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香港郊野公園的國家期望,黃錦星懂嗎?

守護香港郊野公園的國家期望,黃錦星懂嗎?
Photo Credit: Bobby Yip/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區政府高官向來對跟隨國家領導人意旨十分給力,那麼對習近平主席的發展理念與環保思想其實又了解多少真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不久前在網誌〈全新郊野公園?又點止咁簡單!〉(2018年12月13日)表示希望在「後真相」時代提醒市民,香港郊野公園的面積自2013年起增加了大約50公頃。

怎樣在「後真相」時代了解政府政策,確實需要慎思明辨而不是簡而約之。黃錦星的這一次提點,令我們想起前特首梁振英「郊野公園可加可減」的提法,當然不會忘記局長當時的態度。

2017年1月,時任特首梁振英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內提出研究開發「低生態價值」地區,用以興建住房,提出郊野公園用地應是「可加可減」的概念。當時黃錦星就以郊野公園總面積增加38公頃安撫市民(注意:其實芬箕托、西流江和一幅位於南山附近大約12公頃的土地是在半年後才刊憲納入郊野公園),又表示「法例的門檻頗高,不易通過」、「留待社會討論及回應」;同年5月,梁特首向房協發出邀請,以大欖隧道旁及水泉澳邨毗鄰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發展房屋進行研究,而局長的回應是「找出客觀數據予社會討論並非壞事」、強調「環保署有把關能力」,對於開發郊野公園興建房屋一事,一直支吾其辭。

到新一屆政府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並將「發展郊野公園邊陲」作為開拓土地選項之一,黃錦星又再以興建大欖隧道時剔除郊野公園數公頃土地為例,辯稱「政府再開發郊野公園用地,同時也會有方案補償。」那麼,黃錦星說的「把關」,原來就是消極地為「再發展」郊野公園土地之後爭取「補償」?

黃錦星在2016年主持郊野公園成立40年的活動時「希望市民能在郊野公園『共用』、『共樂』,以及『共行』環保的行為,因為郊野公園是要一起保育及保護的。」言雖在耳,黃錦星對保護郊野公園的具體行為態度這真相,大家更是不容不察。

梁振英提出了向郊野公園開刀之後,許多親建制政客、地產商紛紛對之虎視眈眈。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甚至反問「當數以千計兒童居住環境惡劣,是否仍然不可以在維港以外填海、不可以探討使用郊野公園邊陲地帶?」以郊野公園土地去換地建屋,將城市發展與環境保護置於對立面是環境保育制度、思想的大倒退。特區政府高官向來對跟隨國家領導人意旨十分給力,那麼對習近平主席的發展理念與環保思想其實又了解多少真相?

習近平在廣受大陸官商學界引用的名篇〈深入理解新發展理念〉中強調「生態環境沒有替代品,用之不覺,失之難存」;更重要的當然是他的「兩山論」:「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甯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返內地的新發展城市走走,「兩山論」被開宗明義認真宣揚的真相就在眼前。大陸媒體梳理改革開放40年政府執政理念的變化,要點之一就是國家淡化了對GDP的追求,生態環境保育成為各級黨委、政府的硬任務;「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成《習近平關於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論述摘編》,供國民研習的可持續發展觀。

香港高官可以繼續向郊野公園開刀,發展所謂「低生態價值」的郊野公園「邊緣」,把環保團體的反對聲音詆毀為阻礙香港發展的元兇,要為市民不能上樓負責,甚或認為保留四成綠化土地是愚蠢的比例,筆者希望大家注意的另一個真相是,今年迎來改革開放40年的祖國,將綠化覆蓋率達到四成來釐定為中國進入小康社會目標的重要指標之一。

過去大規模、高速度的工業化、城市化雖然令社會經濟發展蓬勃,卻為生態環境帶來難以逆轉的破壞,使中國大半城市深受霧霾影響。前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柴靜拍攝的紀錄片《穹頂之下》探討霧霾問題,在中國社會引起巨大迴響,她的「我不是多怕死,我是不想這麼活」引起無數國民共鳴,成為網絡潮語。霧霾的影響一度成為海外媒體十分關注的中國議題,2016年英國《衛報》以「毒空氣」、「霧霾難民」形容之;BBC則指中國「空氣末日」影響近五億人。

今天,國家領導人認真了解到在一味追求GDP高速增長背後,生態環境破壞帶來的沉重代價。2015年,習近平把「生態文明建設」首度寫入國家五年規劃之內,將生態環境保護列為重要國策之一;上個月他在人民大會堂接見港澳慶祝改革開放40年的講話中,要港澳更積極主動參與國家治理實踐,當中包括「生態文明建設」,同時指港澳是中國其他城市借鑑的近水樓臺。隨便在網上找一些有關中國建設和保護郊野公園的文獻,大部分都會引用香港為範例,是中國最早發展郊野公園的城市;不少文章讚揚香港郊野公園發展成功,影響內地城市也意識到郊野公園在城市發展中的重要作用。

可惜真相是,差不多在大陸開展改革開放的同時,港英政府制定《郊野公園條例》,發展郊野公園,平衡城市發展和生態環境,使香港作為一個人口密度極高的城市,仍能擁四成的綠化土地,使市民有遠離繁囂的選擇,在郊野公園找到呼吸新鮮空氣的空間;反而是回歸祖國20年之後,特區高官卻以分割、對立來定義郊野公園與發展的關係,以可加可減、消極補償的落伍理念來守護郊野公園。

經過五個月的諮詢期,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期望將於下星期向政府提交開拓土地優次的最終報告,發展郊野公園「邊陲」會否納入最終建議報告內,即將揭曉。即使專責小組不將此列為報告內的優先選項,政策高官會否一意孤行,未可逆料。習近平在名篇〈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說「堅決摒棄損害甚至破壞生態環境的發展模式,堅決摒棄以犧牲生態環境換取一時一地經濟增長的做法」,振聾發聵;他也說過堅持綠色發展是關於發展的一場深刻革命;執政以來言及改革都常稱要在壯士斷腕的勇氣。作為守護香港郊野公園的把關人,黃錦星的理念和勇氣,距離國家領導人的期望有多遙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