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提高「扣除額」的稅改,是富人的稅先改

只提高「扣除額」的稅改,是富人的稅先改
關鍵評論網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去年第一波討好富人的稅改減稅太多,今年9月竟擱置犧牲可以照顧到中產階級,也能有效改善貧富差距的的第二波稅改,再加上財稅官員任意加稅的慣例,新任財政部長應該仔細思考稅改下一步。

文:江理青(企業財務主管)

財政部長蘇建榮發表稅改的3個方向,目標要將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提升到15%,要擴大稅基,也暗喻有加稅空間。他說「國民所得有成長,稅收也應適度成長」。但12月10日才發布的薪資統計指出,實質薪資整整倒退17年,這樣的稅改方向正確嗎?

政府常說,台灣的「有效稅率很低」,財訊傳媒董事長謝金河不久前發文說:為什麼我們有錢人的境外理財,錢都放在香港、新加坡?台灣稅率很低,為什麼企業不願在台灣投資?

擁有會計、法律雙博士學位的中興大學張進德教授曾經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稅務官員為了績效,往往恣意的剔除具有合法憑證且確實有支付的費用及成本,虛增所得額,加上行政法院形同虛設、功能不彰,納稅人難以獲得平反,造成實際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超過20%,甚至高達25%、30%。他形容財政部的文化與傳統說「財政部大官心中沒有法律,只有稅收」而「稅政無法無天」。

台灣稅制最大的病灶到底在哪裡?一位曾經在國稅局工作過的律師說,「人權」、「法理」在那個地方是不適用的,因為課錯稅不會被處罰,多課稅有績效,也有獎金,「稅收保全」是首要目標 ,「量能課稅」是騙人的口號,縱使人民真的生活出現困境,財產、薪水一樣被強制執行 。2017年全台欠稅欠費案新增強制執行就有936萬件,其中有很多是入不敷出、無力繳納的,也有很多是被稅務員濫權課徵,不甘繳稅的 ,而所謂「稅收法定主義」,是指納稅及免稅之範圍,均應依法律之明文,包含租稅主體、客體、稅基、稅率等租稅構成要件皆需以法律定之。

為什麼我們財稅官員,可以輕而易舉的跟人民加稅?

前財政部長張盛和,在2012年發函要求各縣市首長,鼓勵調高公告地價並調整地段率,以提高自有財源。結果各縣市政府就自行調整「路段率」,沒有經過議會的同意, 造成「路段率」沒有減除「地價」,重複評價區位因素,跟地價稅重複課稅,造成很多縣市的房屋稅「暴衝」引發民怨,嚴重違反「租稅法定主義」,這種 「隨時」、「無上限」的調整「路段率」,財稅官員的目無法紀直接害慘人民。

一個民主法治國家的「量能課稅」,是人民吃飽穿暖後,有餘力才來繳稅,但是台灣並不是這樣。況且,財政部所有的稅改,都是把「稅收損失」當作首要考量, 「公平效率」不知放在哪裡。日前大法官釋憲第745號,俗稱「林若亞條款」,大法官認定國稅局不准薪資所得者列舉扣除的法令「違憲」,要求主管機關須在兩年內檢討修正。對此,大部分學者主張超過定額或定率,可核實列舉減除,並訂定上限,以兼顧量能課稅及簡化稽徵行政。

沒想到,財政部今年11月卻塘塞人民,發布只有3個項目可以扣除,且規定減除上限為薪資所得的3%,算一算年薪至少要有兩百多萬的高所得者才用得到,根本是敷衍大法官的釋憲的「騙民」稅改。雖然明年會提高扣除額,但也遠不足一般中產階級為賺取薪資所需支付的必要費用。

台商資金匯回擬課稅 蘇建榮:考量公平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財政部長蘇建榮

富人的稅先改,中產階級為何被官員延宕?

今年9月第二波稅改財政部急喊停,是因為財政部「突然」 發現今年起綜所稅稅基只剩24%。原因是去年第一波討好富人的稅改減稅太多,只好擱置犧牲可以照顧到中產階級的第二波稅改。立委、民眾罵聲連連,因為原本第二波稅改重點在「長照」跟「學貸」的扣除額,比較有助於改善貧富差距,也能照顧一般中產階級,卻被財政部延宕了。

財稅高官是不會餓死的高收入者, 除了薪資收入,還有稅務獎勵金、職務加給等等的額外收入,卸任後還有機會去公股行庫當肥貓。這樣看來,第一波討好富人的稅改,是先幫自己的弄好,讓其他捉襟見肘的百姓慢慢等嗎?稅收的目的是要照顧人民, 政府要加稅之前,應該深切檢討很多浪費公帑的不必要支出,仔細評估很多建設的效益,否則再多的稅收,永遠也滿足不了政客的揮霍,只是殺雞取卵的引爆台灣人的怒火。

台灣的經濟民生已經被「沒有法律,只有稅收」的好幾任財政部長弄成這樣,我們真的需要一位懂「依法課稅」「量能課稅」為何物的部長,讓稅制透明、合理、合法,能吸引更多的投資,才可真正擴大稅基。

蘇部長,稅改請瞄準「對的」方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