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耶穌生命中的兩位馬利亞,到底是什麼關係?

《閨蜜》:耶穌生命中的兩位馬利亞,到底是什麼關係?
Photo Credit: Alexander Andreyevich Ivanov@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同樣也可以想像這兩個女人的友誼——一個是耶穌的母親,另一個是他的信徒,也可能是他的妻子。所以,不難想像她們在耶穌被釘上十字架時,一同悲悼並試圖安慰彼此的畫面。

文: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德雷莎・布朗(Theresa Donovan Brown)

耶穌的十二個使徒中,有七個使徒擁有明顯的性格。彼得是可靠的領導者,但在某些時候,他又表現得愚蠢和膽小,有時則是優秀又堅強。多馬頑固、務實。馬太工於心計。約翰最受耶穌青睞(至少根據約翰本身的說法是這樣)。猶大則貧窮。除了部族或家族關係外,這些人物背後有許多故事強化了他們的人格特質。這些使徒大都被形塑成平凡人——漁夫、稅務員,以及可能是有一個富爸爸但喜歡遊手好閒的男人。

在整部聖經中,我們看見的都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友誼,只有以下兩個例外。新約聖經的男作者在其敘述中對於忽視女人並未感到內心不安。即使是聖母馬利亞,在一個明顯的場景中,也受到她當時知名兒子的冷落。耶穌強調個人所選朋友的重要性勝過家庭的價值:

耶穌還對百姓說話的時候,不料他母親和他弟兄(譯注:brethren一字同時有教友與兄弟〔古字)的意思)站在外邊,想要與他說話。
就有人告訴他說:「看哪,你母親和你弟兄站在外邊,想要與你說話。」
他卻回答……就伸手指著他的門徒,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在天上的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了。」(太 12:46-50)

儘管新約聖經與希伯來語聖經之間有大幅差異,但這兩本書之間有關女人的部分倒是相差不大。我們確實看見有提到女人支持耶穌的宣道事工,以及那些在他過世後持續留在這個初建教會內成為追隨者的女性。這些女人提供金錢、食物、居住的地方以及開會場所,但關於她們的敘述,就連最簡單的人物發展或其友誼的描繪都很罕見。

伊利莎白和馬利亞

不過,有一個聖經故事真實地聚焦在女性友誼上,這是所謂「聖母訪親」的美好故事。當時年輕甫懷孕的馬利亞想探訪她的親戚伊利莎白,而伊利莎白經過一段長時間沒有生育後,終於懷了自己的孩子。說到懷孕,應該沒有人會否認女人才是主角吧。

在幾段簡單但晦澀難懂的聖經章節中,提到這兩個即將成為施浸者約翰和耶穌母親的女人的會面,聖經作者忠於他的劇本並強化天主童貞之母受孕的奇想。伊利莎白高齡懷孕相當不尋常,宣布告示的大天使加百列告知馬利亞一個證據,上帝無所不能,因此不但可以讓馬利亞懷孕,還同時可以讓她保持童貞。

馬利亞去探訪伊利莎白,馬利亞的家人對此應會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發現這個已經有婚約的童貞女懷孕了。拿撒勒人約瑟有權利拒絕馬利亞並公開羞辱她的家人。但是,不論是什麼原因,約瑟選擇接受。當馬利亞懷孕時,她「急忙」(路 1:39)造訪猶大的山城,也就是伊利莎白和她的丈夫撒迦利亞居住的地方。

當馬利亞抵達時,「伊利莎白一聽到馬利亞問安,所懷的嬰孩就在她腹裡跳動」(路 1:41)。這個動作被解釋為當時在子宮內的施浸者約翰,面對耶穌的聖胎時感到快樂。伊利莎白和馬利亞對於兩個女人分享懷孕時的不舒服和恐懼沒有說什麼,一個已經懷孕六個月,另一個可能正經歷孕婦晨吐,這在懷孕初期相當常見。路加告訴我們,馬利亞與伊利莎白共處了三個月,與伊利莎白分娩的時間一致。

伊利莎白和馬利亞的故事流傳了下來,經數百年後,變成基督教最基本的一個教條:上帝創造人類並讓童貞女懷孕生子。路加將重點放在男胎的「聖母訪親」情節,但這兩個女人會面有股根本力量在暗潮洶湧。這個力量是每個人都在回應的一個主題:兩個女人如朋友般相愛的情誼,她們之間的關係為何?自古以來,懷孕與分娩,在女人有需要且被允許成為另一個女人的朋友等情形中,可能是最重要的。

這個重要故事的實際細節少之又少,這兩個女人明顯需要幫忙。我們並不知道伊利莎白年紀多大——只知是聖經時代女人被視為沒有生育能力的歲數,但我們確實知道,懷孕對任何人來說,是既複雜且困難的。從另一方面來說,當時的社會習俗可能會顯示童貞女馬利亞確實相當年輕——十二至十五歲之間。由於她身負重任,我們可以輕易推測這個女孩一定感到極為驚恐。我們可以想像這兩個女人給予彼此相當的慰藉,馬利亞年輕力壯能做粗活,同時營造愉快的氛圍,伊利莎白則是用成熟女性的實際經驗及情感上的過來人身分相互照應。

抹大拉的馬利亞

在新約聖經中另一個無法忽視的女人是抹大拉的馬利亞,不過我們對她的了解甚至比對耶穌的母親更少。

在新約聖經頭四卷書中提到「抹大拉」的幾個句子,僅暗示她居住的地方是在耶穌的教區內。她和在耶穌的追隨者中其他兩個女人(約亞拿和蘇撒拿),「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也就是提供他物質上的支援(路 8:3)。在某個時候,當馬利亞染上不明疾病時,耶穌能驅除她體內的惡靈。

馬利亞陪伴在耶穌的母親和阿姨(革羅罷的馬利亞)身旁,見證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約 19:25),並且在之後第三天,發現埋葬耶穌屍體的墳墓內是空的。的確,她是在所有四部福音書中唯一被列為第一個發現耶穌屍體失蹤的人,並且相信他已經復活(太 28:1-10;可 16:1-11;路 24:1-11;約 20:11-18)。馬可和約翰指出,抹大拉的馬利亞是向不相信的使徒宣布耶穌復活消息的人。

由於抹大拉的馬利亞都參與了耶穌的釘刑受難和復活,許多學者和創作者因此猜測她在耶穌的生活中可能不只是個小角色——不只是他的熱心學生,也可能是他的愛人或妻子。他們也在抹大拉的馬利亞非經典的福音中找到佐證,現存譯自希臘文的埃及文譯文,具體指出耶穌愛馬利亞勝過任何其他女人。根據這個線索,抹大拉的馬利亞已經給予新約聖經學者寫作靈感,其中最著名的是歷史學家伊蓮・佩格斯,以及小說《達文西密碼》的作者丹・布朗,和美麗的歌劇《抹大拉馬利亞的福音》的作曲家馬克・阿達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