷疑這是現代著作

《龍椅背後的財政祕辛》:看漢代《鹽鐵論》,你會懷疑這是現代著作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們的心中,仍然認為政府不應該參與具體經濟,應該恢復到小政府的狀態中。這場國家和民間的大爭論,發生在漢昭帝始元6年(西元前81年),一個叫桓寬的人,將當時的辯論記錄整理成一本書,這本書幸運的流傳到今天,我們才能夠透過它來了解爭論的細節。

文:郭建龍

看漢代《鹽鐵論》,你會懷疑這是現代著作

西元2012年,中國再次迎來一個期盼改革的高峰期。這次同時發生呼喚著改革運動與領導人選舉。人們對新一任領導人寄予很高的希望,期待在改革的道路上走得更遠,解決中國經濟的根本問題。在人們期待的改革清單中,國營企業改革被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人們希望國營企業退出所有壟斷權,將資源留給民營企業,提高經濟效益。

隨著選舉完成,領導人不負眾望,首先大力懲治腐敗,逼迫地方官吏束手服從。在整頓吏治的同時,推出一系列重要的改革措施。然而,在所有的改革中,並沒有多加改革公有企業這件事。許多主張市場完全自由化的人認為,應該取消政府壟斷,官方應從具體的經濟營運中,徹底收手。

但從現在的改革來看,雖然政府主張股權多元化卻畫出一條底線,橫亙在人們的眼前,那就是政府不會放棄國營企業的控制權和資源壟斷。不僅沒有放棄,甚至有加強控制的跡象,在電信、鐵路等行業,都出現政府加強干預、重新合併企業以獲得地位。

那麼,為什麼政府的國營企業改革,總達不到人們的期望?這項改革的底線何在?在兩千年前的爭論,或許能提供些線索。

當漢武帝的豐功偉業成為歷史之後,在昭帝劉弗陵和宣帝劉詢時代,漢朝進入另一個穩定階段。歷史上把這個時期與「文景之治」並稱,史稱「昭宣之治」。漢朝在武帝之後沒有步入財政漩渦,而是獲得第二次新生,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武帝晚年已經放棄消耗巨資的戰爭遊戲,財務的額外支出得到控制。戰爭和養官是政府最大的兩項支出,當戰爭停止後,花費已經得到控制。

二、昭帝和宣帝時期,特別是出身貧苦的宣帝重新提倡節儉,捨棄奢華的宮室和大規模的禮儀活動,節省皇室支出。

三、對於民間經濟來說,幸運的是正在進行一次農業革命。武帝末年,一位叫趙過的人擔任搜粟都尉,大力推廣代田法。在此之前,由於土地的肥力不足,人們往往需要休耕。典型的休耕有三塊土地,每年耕種其中一塊,讓另外兩塊拋荒、積攢地力,三年輪一遍。而趙過則提出在一畝地裡,挖三條壟溝,每年在其中一條裡種糧食,另兩條留著積攢地力。如果土地肥沃,還可以每年種兩條、留一條。用這種方法種地,每一畝比起以前可以多收一石糧食。另外,這一時期也是耕牛逐漸普及的時候,許多地方用牛隻來代替人力,獲得更多的收成。趙過本人透過改進犁的構造,讓一頭牛可以拉三個犁頭,大幅提高耕種效率。

趙過的農業革命進展很慢,最初只局限於關中地區,之後逐漸向外擴散,到東漢時,農業革命仍然在繼續。精耕細作提高產量和效率,從而使農民的生活水準,有了一定的改善。

不過,由於漢朝的官僚體系已經膨脹好幾倍,也一直持續壟斷鹽鐵工業,經濟不可能完全恢復到文景時期的繁榮。而且在集權帝國內部,有兩條規律在交錯中起作用:第一條規律是,一旦政府放鬆控制、削減財政開支,社會經濟會立即出現反彈。另一條規律是效益遞減。在制度建立初期,中央政府放權、讓利,往往能得到最好的效果。如果是在朝代中後期,使用同樣的政策效果卻大打折扣。

在漢代中後期,複雜的利益團體已經成型,特別是官員人數的膨脹程度,即便中央選擇讓出一些利益,也不見得能夠進入老百姓口袋裡,而是被中間的利益團體攔截了。昭、宣兩位皇帝的改革,必須在武帝已經設好的框架下進行。這時,政府的養官成本大增加,由官員帶出的利益團體則呈幾何級數上漲。在漢初,朝臣不插手經濟營運;後來,他們以私人身分涉足商業。而自武帝賣官之後,官員和商人就徹底合流了。如果這時再讓官員從商業中退出,不僅不可能,還會引起激烈的反抗。

漢昭帝時期,由於主政的大臣是大司馬大將軍霍光,而霍光又是漢武帝指定的托孤大臣,所以政策還不能與武帝時期背道而馳,只能打著武帝的旗號來換上一些不同的內容。也正是在昭帝時期,發生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一次,關於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的大爭論。隨著經濟好轉和農業進步,昭宣時期逐漸出現新氣象。崇尚自由經濟的人們在這鼓舞之下,指望更大的改變,期待皇帝能夠做出根本性的改革,徹底回歸文景時期,廢除掉武帝建立的國營體系。

在人們的心中,仍然認為政府不應該參與具體經濟,應該恢復到小政府的狀態中。這場國家和民間的大爭論,發生在漢昭帝始元6年(西元前81年),一個叫桓寬的人,將當時的辯論記錄整理成一本書,這本書幸運的流傳到今天,我們才能夠透過它來了解爭論的細節。這本書叫做 《鹽鐵論》,讓現代人也意識到,原來古代和現代非常相似,而且現代幾乎所有的問題,都在兩千年前有發生過。

當年,漢昭帝為了了解民生疾苦,讓各個郡國推薦數十位賢良、文學,也就是民間的社會賢達,到朝廷來反映民間問題。這些人果然不負眾望,一到京城,就將問題和盤托出,並有提出罷黜鹽鐵專賣、還利於民的建議。於此同時,漢武帝時期功勞最大的大臣桑弘羊仍然在朝,當賢良、文學控訴他親手制定的政策時,桑弘羊自然不同意、跳出來辯白。雙方唇槍舌劍、你來我往,辯論場如同戰場,講究到刀刀致命。

桑弘羊的基本觀點只有一個:財政需要。為了應付龐大的開銷,朝廷必須從商業上獲取收入,否則就會破產。而與他辯論的文學、賢良都來自民間,不了解政府的財政問題,卻對於民間發生的事情瞭若指掌,他們最能感受到國家政策帶給民間的困擾。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