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退「內閣最後的成年人」馬提斯,美國政府正向「川普黨」滑動

逼退「內閣最後的成年人」馬提斯,美國政府正向「川普黨」滑動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往的美國政府關門都是國會不肯通過議案,以此要脅總統就範。川普卻調轉過來,國會已經通過議案,總統不肯簽,以此要脅國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聖誕節,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留在華盛頓,孤獨的他一天之内連發十幾條推特,抱怨自己「可憐地」孤零零地在白宮等民主黨人和他達成修牆協議。確實,進入12月,壞消息不斷傳來。對川普來說可謂糟糕的一個月。

首先,政府關門,川普備受質疑

川普之所以冷冷清清地留守華盛頓,是因為政府部分部門關門了。這是2018年來的第三次(1月、2月都關門過),打破了美國政府關門頻率的紀錄。川普創下這個紀錄和他的財政預算案的「不正常」有很大關係。川普上任以來提出的財政預算案因為爭議太大,從來未能按正常程序通過。

2018年財政預算案(從2017年10月1日到2018年9月30日)一開始都是不斷用「臨時撥款」的形式為政府運作「續命」。1月和2月的關門都是因為臨時撥款「續不上」,到了3月23日才用「大雜燴」(omnibus spendingbill)的形式,切割成較小的撥款通過到本年財政年度9月底。可是,川普旋即又面對新財年預算案。這份應該在2018年10月1日前就通過的預算案,不出意料又繼續以「臨時撥款」的形式先行「續命」。

這次臨時撥款卡在了美墨邊境牆的撥款上,川普要求50億美元的建牆費用。現在眾議院還由共和黨控制(新當選的議員還沒有上任),議長萊恩(Paul Ryan)在卸任前幫了川普一把,加入了建牆撥款。但到了參議院,通過財政預算撥款需要五分之三(60票)參議員同意,只有52票的共和黨也無能為力,只能去掉該撥款。於是,12月19日通過了臨時撥款法案(Further Additional Continuing Appropriations Act, 2019),可以管到2019年2月8日。

川普不滿意沒有把50億美元寫入,拒絕簽署,故法案無法生效。這種情況下,眾議院讓步,加上50億美元的建牆費和80億美元的災難撥款,但參議院拒絕在聖誕節前審議。於是政府關門只能延續到新年之後了。

以往的美國政府關門都是國會不肯通過議案,以此要脅總統就範。川普卻調轉過來,國會已經通過議案,總統不肯簽,以此要脅國會。

建牆是否必要可謂見仁見智。理論上說,在邊境建牆有助阻止非法移民進入,除了少數極左派之外,原則上反對的不多。

但是一考慮到成本效益,則不由得讓人三思。美墨邊境漫長,建牆費用極高,初始估算高達250億美元。建牆的成效則很成疑,因為現在美墨邊境上事實上已經有很長的牆,很多墨西哥人都能翻牆進入,或者在牆下挖地道。即便建了更高的新牆,能否防止翻越和地道,沒人能打包票。這時倒是興起一個眾籌項目,號召眾籌1億美元資助建牆,這對250億的預算當然遠遠不夠,但也不失為可以刺激民心的方法。

可是,建牆的問題還不止於財政,法律上也有很大困難。最重要的是美墨邊界有很長的一部分是在德克薩斯州邊境。德克薩斯州在19世紀以「孤星共和國」的名義加入美國,於是土地的擁有權不在聯邦政府手中,州政府也沒有多少邊境的地權,這些地大都在私人手上。在這些私人土地上建牆面臨難以想像的法律難題。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美墨邊境原先的牆,大部分都在加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一線,一到德克薩斯就嘎然而止之故。假設德克薩斯不建牆,那麼其他三州即便建牆,這對阻擋非法移民又有多大好處呢?

更何況政治已成為首要的思考點。川普這麼在意建牆,這完全是因為他誇下海口要墨西哥出錢,成為他標誌性的承諾。可是墨西哥當然不可能付錢,於是川普轉為聲稱要墨西哥「間接」付錢建牆,至於墨西哥是否會真的「間接」付錢,這自然是川普說了算。但無論如何,如果牆沒有建起來,川普無論如何吹牛,也不可能說自己已履行承諾。民主黨人本來就反對建牆,何況能否建牆還關係到2020年選舉,讓川普可以吹噓「履行承諾」對民主黨可不是什麼好事。

川普此前在12月11日和民主黨參議院和眾議院領袖在媒體前面劇烈爭吵。川普一早祭出政府關門的殺手鐧,認為民主黨這次必然屈服。在過去兩次政府關門,由於民主黨弱勢,很快就不得不屈服。可是這次在中期選舉中贏得眾議院的民主黨,有民意在手,比以往兩次都硬氣,堅決不從。於是整個國家陷入停擺的僵局,現在尚難以估計政府何時才能恢復。

AP_1834561385331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其次,在法律戰線,川普連受重挫

川普在中期選舉後立即逼退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原本想能盡快結束通俄門,但其複雜度遠在川普估量之上。備受爭議的代理司法部長衛提克(Matthew Whitaker)被倫理委員會建議迴避,但他不肯回避,正在醞釀一場政治角力風暴。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正在爭分奪秒地搜集證據。而且,根據媒體統計,現在川普被調查的範圍已經遠超「通俄門」,川普競選過程、交接期、就職典禮、執政期、川普基金、川普集團等問題上,都正在被調查。

12月12日,經過通俄案調查,法院給川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因川普競選時期的活動涉及8項罪名,判刑3年,罰款140萬。這些罪名包括逃稅、非法使用競選資金、虛假陳述等。其中最轟動的,莫過於科恩給脫衣舞娘丹尼爾(Stormy Daniel)13萬美元,要她不要在選舉前透露與川普的婚外性關係之事。這件桃色醜聞已沸沸揚揚多時,涉及的除了川普的形象之外,還涉嫌以金錢利誘影響選舉之罪。川普屢次否認給錢丹尼爾,說是律師「自己給錢」丹尼爾。這當然聽上去荒謬,一旦坐實為假,則進一步涉及川普有沒有撒謊的問題。

通俄門的調查還引起另一件針對科恩的訴訟。川普在俄國曾有一項莫斯科川普大樓的計劃,它從未落實並在2016年6月中止。川普在競選中為了洗脫和俄羅斯的關係,多次說這項計劃在競選前已終止。於是為了和川普「保持一致」,科恩也一直說中止的日期在2016年1月。這被通俄案調查抓個正着,說謊的罪名免不了。現在令人關注的是調查案特別檢察官穆勒是否會讓科恩指證川普。從科恩在法庭上懺悔「對川普的忠誠令自己走上黑暗之道」看,未必沒有這種可能。

川普的法律挑戰還不止于通俄門。川普基金會在12月18日,正式被紐約法院要求解散。正如檢察官所言,基金會在這些年來,以令人震驚的非法方式,幾乎完全淪為川普商業和政治目的的支票簿,完全沒有幹什麽「慈善」的事。

川普面對的最新法律挑戰是在2017年的就職典禮的財政問題上。川普就職儀式接收了高達一億美元的捐款。聯邦檢察官正在調查,這些捐款是否涉及外國暗中輸送利益以影響美國對外政策,尤其是三個中東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和阿聯酋。其實媒體此前已多次報導,外國政府官員專門選川普在華盛頓的酒店舉辦活動或入住,作為討好川普的工具。在就職典禮前後,酒店「一票難求」以引起質疑。

第三,股市急挫,嚴重打擊川普政府

川普政府上任以來諸多措施不得人心。但無論歸功於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原先的勢頭,還是川普的減稅方案,甚至「貿易戰」,都不得不承認,美國總體經濟在過去兩年一直還不錯,特別是股市經歷最長的牛市,成為川普炫耀的資本。

可是進入2018年最後一季,美國股市卻終止升勢,進入反覆波動的調整期。12月以來,美股更是一直走下坡路。道瓊斯指數從12月初的最高點(25826),幾乎每天以2至3個百分點下降,到聖誕節前一天,跌到21792點,累積下降16%,回到2017年中的水平。雖然聖誕節過後有大幅反彈,但這種過山車的形勢依然非常糟糕。不少分析認為,美國股市已從牛市轉為熊市。

美國經濟指標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美國的長期債券的利率居然比短期債券還低。這種不尋常的現象反映了對美國長期經濟表現的信心不足。更說明投資者相信,美國經濟短期利好是因為減稅的「打雞血」效果,但效果能持續多久則殊不看好。

川普在經濟好(特別是股市好)時把所有功勞都歸於自己,但一到股市低落就把責任都推到別人頭上。川普尤其不滿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今年已經四度加息,還預期明(2019)年會再加息兩次。川普認為鮑爾加息是和自己作對,損害美國經濟。讓川普最「沒面子」的是,他自己也很難推搪責任,因為鮑爾就是他任命的。川普不但屢次在推特上攻擊鮑爾,還傳出川普要撤換他的消息。

聯邦儲備局是一個十分獨立的機構,總統無權干預聯儲事務,只能任命主席。在法律上,總統是否有權撤換聯儲主席非常含糊。在歷史上,撤職則從未發生過。最接近的一次是1960年代,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同樣因為利率問題希望解僱聯準會主席,結果被法律顧問阻止。

事實上,美國金融市場最近的大幅波動,最主要的原因正是傳出川普要解僱鮑爾。可見,如果川普冒天下之大不諱,一定要撤換聯準會主席,他將面對無數的法律、政治和經濟挑戰。整個美國經濟也會動盪不堪。

AP_1818553961814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第四,逼退國防部長馬提斯,國安界軍心不定

12月19日,川普突然宣佈命令美軍撤出敍利亞,激起連鎖反應。第二天,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宣佈辭職,只留任到在2月底。同日傳出消息,川普已命令國防撤出至少一半(7000人)的駐阿富汗美軍。第三天,美國駐敍利亞特使麥克格克(Brett McGurk)宣佈辭職。由於馬提斯的辭職信寫得相當不卑不亢,直言自己和總統的思路不一。川普一氣之下,還宣布代理國防部長在1月1日就上任,相當於提前解僱了馬提斯。

馬提斯辭職,堪稱川普上任以來最負面的班底變動。川普在上任之初委任多名退役將軍進入内閣或白宮,一時有「軍人當政」的「尚武」氣象。可是在兩年内,「軍人」紛紛下馬。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不到兩個月就因「通俄門」下臺,最近被法院定罪,法官斥之「賣國」。接任的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在北韓事務上與川普不合在今(2018)年4月被炒。國土安全部長凱利(John F. Kelly)先是轉為白宮幕僚長,最近被炒。

馬提斯是「軍人當政」時期眾軍人裡資歷最深、聲譽最好的一個。作為海軍陸戰隊退役上將,他曾任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北約組織的最高盟軍司令。川普在2016年當選後的内閣名單中,他最被兩黨、軍政國安界、媒體廣泛認可。根據1947年的《國家安全法》,除非經過特別豁免退役未滿七年的人不得擔任國防部長。由於國會兩黨一致贊同並希望他儘快上任,以穩定川普當政的政局,參議院加快通過特別豁免決議,讓馬提斯成為國會最早通過任命的部長。

馬提斯在掌管國防部期間,在混亂的川普國安政策中扮演了壓倉石的角色。在印太、中東和歐洲的國際關係中,川普屢屢威嚇和羞辱盟國,都由馬提斯出面安撫盟國,穩定軍心。由於川普與他不和,早就傳出川普將要解雇他的消息。在川普一連串「清洗」行動後,馬提斯被不少媒體認為是「内閣中最後一個成年人。」但馬提斯的沈穩作風,一早與川普的浮躁作風不兼容,國安顧問波頓(John R. Bolton)這個「超級鷹派」更把馬提斯視為絆腳石。

美國期中選舉後,代表共和黨「建制派」力量的人紛紛退出白宮、內閣和國會。美國政府正向「川普黨」演變,川普的執政基礎既被削弱,人才也奇缺,佔據智囊重位的都是那些30、40歲的年輕人,靠他們把握美國政府的走向,真不由得令人捏一把汗。

川普怒炒馬提斯,引起國安界的不安。為挽回軍心,川普不得不一反常態,突如其來地飛到伊拉克作戰區探視美國軍人,以穩定軍心。這次飛行非常反常規,事先沒有張揚,也沒有乘坐慣常的空軍一號,戰地是臨時收到通知。

川普在活動中還是一展其「大嘴」風格,說在過去10年,官兵從來沒有漲薪,而自己給官兵漲薪10%。其實,川普漲薪的幅度是2.9%,而此前10年一直有按照類似的速度漲薪。這樣可以博得前線官兵一時的歡呼,又如何能真正贏得軍心?

總之,川普的12月過得可不舒坦。只能看明年是否能否極泰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