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Taiwan:2018十張矚目創作專輯

Made In Taiwan:2018十張矚目創作專輯
Photo Credit: CHIU P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這10張「Made in Taiwan」的優秀專輯,你不能錯過。

The Fur.《Town》

台灣自有其都會民謠的脈絡,The Fur.的專輯完全「洗耳朵」,舒服卻又不簡單。在EP裡展現了寫旋律的功力,來到專輯,才真的讓我一聽就著迷。這款式的Indie Pop,跟我一直注目的英美獨立流行同一脈絡(而且是從90年代至今),使用英文演唱,我真說不上是「台灣團」,這說法,絕對是稱讚!

專心地完成一件事,寫好歌曲,顧好歌曲本來的樣子,用適宜的樂器彈奏鋪陳,用簡單穩定的聲響特質進行製作,當然就可以是風格了,這多麼值得慶幸啊!

專輯名稱叫作「城鎮」,是浪漫的聯想:在全世界喜好旋律與獨立音樂的脈絡裡,這樣一個城鎮,放哪都行得通;也有可能,在一個角落裡,或大或小,聽見這樣的一個城鎮。接軌不能刻意,從音樂出發的心地,自然純淨。

Joanna Wang《摩登悲劇》

Joanna這些年在專輯中不斷嘗試「搖滾歌劇」型態的作品,很不幸的,因為時常無法被歸類,在獎項裡沒能被肯定。其實她的不可歸類,正是應該被好好正視的原因。到了《摩登悲劇》, Joanna更「狂」了,聽者好像拿到一本開了就闔不起來的繪本故事書,每一頁都色彩爆炸,就算讀不懂,也會被洗到腦。在細節處理上, Joanna更成功的創造記憶點:你怎可能忘記「莎賓娜!不要再結婚了」。

Joanna不只是做概念,專輯裡的語言跟音樂,也像是一本極為突破性的現代詩集,音樂語言的精妙,文字敘述的跳躍,放眼樂壇,無人能及。衝進繽紛裡,Joanna的拳腳全開,是當今樂壇裡,難得能回歸「專輯」意涵的表率。

柯智豪fish.the《God Knows》

音樂劇《神農氏》盛大呈現,喜愛實驗音樂與劇場音樂的聽眾,不可錯過。《神農氏》裡用最現代的聲音談鬼魅與傳統,既維持了柯智豪與fish.the兩位音樂家的背景,卻以不同主題完成了另一個「樂團」的任務。編曲的框架裡一再破格,用聲音特質取代旋律導向,其樂句不只為了特異獨行,總在急緩之間自在伸展,可以說是電氣,可以說是實驗,更可以說是語言。是純度極高的聲響饗宴,即使單獨聆聽,氣場也懾人。

盧律銘《小美》(原聲帶)

盧律銘是這兩年來最受矚目的新興配樂創作者,陸續交出《接線員》與《天黑請閉眼》,今年再嘗試驚悚電影配樂。盧律銘透過自身實驗電子/後搖滾的背景,往往能替影片語言帶來新穎與非傳統的面向。

《小美》原聲帶裡依然滿滿的實驗感,最令我驚喜的是,不少優雅綿長的樂句彈奏部分,包括鋼琴與電吉他,於是不只是「音色」決定配樂的新鮮感,旋律的思考也密密麻麻,佈滿點線面。在每一首歌曲裡面,極簡的重複成為基底,上頭的色彩與音符,豈止神韻或嘗試,已經是完整的表達。包括過門,包括連成一氣的主題,整張專輯的聆聽分配,充滿可能性。

在〈阿邊〉這樣長達9分鐘的陳述裡,聽見了盧律銘從棋盤上的空格樂團時代以來之大成,聲響環繞的空間感裡,一次又一次的引信,直至神似Ry Cooder的電吉他使用出現,意念清晰沈穩,儘管不再爆炸,那壓抑之中的緩飆更逼人心弦。最終曲〈迴光〉,則是我心中年度第一名的神曲,在不協調之中,各器樂部門逐漸找到凝聚合一的邏輯,這也是盧律銘在衝突之中打造和諧、完整的功力所在。

Zoomie 柔米 《新的。人。事物》

當然也可以很簡單的說,這是一位新銳民謠歌手。但我們何以需要更多民謠歌手呢?

住在台北,聽柔米的專輯,不是慰藉,是照一面鏡子。你細數那些未成時光的瑣碎日子,不能改變因而被迫改變的生活⋯⋯這不是小清新的故事,不是在社群軟體美化自己的過程。低沉的嗓音有著呼喊的特徵,於是溫柔不太一樣,不用「氣息型」的叨絮呢喃流水帳,柔米說事情的方式,其實是化繁為簡的過程。她鼓勵人們的方式,更像是鼓勵自己,於是使命感變得親近,在深沉裡走得出去。

你可以選擇一些小事情,跟不選擇一些小事情,其實都不會真的改變人生。可是往往就是需要一些沒有明顯企圖心的事情,讓喜好可以回歸自己。柔米沒有教導聽眾什麼,就因為如此,她所唱出的事情,更顯珍貴。真實裡哪裡會需要那麼的風花又雪月,還不就是好好的聽一首歌最實在,不是嗎?2018年,很開心有機會,能選擇聽見柔米,選擇一種柔軟與堅韌並存的說話方式。

HUSH《換句話說》

完成度極高的一張音樂作品。當「流行感的民謠音樂」跟「民謠感的流行音樂」的光譜越來越往中間靠緊時,十張專輯長相聽來可能都是一個路數(或許是刻意打造,或許是氣息小清新,不一而足)。於是,華語樂壇欠缺創作者本身散發渾然的說服力,HUSH則替我們持續帶來說故事的方法,實在叫人慶幸。不太需要特別去分這是什麼風格,這裡真的什麼都有,爵士也好,搖滾也好,City Pop也好,都會民謠也好,所有的特徵,不必大呼小叫的宣張,只是恰如其分的呼吸著。

HUSH仍然是最初玩團的那位純粹青年,多的只是對於旋律的詮釋功力;這詮釋絕對不是「唱功」,而是拿上一把吉他就能征服世界的自信自在。在這張專輯裡,HUSH同時獲取了最多的支援,無論是編曲或樂手,難得的是,這些幫手也出現過他人的專輯,而HUSH的歌曲個性夠強,於是,怎麼樣迴旋,都在一個只能是HUSH的宇宙,不需量身定做,他站出來,一個動作就是一個整體。HUSH不是一個被創造出站上小巨蛋的明星,可他的戰場無處不在,這是他的時代,傳唱與流行的定義可以因為他而改變。至於詞曲功力,既是核心,也處處巧思。隨意舉個例,能寫出(或只是說「嘗試去寫出」)〈流明〉這樣詞曲的創作者,放眼望去,恐怕沒有其他。專輯精細的製作固然流暢完好,若不是HUSH,一切並不成立。

Ruby Fatale《蒼白》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