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的近未來:漫畫、動畫與電影的碰撞與火花

《AKIRA》的近未來:漫畫、動畫與電影的碰撞與火花
大友克洋《阿基拉》,Photo Credit:©MASH ROOM Co., Ltd. /Kodansha Ltd.,東立出版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上就要到大友克洋《阿基拉》故事設定的2019年,大範圍來看有科技帶來的末日浩劫、末日後的反烏托邦;範圍縮小後又可看見超能力、當代軍事等題材;到個人層面,又成了冒險者們穿梭世界的刺激旅程。

文:唐澄暐

大友克洋的《阿基拉》(AKIRA)在漫畫及動畫的雙重影響力,已經不太需要太多錦上添花了。簡略來說,隨著這套作品的影響力擴散,日本漫畫開展出全新的表現方式,並成為我們今日熟悉喜愛的日漫風格一環。

甚至可以說,「Manga」和「Anime」這兩個專屬日本的用語以及其代表的特色,也是多虧了《阿基拉》這套作品,才使海外大眾驚覺其存在與魅力。

確實,也有不少經典漫畫的動畫改編有不錯表現,當然也不乏跳脫漫畫原作而獨自開創新格局的動畫改編;但像《阿基拉》這樣,漫畫和動畫各自站在頂峰上的作品,可說十分罕見。能達到這樣的結果,不只是因為漫畫本身的內容和形式都給予動畫非常良好的先天條件,更是因為幾乎有如一體的漫畫與動畫,背後還融入了另一種更豐富強烈的視覺語言。

先就內容而言,《阿基拉》在主題上可以說是超級大雜燴,大範圍來看就有科技帶來的末日浩劫、末日後的反烏托邦,以及藉由「AKIRA」這名字所窺見的宇宙觀;範圍縮小之後,又可以看見超能力、當代軍事等題材,以及政治社會的壓制和反抗;放到個人層面,又成了冒險者們穿梭於廣大異世界的刺激冒險。

不論是漫畫或動畫,要說出《阿基拉》有什麼一貫的主題,其實是有點困難的;因為它並沒有要對自己設定的終極宇宙觀作出清楚闡釋,也沒有要讓各角色在劇中貫徹自身意義,整體來說它更像是一種反射,映出這部作品誕生年代的繁盛、腐敗、恐懼和壓抑。

在《阿基拉》中,角色們甚至更接近於「物件」或「場景」,就和那些造型突出又豪邁炸毀的軍武、實驗機構一樣,他們彷彿也隨著貫穿整部作品的那股「勢」,而被猛烈地翻來覆去直到故事結束。

AKIRA_1
Photo Credit:東立出版社提供

如果要問那股貫穿一切的「勢」是什麼,或許可以說,就是一股衝動的爆發力。整部《阿基拉》就是各路人馬反覆壓制源源不絕的爆發。

一開始是警察攔不住的飆車青少年,然後就是在軍隊壓制下像老鼠一樣難抓的金田等反抗者;接著就是被催出潛在超能力的鐵雄,包括他自己在內,都無法控制他源自本能與心靈傷痛的破壞慾。

一步接一步地,力量持續向外爆發並擴大,直到東京成為力量支配一切的暴力王國,此時現身於頂點的AKIRA,也幾乎像是一種缺乏意識的純粹力量,來了又走,最後留下一片真空,以及回歸到倖存者身上的生命爆發力——金田等尋常人在廢墟上蓄勢待發,準備用拳頭打造出屬於自己的全新國度。

MV5BYjJhZTkwNTUtMTQ5YS00OTU1LTg3OWUtY2Y0
Photo Credit:IMDb
鐵雄無可抑制的破壞欲

《阿基拉》的畫面安排可以說竭盡全力配合了這樣的主題。這部漫畫的畫格從頭到尾都沒有停止跑動的跡象;幾乎每一格、每一頁,角色都在不停飛奔,不停快速移動到下個位置、下個場景、下個視角,進行下一個動作,然後又立刻因他人的攻擊而改變方向。能讓讀者覺得靜止的片刻極少,情節上也同樣很難找到太多喘息空間。

稍微安定的一刻就像是文句中的逗點般短暫,很快就會有下一個敵人、下一場戰鬥來重構局面。原作畫面這樣幾近狂熱的持續奔馳,就替《阿基拉》的動畫電影創造了第一個非常有利的改編基礎。

另一個相當關鍵的,就是《阿基拉》的作畫風格。《阿基拉》畫面中的一切都有精緻的立體細節,以及極其精準的透視比例,再加上轉換起來靈活自如的各種遠近、高低視角,搭配前述高速移動的角色及場面。

writer1-1
Photo Credit:©MASH ROOM Co., Ltd. /Kodansha Ltd.
2018再版的《AKIRA》第1集封面

可以說《阿基拉》的漫畫本身就是一部全力刺激視覺感官的電影分鏡,而動畫更是以超乎一般製作水準的工夫,讓這一整套分鏡流暢而細膩地動了起來。

但不論「漫畫如電影」、「漫畫如動畫」或者「動畫如電影」,都不是理當如此的事。雖然漫畫讀者不難在當今漫畫中看見電影鏡頭般的畫面運作,但這並非漫畫天生具備的要素,甚至連電影本身,也並非一開始就有這樣的能力。

電影當初受限於器材的重量和底片感光能力等因素,一開始其實也是以平穩單調的畫面呈現在觀眾眼前,但隨著器材越來越輕便靈活、底片越來越能適應各種光量,種種技術條件上的進步,加上電影創作者的手法創新,而讓電影畫面有了更豐富靈活的語言。

漫畫原本也不是我們現在所習慣的漫畫——若有機會能看到早期的漫畫,也會發現那更像是圖畫的連環組合,其透視感、立體感和連貫方式都更接近於繪畫。

但在電影興盛之後,漫畫很快也追上了電影的腳步,開始學習電影所發展出來的語言(其中日本的主流漫畫特別明顯,而歐美漫畫還比較能看到連環圖畫味道的遺產;但隨著全球漫畫的廣泛交流,這樣的分際又逐漸被打破),而動畫也是如此亦步亦趨,也從原本會動起來的平面圖像,逐漸往電影所打造的鏡頭語言所接近。

writer1-2
Photo Credit:©MASH ROOM Co., Ltd. /Kodansha Ltd.
2018再版的《AKIRA》第1集封面

或許可以說,漫畫、動畫與電影的撞擊點,就是《阿基拉》踏上的石破天驚之處。6部有如電影般的漫畫、一部直接從漫畫視覺降生的動畫,藉由一種令人放開思考的速度和爆發力,讓人沉浸在流暢的感官刺激中。

當時恐怕沒多少人曾經想像過,漫畫和動畫,甚至電影,可以產生這樣的力道。它就像金田那台鮮紅的未來機車一樣,狠狠撞斷類別的藩籬,帶領各路視覺娛樂往不知盡頭在哪的未來狂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