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案一審判「無罪」,被控貪污的翁啟惠:正義雖到名譽難復

浩鼎案一審判「無罪」,被控貪污的翁啟惠:正義雖到名譽難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研院也發出聲明表示,對於這次法院的判決,他們如釋重負,也希望能塵埃落定,以免對台灣的學界及生技界造成更大的傷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前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被控收受台灣浩鼎生技董事長張念慈賄賂,協助浩鼎生產醣分子及取得酵素合成法專屬授權。士林地方法院一審今(28)日宣判,判決翁啟惠、張念慈無罪,全案仍可上訴。

翁啟惠被控在中研院院長任內,與台灣浩鼎生技董事長張念慈達成收賄1500張浩鼎技術股的期約,另收受3000張浩鼎股票,作為翁啟惠協助浩鼎生產醣分子及取得酵素合成法專屬授權的對價。

而士林地方檢察署在2017年依《貪污治罪條例》期約賄賂、收受賄賂罪起訴翁啟惠,另依期約賄賂、交付賄賂罪起訴張念慈。2018年8月開審理庭時,張念慈、翁啟惠否認犯罪;同年,士林地方法院12月28日宣判兩人無罪,全案仍可上訴。

士林地方法院調查後,認為檢方忽略翁啟惠與張念慈相識多年,長期透過張念慈投資理財,翁啟惠的投資模式經常是先由張念慈提供投資標的建議,再將投資的款項匯給張念慈,而翁啟惠在取得3000張浩鼎股票前,已陸續拿自有的1460張浩鼎股票讓張念慈代為處理;檢方提出張念慈、翁啟惠互傳的email內容等資料,無法證明2人間有期約賄賂、行賄、受賄等問題,因此判處無罪。可上訴。但也認為翁有「財產申報不實」的行政違失。

中研院也發出聲明表示,尊重司法審判,並欣見司法程序能釐清真相,給予翁啟惠無罪的判決。

中研院長廖俊智說、翁啟惠在學術上有很高的成就,對台灣的生技產業也有很大的貢獻、他們為翁啟惠過去兩年來所遭受的煎熬感到不捨。對於這次法院的判決,他們如釋重負,也希望能塵埃落定,以免對台灣的學界及生技界造成更大的傷害。

中研院表示,基礎科學研究成果回饋社會,是中研院一直以來的努力目標,在逐步完善技轉與利益衝突迴避相關制度後,期望中研院的研究成果技轉,能繼續兼顧研發效益與公共利益,以帶動社會的整體發展。

翁啟惠近900字聲明:正義雖到名譽難復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在浩鼎案中被判無罪,翁啟惠表示「正義雖到,名譽難復」,希望所有的誤解及傷害就到此為止,他會繼續專心於研究,為台灣的科技發展及人類健康盡一份心力。

翁啟惠也發表近900字聲明表示,浩鼎案歷經超過2年半的調查及審理,總算釐清了真相,也證明了檢調機關起訴他是因為對於科技內容及技轉實務有嚴重誤解,而他在技轉的過程中是以發明人身分接受徵詢表示意見,並沒有做任何違法或不道德的事。

翁啟惠也希望,本案所有的誤解及傷害就到此為止,他也會繼續專心於研究,為台灣的科技發展及人類健康盡一份心力。

翁啟惠說,技轉是將學術研究成果轉化成創新產品以造福人類的重要過程,這個判決對事實的認定,尤其對兼有行政職的研究人員,在技轉過程所應扮演的角色,甚至對台灣將來的創新科技及產業發展將有非常重要及深遠的影響。

翁啟惠指出,浩鼎案是第一個關於技轉的官司,在台灣或許是一個學習過程,檢調機關對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及對創新產業的運作方式,如果沒有正確的認識,甚至誤解產學合作的意義,以為從學術單位取得技術授權就等於獲得巨大利益,將廠商依規定出錢取得的技術授權當做圖利,而把發明人投資支持自己技術的合法行為當成貪污,這將會嚴重阻礙台灣科技發展。

翁啟惠說,希望檢調機關能從浩鼎案的審理過程得到進一步的認識,並因此理解科技基本法的立法意旨,好讓剛開始起步的生技產業能順利發展。

翁啟惠也呼籲檢調機關要嚴守程序正義、偵查不公開、無罪推定及善盡確實舉證的法律責任,更希望類似不幸事件不要再度發生,否則只會傷害更多學術生命,浪費司法資源,也會因此不配稱為是民主法治的國家。

回顧浩鼎案,翁啟惠說,最令他感到內疚和抱歉的是,在浩鼎案發生的時候,他人正在國外進行學術活動,當時各式各樣的不同消息傳來,讓他無法正確判斷箇中內情,也未能在第一時間儘快回國,最終造成事態擴大,並引發許多誤解。

雖然在這過程中他一直深信自己的清白,但畢竟已經對中研院、學術界及產業界都造成了不利影響,這是他最為遺憾且心痛的事情。

「因為有了大家,才能讓我不被錯誤的指控擊倒,堅持到還我清白的這一天。」翁啟惠也在聲明中感謝合議庭法官釐清了起訴內容中的許多誤解,做出公正的判決,也感謝他的家人、親友、同事及律師們的協助;尤其許多素昧平生的人,在這過程中不斷支持及關心,讓他更堅忍的面對司法。

張念慈:原本即為莫須有指控

在一審結果出爐第一時間,台灣浩鼎生技董事長張念慈就發表聲明表示,欣聞台北士林地院對貪污行賄案做出無罪的公正判決,除了向承審法官兩年來抽絲剝繭、鉅細靡遺查證的審慎態度致敬外,對於此一意料中的結果,沒有欣喜,只有更大的期盼。

他指出,此一官司本就是莫須有的指控,2年多來,耗費了可觀的社會成本,不僅造成個人、公司名譽嚴重受損,在失控的媒體和禿鷹操弄下,無數投資人血本無歸,損失慘重;關係產業研發、創新動能的技術轉移因而停滯,生技產業陷入寒冬,迄今還在苦撐待變。

他誠摯盼望今天的判決能成為終結這一連串負面打擊的起點,從此記取教訓,對新藥研發政策、技轉規範、國人投資、乃至媒體報導,都應以尊重專業、本諸事實的態度,良性互動、進行溝通,或指正、批評,還給產業健康的發展空間。

2014年「基亞事件」讓生技股從雲端跌落谷底,投資人餘悸猶存,2016年再度爆發浩鼎事件,暴風圈更擴及到政商層面,投資人信心瓦解,也讓生技類股的人氣急凍,進入漫長的冬眠期。

具代表性的台灣上櫃生技指數在2016至2017年2年間,重挫了36%,同期卻是台股的大多頭,台灣加權指數、上櫃指數分別上漲了27.6%、15%,台股更站上了久違的萬點行情。其中2017年,加權指數、上櫃指數分別上漲了15%、18.6%;反觀上櫃生技指數卻下跌9.5%,成交值佔整體上櫃的比重,也從過往的2至4成,降溫至不到1成。

浩鼎今天在11點過後股價帶量以90度仰攻態勢拉高至164.5元,漲幅一度逼近8%,截至11時50分止,量能已放大超過1400張,超越昨天的1140張;帶動中裕股價跟著勁揚逾5%。

如今,浩鼎案暫告段落,業者認為,台灣資本市場歷經基亞和浩鼎事件的洗禮,雖然對產業面及資本市場均造成不小的衝擊,但生技產業有很大一部分是科學,有太多未知,不同於電子業,必須長時間印證找到對的答案;這也許是生技產業發展必經的過程,也是市場機制得面對的課題。

「打斷手骨顛倒勇」,業者認為,基亞和浩鼎事件後,無論是資本市場或者生技產業都更臻成熟,相信在全球產業發展大趨勢下,浩鼎案的緊箍咒去除後,有助減緩目前學研單位對於技轉案的緊縮,包含嚴格審查與諸多條件限制,期盼台灣生技業將逐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