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越南團選擇集體逃脫?想杜絕人蛇集團,得先徹底檢討移工制度

為何越南團選擇集體逃脫?想杜絕人蛇集團,得先徹底檢討移工制度
Photo Credit: Luke,Ma Flickr @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這150多名脫逃的越南人來說,透過旅遊脫團打黑工,付出的機會成本遠比合法仲介來台低,所以才會觸發這次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聖誕節前,有4團越南旅遊團來台,竟有152人脫團失聯,這件事情引起國內軒然大波。有人說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本質上破功,廣發簽證沒有迎來「真正的」觀光客,反而讓國家門戶大開引來危險,也有旅行業者喊冤,說政府的無能卻轉嫁到業者,讓旅行社損失慘重。

試著正本清源,才能找到杜絕問題根本。我們姑且不論這件事情後續造成的影響,回過頭來思考,為什麼人蛇集團有空間可以透過這樣的機會操作?很明顯的,這群旅客逃脫不會是想自己到處溜搭閒晃閒晃,或想從此在台灣生活,一定是被載到某處「上工」去了。

從基礎的經濟學角度來看,供需方一定都存在,才能達成一個交易。這件事情背後是「台灣缺工問題嚴重」、「越南人有海外工作需求」兩個層面,但這兩個情況是眾所皆知的,本次脫逃事件凸顯的是「現行的移工輸入模式有問題」,才讓許多越南人寧願透過人蛇集團假旅遊、真打工,也不要走正規程序。

解方首要不是更加嚴格的審查,或是思考該如何設下限制性的防護措施。只要「台灣缺工」、「東南亞青年欲赴海外」、「不合理的移工仲介」這個三角問題都存在,那事件只會繼續發生。台灣缺工、東南亞青年欲來台工作,這兩者並不是壞事,台灣高齡化勞動力不足的情況下,引進外國勞動力是趨勢,就如同日本也在積極引入外國工作者一般。

最大的問題,是當前移工制度的不合理。2018年12月中,才有移工團體前往勞動部抗議,其訴求在於雖就業服務法2016年修法,取消外籍移工在台工作滿3年須出國一日規定,讓移工省下高額仲介費,但是私人仲介所仍透過各種名目收費,剝削移工。

而這些私人仲介違法收取的買工費,卻因為證據不足無法被懲罰。透過正規管道來台的移工面臨仲介的剝削,加上不能自由轉換雇主,被綁得死死的。重重剝削下,許多人因此無法完成當初懷抱的台灣夢,只好被迫鋌而走險、私自離職、失聯,轉而尋找其他工作。這些失聯移工也在其他產業提供了勞動力,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平衡生態圈。

如果可以,沒有人想違法

迫使人們違法的不合理制度應該被檢討,如果一個外國青年在合法的情況下,能以不被壓迫的方式來台灣工作,相信不會有人選擇以非法的人蛇集團來台打工。這150名越南人來說,或許透過旅遊脫團打黑工,付出的機會成本遠比合法仲介來台低,所以才會觸發這次的事件。

我們應該思考的是如何根本性的解決這次的問題,謾罵對事情也沒幫助。去用族群分別,指責越南人更沒有益處,過去台灣也有過赴美脫團打工的事情,畢竟人往高處爬,誰不希望有更好的人生?

我們應該有更大膽的前瞻性思維,目前新經濟移民法已放寬了外國中階白領階層來台工作的限制,但是基層藍領的缺工問題才是台灣現在最大的挑戰。不論是製造業、農業等都需要這些勞動力。過去的移工仲介制度已引發許多悲劇,應該要徹底地根治。如果我們能真正建構出一個適合的制度與平台,才能解決根本性的問題。

taiwan airport, airplane, tourist
Photo Credit: Bo-Yi Wu Flickr @ CC BY 2.0

我們看到許多台灣的年輕人有過赴澳洲、日本打工度假經驗,這制度也運行的很好。為什麼我們不試著讓東南亞青年也能來台「打工度假」,讓有基礎語言能力跟技術的東南亞青年申請打工簽證,來台灣以後再找工作,免去仲介剝削,並讓表現良好者能獲雇主推薦和續簽。如此,才能降低人蛇集團操縱的可能,東南亞青年也才能真正深入台灣,未來或許更可能轉為高階白領,為長居台灣帶來效益。

我們真正應該擔心的不只是脫團問題的表象,而是背後的制度性問題,更要從國家發展的角度出發。目前日本也進入各產業的缺工窘境,進而積極推出各種政策引入東南亞等國的青年工作者。如果日本制度建構完善了,那未來這些人想前往台灣工作的意願也被降低了。

少了移工的支持,台灣的產業反而會陷入一個有訂單卻沒人做的現象。從更大的全局觀來看,政府應該視這次的脫逃事件為一個重新檢視移工法規的機會,大破大立,以制度的改進完善消滅人蛇集團的誘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何則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