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律師見聞錄:相信「依法治國」的下場,就是丟飯碗蹲監獄

中國律師見聞錄:相信「依法治國」的下場,就是丟飯碗蹲監獄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律師職業特點,決定律師是制度內天然的反對者,這也是律師職業的價值所在。一個正常的法庭,不能缺少律師的「我反對」;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缺少異議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一個正常社會裡生活的人們,可能很難想像這個世界上,同樣是從事律師這個職業,但在很多方面卻有著很大的不同。如本文要介紹的:律師正常執業,卻動輒會丟飯碗,甚至面臨牢獄之災。

在2018年5月,湖南省司法廳就一連下達了兩份處罰通知,接連砸掉文東海、楊金柱這兩位湖南律師的飯碗——吊銷了他們的律師執業證。

由於是處罰律師,並且還是有著一定知名度的律師,所以伴隨著處罰通知傳播的,是全國各地司法行政以及律協官網上的,鋪天蓋地給文東海、楊金柱律師冠以「鬧庭律師」、「表演系律師」等各樣名號的文章。總之,主題就一個:他們是害群之馬、處罰大快人心、全體律師拍手稱快。

除此之外,這些文章還有個特點,就是作者都不留名,或者明顯使用的假名。筆者也是湖南律師,當時還在國內,並且對這兩位律師都熟悉,覺得這些文章並不能真實代表對他們的評價,因此在正式處罰下達前,我寫下了下面的文字,發給相關領導並通過個人微信公開,希望聽證程序後,能夠客觀公正的撤銷處罰並下達通知。

AP_87401121456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首先,我所瞭解的文東海律師是我認識的律師中,最具有法治情懷的律師之一,他真誠的相信,他所執業的這個國度,是如其根本大法——憲法所宣示的一般,是個依法治國的國家,並誠摯的信任這個國家的大小執政掌權者,同樣敬畏自己頒佈的這些法律、遵守自己所頒佈的這些法律。

以至於,他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宣示是真的,所以他接下了許多別的律師不敢接、不願接的人權案、信仰案;以至於,當他代理這些人權案、信仰案時,他的執業權利被非法侵害、被剝奪之時,他一次一次的按照「法定」的方式舉報、投訴這些侵害被告人權利的人、侵害律師執業權利的人。可這時法律卻不再管用。律師是一個職業,任何從業者都要養家糊口,都想要創造或獲得更多財富,而這些人權案、信仰案,以經濟利益判斷,卻並不是律師的什麼好案子,而比較起來,這些被告人的人權狀況更加糟糕,更需要律師的說明。做為朋友,他令我尊敬。

從全國各地來看,目前似乎吊銷律師的證這件事非常的流行,廣西、山東、北京等多地都如火如荼的進行中,楊金柱、文東海、謝燕益……

這次,我看到湖南老將楊金柱律師,也在吊證之列。但我記得,在重慶薄王時期,當局強大的反法治逆流中,我迄今清楚記得那股逆流強大的程度,就是李莊前律師因質疑公安打黑存在問題,就被重慶公安抓捕,而當李莊還僅僅只是「涉嫌偽證罪」的犯罪嫌疑人時,案件尚未經審判定罪,司法部(時任部長吳愛英)做為律師的國家主管部門,竟然走在審判機關的前面,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的名義,發佈公文認定李莊為做偽證的黑律師,並號召全國律師來批判,並且要求律所主任人人過關、表態。

筆者做為律所主任,回想起當時的場面,至今心有餘悸。但是,就是在當時那樣的時局下,楊金柱做為重慶方面極度憎恨的人之一,湖南當時儘管也啟動了對楊金柱律師的調查,但最終也沒有採取把他的律師證吊銷的手段。

AP_1836021164801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至於文東海律師,我希望這件事既已啟動,但請公平、公正地引申法律,切勿使用兩套標準。因為,歷史是有記憶的,每個人都在書寫自己的歷史。而且,不管你是否認識上帝,我們每個人都要為在世所行的一切事,接受上帝終極的審判。

吊銷文東海律師執業證,湖南省司法廳公開的理由,是收到了峨山縣法院的一個司法建議。這間法院認為,文東海律師在擔任李瓊珍辯護人(信仰案),參予庭審過程中,擾亂了法庭的秩序。可是,稍稍瞭解峨山縣法院出臺建議的背景,原來是因這家法院在主持該案審判過程中,因違反刑事訴訟法的法定回避程序,文東海律師向法律監督機關——檢察院投訴在先。

文東海律師對法官的投訴如泥牛入海,毫無效果;而法院向律師主管部門的建議,卻如靈丹妙藥般,立馬見效。這樣的事,除非靈魂麻木,或者假裝外賓,都應該是知道怎麼回事的。

相信但凡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無不深有感觸,本應令人敬畏的法庭,本應令人尊敬的法官,在所謂特殊敏感案件(信仰案、政治案、黨政領導關注的案件)中,一些法官在權力面前是如何的奴顏婢膝。這些法官,實在很難令人尊敬。峨山縣案,拋開這個法官怎樣的問題,至少在文東海律師同樣也在投訴這些法官的情況下,在湖南省司法行政及律師協會也收到文東海律師的維權請求的情況下,這實際上是一起法官和律師的紛爭,在雙方各持一詞的紛爭中,這些法官只是一方當事人,在是否尚未定論之前(文律師的投訴甚至無法啟動),司法行政豈有僅僅依據一方當事人的建議,而處罰另一方當事人的道理。

律師職業特點,決定律師是制度內天然的反對者,這也是律師職業的價值所在。一個正常的法庭,不能缺少律師的「我反對」;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缺少異議者。這些都是正常社會基本的常識。但是,近期的一些做法卻一再違反常識,有人似乎容不得任何不同的聲音。近期已被吊證或即將吊證的祝聖武、王理乾、王龍德、隋牧青、余文生、玉品健、覃永沛、程海、謝燕益、李和平、文東海、楊金柱……

令人擔憂的是,這些遭致處罰的律師中,沒有一個的處罰緣由是與司法人員沆瀣一氣、坑蒙拐騙,反而他們都是有理想、情懷,執著相信法律的好律師。

RTR84IC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後記

筆者的希望再次落空了。2018年5月26日,文東海律師的聽證會還沒舉行,湖南省司法廳就迫不及待地下達了吊銷其律師證的決定。聽證當日,當事人文東海還沒來得及進入聽證會場——位於長沙市八一路的湖南省司法廳大門,便被早已等候在此的公安,以所謂協助處理治安案件為由,被帶走了。

在2018年12月25,廣東省司法廳又對另一名律師——劉正清律師下達了處罰通知,擬吊銷其律師證。根據這份通知的描述,是劉正清律師分別在新疆省高級人民法院、廣東省佛山中級人民法院出庭為涉嫌犯有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委託人辯護時,其發表的《辯護詞》危害了國家安全。

在2018年12月26日,被關押三年多的王全璋律師一案終於在天津開庭,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案件之名,聲稱依法審理,而其妻李文足卻被國保試圖堵在家裡不允許旁聽。開庭當日,據李文足介紹,當局竟然出動六百名公安及便衣,將她團團圍住,在把她和到場的部分外媒記者遠遠隔離。

這個「依法治國」寫在憲法上的國家,號稱有30萬名律師,自2015年7月9日始(外界稱為「709大抓捕」)抓的抓、逃的逃、罰得罰,這個數位記錄一再被打破,不知這個名單還將繼續到何時?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志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