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背後的故事:南宋「分兵殺虜」北伐大計,出自辛棄疾之手

宋詞背後的故事:南宋「分兵殺虜」北伐大計,出自辛棄疾之手
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讀讀辛棄疾的《美芹十論》和《九議》,立刻就能看出他深刻了解敵我國情,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民政的通盤考慮,其資訊之廣、思索之深、謀劃之細令人由衷讚嘆,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就會豐滿起來。

文:鞠菟

辛棄疾提供金國攻略,張浚卻少做了重點

這一年宋高宗禪位,孝宗登基,提拔主戰派掌控了朝廷。辛棄疾立刻拜訪時任江淮宣撫使的老帥張浚,根據對金國情況的了解獻上了「分兵殺虜」之計。金軍最大的問題在於調動十分緩慢,宋朝應該利用這一點,先從關陝等四路發起佯攻,逼迫金國調淮河一線的精銳去應付。等淮河防線出現鬆動時,宋朝用精兵發動突襲,在金軍還來不及再回防時,就能收復抗金義軍基礎紮實的山東,則西向可以威脅中原,北向甚至可以威脅到燕京。

第二年即隆興元年,張浚被孝宗任命為樞密使,制定的北伐計畫裡果然是先取山東。但一貫輕敵冒進的張浚,完全忽略辛棄疾方案中最重要的一點「先佯攻以分散敵人兵力」,而是直接用主力渡過淮河與金兵硬碰硬,結果沒有受到其他戰場牽制的金兵源源不斷增援而來,宋軍最終遭受符離之敗。

雄心勃勃的宋孝宗挨了這當頭一棒,只好與金國簽訂「隆興和議」。一時間南宋士氣降至冰點,沒有人再敢談論恢復中原。而辛棄疾在此時寫下軍事論文《美芹十論》獻給皇帝,首先指出失敗情緒的不必要:「臣竊謂恢復自有定謀,非符離小勝負之可懲,而朝廷公卿過慮、不言兵之可惜也。古人言不以小挫而沮吾大計,正以此耳。」然後以洋洋萬言,從三個層次分析金國的內部矛盾和弱點,從七個方面建議宋朝當做的準備:「今日虜人實有弊之可乘,而朝廷上策惟預備乃為無患。故罄竭精懇,不自忖量,撰成禦戎十論,名曰美芹(地位低者向上位者提建言,出自《列子》)。其三言虜人之弊,其七言朝廷之所當行。先審其勢,次察其情,復觀其釁,則敵人之虛實吾既詳之矣;然後以其七說次第而用之,虜故在吾目中。」

然而新敗之下,朝廷內外畏敵情緒瀰漫,辛棄疾的主張沒有任何人響應。乾道四年,幼安升任建康府通判。在催發無數文人墨客才思的秦淮河邊,他寫下了《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
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遊子。
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
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黃昏落日時分登樓眺望北方故土,玉簪螺髻般的遠山越美,就越容易勾起人的惆悵。聽著失群孤雁的哀鳴,更激發遊子的思鄉之情。然而收復中原遙遙無期,我徒然把腰間寶劍抽出來看了又看,把欄杆拍了又拍,一腔悲憤欲訴無人能懂。上半闋借景抒情,下半闋則連用三個典故。

第一個典故即西晉人張翰(字季鷹)的「蓴菜鱸魚之思」,《不讀宋詞,日子怎過得淋漓盡致(北宋篇)》和《精英必備的素養:全唐詩(中唐到晚唐精選)》都對其有過詳述。辛棄疾縱然想效仿張翰,家鄉卻淪陷在敵人手中,又怎麼回得去呢?

三國時名士許汜(按:音同四)與劉備在荊州牧劉表處品評天下豪傑。許汜搖頭晃腦的說道:「陳元龍(陳登)湖海之士,驕狂之氣至今未除。」劉備對陳登很熟悉,卻不發表意見,先問劉表:「許君所論,對還是錯?」

劉表猶猶豫豫:「想說他錯吧,許君是個好人,諒來不會說假話;想說他對吧,陳元龍可是名重天下。」說了等於沒說。

劉備轉頭問許汜:「您說陳元龍驕狂,有什麼依據?」許汜回答:「當年我逃難經過下邳時拜訪陳元龍,他毫無待客之禮,半天不和我說話,自己上了大床高臥,倒讓我這個客人坐在下床。」

劉備點頭道:「方今天下大亂,連天子都自身難保。先生素有國士之名,只盼您能憂國忘家、有救世之心。然而先生只對房地產投資感興趣,到處求田問舍打聽房價,言談毫無新意,這是元龍所鄙視的,他還能和您聊什麼呢,就聊下邳內環的房價幾年能翻番嗎?假如當時換成是我,會睡到百尺高樓上而讓您睡地板,哪會只有區區上下床的區別呢?」劉表哈哈大笑,許汜大慚而退。

辛棄疾現在無聊無事,只能像許汜一樣求田問舍,想起劉備那種壯志凌雲的才幹志向,自己都感到羞愧吶。

東晉權臣桓溫北伐時經過金城,看見自己早年在此地擔任琅琊內史時所種的一批柳樹,如今都已經腰圍三尺冠蓋成蔭,不由得撫摸著它的枝條泫然流淚:「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對常人而言,光陰的流逝尚且容易觸發感慨;對那些特別渴望建功立業的人而言,年華的虛度更是不可忍受之痛。辛棄疾嘆息自己南渡以來數年間一事無成,既然無人能領會他的登臨之意,就只能暫時住在紅巾翠袖的溫柔鄉中打發時光了。

十論九議,只給你說說就好

幼安實在太早出名,其實到此時他也才剛過而立之年,正當年富力強,前面的道路還很長,溫柔鄉尚非英雄塚。

乾道六年,虞允文拜相當政,主戰派再次占據上風。對《美芹十論》印象深刻的宋孝宗在延和殿召見辛棄疾,這是一個獲得皇帝信任的大好機會。結果「棄疾因論南北形勢及三國、晉、漢人才,持論勁直,不為迎合﹂,就是並非皇帝想聽什麼他說什麼,而是盡說些皇帝不想聽的。雖然看起來辛棄疾在北伐的戰略方針上和孝宗保持一致,但在具體做法上有不小的出入。

《宋史・辛棄疾傳》上沒有提到「不為迎合」的具體內容,但通過隨後幼安寫給虞允文的另一篇著名軍事論文《九議》,我們大致可以猜到,他對朝廷的作戰和外交水準頗不以為然:「如今朝廷的弊端,在於主和者一輩子都不敢談軍事,而主戰者恨不得明天就打到汴京去,這就是為什麼主和、主戰都有敗無勝的原因。

「孔子曰:『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當年越王勾踐圖謀報吳國之仇,籌備了二十多年才動手,一舉成功;燕昭王圖謀報齊國之仇,對大臣們說:『請給寡人五年時間。』大臣們回答:『願給大王十年。』這些道理從符離之敗就能清楚的看出來。」

接著幼安又以陵寢之地舉例:「上策就是使金國驕狂,先獻上重禮,用謙卑的措辭假意告知:『鄙國皇帝請上國歸還陵寢之地的目的,並非真的那麼在乎那塊地皮,無非不想讓百姓和後世議論他是個不孝子孫而已。如果上國不同意,那鄙國就有個說法給百姓和後世交代了,不影響兩國照樣世代友好下去。』金國聽我們這麼說,軍事應對肯定緩慢,這就中了我們的驕兵之計。」

「我軍突然出動,傳檄天下,明明挑釁:『前陣子我們已經請求過陵寢之地,如今兵馬已到貴國境內,希望貴國同意。如果不從,那麼以後也不會再有歲幣這麼輕鬆愉快的穩定年收入了,儘管發兵來戰吧!』金國措手不及,肯定急忙招兵買馬,我們卻深溝高壘按兵不動,準備打曠日持久之戰。金國境內民族矛盾複雜,戰爭費用高則賦稅必然橫暴,法令嚴峻則盜賊必然蜂起,我軍乘隙而圖之,這就是以逸待勞之計。」

「彼緩則我急,彼急則我緩,此乃兵法的必勝之道。換言之,你們上次派范致能去義正辭嚴的索要陵寢之地,真是心裡怎麼想的嘴上就怎麼說,結果讓人家提高警惕,用『三十萬兵馬護送陵寢南來』的說法一嚇,你們又閉嘴安靜了。唉,兩國開戰是兵凶戰危的事情,只能兵不厭詐無所不用其極,哪能像你們那麼中規中矩的文明搞法?」

如果有人原本覺得辛棄疾只有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的匹夫之勇,建議可以讀讀他的《美芹十論》和《九議》,立刻就能看出他深刻了解敵我國情,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民政的通盤考慮,其資訊之廣、思索之深、謀劃之細令人由衷讚嘆,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就會豐滿起來。

南宋朝廷因為剛剛與金國講和,還是想把近期工作重點放在經濟建設上,當然也通過幼安那些建議書看出了他的實際才幹,當年便調其入京,擔任司農寺主簿。

相關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文天祥被囚服毒,卻吃錯藥而自殺未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讀宋詞,日子怎過得淋漓盡致(南宋篇):道盡人生的綺麗與唏噓,你一定也能吟唱幾句,這是現代歌詞的靈感泉源。》,任性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鞠菟

世界大學排名亞洲第一 ——清華大學策劃出版,最暢銷的宋詞讀本,
中國中小學指定讀本,預購階段網路點擊超過75萬次,預售即突破12萬冊。

  • 看過北宋柳永幫歌女填的歌詞,你才明白怎麼讀懂女人心。
  • 方文山寫的青花瓷紅遍兩岸,他說,李清照是啟蒙,宋詞是他創作的養分。
  • 但願人長久、獨上西樓、人約黃昏後、幾多愁……

這麼有畫面的字句,你信手拈來、甚至隨口吟唱,你想描述的所有心境,
宋詞裡都有絕妙好辭可以引用,不讀宋詞,你怎理解人生如何淋漓盡致。

宋朝,經過五代十國半世紀的分裂亂世,直到宋太祖趙匡胤一統江山,於文學的天空中再度光芒萬丈,宋詞,與唐詩並稱為中國文學史上的雙峰。

本書作者鞠菟擁有工科和管理雙學士學位,還是全球500強的企業經理,卻是個超級歷史迷,他結合了史書史料、野史神話,再加上一點推理聯想,透過宋詞,將詩詞歌賦、名人典故、歷史知識,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一邊讀你一定也能邊唱幾句,現代流行歌的始祖打哪開始?就是宋詞。

立體書封(下)_任性出版WD006《不讀宋詞,日子怎過得淋漓盡致(南宋篇)》
Photo Credit:任性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