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邊境紀實:敘利亞難民如何涉險抵達土耳其?

跨越邊境紀實:敘利亞難民如何涉險抵達土耳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帶著Omar他們到他的屋子,解釋了逃亡計畫。他說整個跨越邊界的過程只會花上1小時,危險區也只有不到200公尺。如果他們能夠跨過這段路,他們就能成功抵達土耳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ct For Ghouta
譯:Lara AlMalakeh(en)、Wenyu

在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強迫東古塔地區居民遷移到北部各城市時,仍有些人選擇留在這條敘利亞地理上的疆界附近。然而,也有一些人決定跨越邊境,進入土耳其,開始一個遠離戰爭、炸彈以及死亡的生活。在那些人當中,有些人計畫要再往前移動進入歐盟體系的城市中。

Omar(化名)就是逃難到土耳其的當中一人。這名22歲的青年跟著東古塔地區被強迫流亡的民眾到達了伊德利卜(Idlib)。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除了家鄉生活不穩定、缺乏安全感、對立派系間戰事持續不停之外,更是因為當地已缺乏工作機會或是高等教育可能性。

在抵達伊德利卜2個月之後,Omar和他的朋友決定要找門路進入土耳其。Omar與一個幾天前曾把他朋友送進土耳其的偷渡接頭者搭上了線。這名接頭者叫他先抵達敘利亞一個叫做札佐爾(Zarzour)的地區,2人在那裡先協調相關細節及費用。

Omar及他的朋友按照協議,準時來到了協議地點;3人立即同意當晚即刻跨越土耳其邊境。接頭人要求他們在一間特定屋子裡等,但他當天並沒有出現。過了幾個小時,有5個敘利亞人進了那間屋子,表示他們之所以回來是因為土耳其國家憲兵(Gendarmerie,土耳其執法單位)把他們逮住,命令他們回到敘利亞去。他們補充說,他們這團人原本更多,後來分成了2組。有8人的另組成員在這5人之前行動,幸運地跨越邊界沒被抓到。但對這5人小組來說,這次已是他們第10次失敗的嘗試了。

這5人繼續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旅程從一輛載他們到阿杜利亞(Adduriyah)的休旅車和一個嚮導開始;阿杜利亞這個區域靠近著土敘兩國邊境線。這名嚮導是對這條路很熟悉的人,他用一台手機與監控者溝通。監控者則負責監視土國軍隊的行動。這一群人被告知,這條路太難開了,所以他們必須要跳過一堵牆,走進下水道。這趟旅程最終還是被土國軍隊给干擾了。團體中有3個人決定再也不要冒險了,於是繼續留在敘利亞。

隔天接頭人出現了。他要求Omar及他的朋友每人各付450美元。Omar在那之前就已經知道要支付這麼多錢了。因為整趟路程艱辛,接頭人要求他們把所有東西都留下來,連行李也是。Omar一開始是拒絕的,但後來那些曾經走過這段路的人告訴他,在跨越邊界時,這些袋子會是很大的負擔,他才改變主意。

這次有4個年輕男性以及2名女性參與。他們爬上了一座山丘,山丘就在沿著邊境所築的牆旁。他們從山丘上跳過界牆,嚮導告訴他們,就一直跑不要停。他們必須要拉著那些很快就無法再繼續下去的女性。這條不平坦的道路因為泥沙而變得濕滑,他們的腳不斷陷在泥裡,讓奔跑更為困難。路上還布滿荊棘以及髒水。2名女性無法再忍受了,就在快要成功跨越邊界時開始尖叫哭喊。

她們的尖叫聲引起了土耳其軍隊的注意,他們抵達了現場,對空鳴槍。嚮導翻譯了土國軍官所說的話。土國軍隊把一行偷渡者帶到了一個軍營,裡頭有瞭望塔、閃亮亮的搜索燈以及一個直升機停機坪。他們被安置在停機坪上,與稍早之前被抓到的另一組人在一起。

有名士兵用自己的手機幫每個人都拍了照。他們的名字被登記下來,他們一直在那待到了凌晨3點。三不五時就有試圖要逃入土耳其卻被土國軍隊抓到的小團體加入他們,裡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到了凌晨3點,這群人在刺骨的寒冷當中登上了回到土敘兩國官方檢查哨;這讓他們想起不久之前,他們被迫登上由東古塔到伊德利卜疏散巴士時的酸楚記憶。

在檢查哨有小巴載他們回到接頭人的屋子,現在裡頭待滿了想要逃離敘利亞的敘利亞人。裡頭連好好睡一覺的地方都沒有。孩子們宏亮的哭聲伴隨著男人及女人的尖叫,Omar和他的朋友根本無法得到所需的休息。

隔天中午,接頭人跟他們說這次改成在白天時跨越邊界。當他們抵達邊境區時,他們看到整條邊境線都滿是土國軍隊。Omar及友人拒絕在這個時後闖關,接頭人同意將旅程延到晚上。

到了晚上8點,接頭人把他們載回邊境的同一個地點。他們在離邊境大約200公尺的橄欖樹叢中等待。那裡已有許多組人在等著闖關了。嚮導試圖偵察可行路線,回報說他們必須要等待到早晨5點再行動。但麻煩出現了,許多人開始對擋路的嚮導吼叫,要求他後退。嚮導打給接頭人,告訴他目前前方的道路不安全,土耳其軍隊派了許多士兵駐守,並一直對空鳴槍。他們再繼續等了一個小時,最後回到接頭人的屋子。

Omar和他夥伴的士氣整個崩塌。他們已經連續渡過3個未眠的夜晚,非常疲憊。然而,他們決意一定要跨過邊界。這一次,他們找上了另一個接頭人。他們從原接頭人手上把錢拿回來,前往離札佐爾30公里的西爾金(Silkin)。

不久之後,一個只有18歲的年輕男子抵達,告訴他們他就是接頭人。他帶著Omar他們到他的屋子,解釋了逃亡計畫。他說整個跨越邊界的過程只會花上1小時,危險區也只有不到200公尺。如果他們能夠跨過這段路,他們就能成功抵達土耳其。接頭人的家人相當友善,他的母親甚至還為他們祈禱。接頭人的收費是每個人400美元,不准他們帶任何行李,這與上一個接頭人一樣。

那是齋戒月的第一天。他們梳洗乾淨,休息了一會,然後在日落前開始這趟旅程。嚮導抵達了,跟這群人解釋路線。這次總共有5個人,分成兩組。他們會先利用由塑膠瓶綁在一起、裝在布袋中的一塊小浮板跨過奧龍特斯河(Orontes)。他們等待來自馬格里布(Maghreb)的叫拜聲出現,到了那時,土耳其軍隊會忙著開齋,享用開齋飯(Iftar)。監視器讓嚮導得到這些指引。

在河的另一岸長滿了麥子。嚮導爬著帶領大家,這群人跟在後頭。他們在泥巴及荊棘上爬了大概半小時,最後抵達了柏油路。接著他們開始快跑在這條通往山坡的柏油路上。半小時過去了,嚮導停下來告訴他們,剛剛已通過了危險區。他們調整好呼吸,走向一個土耳其村莊。他們躲在一間安全的屋子裡,等著車來載他們。

他們把自己清理乾淨,睡到隔天。一名土耳其人抵達了,他問大家的目的地是那裡。伊斯坦堡是他們的答案。這次的收費是200美元。5名男子上了他的車,在去伊斯坦堡的路上還換了一次車。26小時過後,他們抵達了目的地。

Omar現在在思考一個進入歐洲的計畫。他會再次拿自己的生命冒險,尋找比在敘利亞生活更好的可能性嗎?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