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山家之味》10週年:作為是枝裕和家庭電影的開端

《橫山家之味》10週年:作為是枝裕和家庭電影的開端
Photo Credit: 《橫山家之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留意一下這些悉心設置的基調,你會發現是枝裕和的作品比印象中更動人、更細膩。

良多的母親淑子在電影中沒有像兒子或丈夫般時常走這條石梯。然而,導演仍然要她一步一步地走,與次子一起走在往返掃墓的斜坡上。淑子的步伐走上來有點吃力,就像她自己形容「每年爬這山都變得更加艱難」,卻又明顯比丈夫走得更有活力。淑子與次子在掃墓後走下坡回家時,才首次有短暫的獨處時光(52:30-55:07)。淑子立即向次子吐苦水,表明自己其實不願意與女兒一家四口同住,老來還要重新適應與外人(這裡指女婿及其子女)生活是一件苦事。

聚散離合的家庭關係

是枝裕和善於平淡地逐步剖析角色的心理,通過突顯角色各自內心與實際表現的差別,從而刻畫家庭成員之間的異同及聚散。恭平及淑子明顯對離世的長子念念不忘,然而,他們同樣非常著緊次子良多的事,只是他們著緊的重點不盡相同。「這是他的人生,我不會干預。」恭平說完這話,卻又禁不住問及次子的生活近況。恭平在意次子能否成為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能夠養妻活兒。相比之下,淑子總是形容丈夫只是個「村落大夫」,不是什麼名醫。另一方面,淑子總是介懷次子娶了個寡婦,又養一個沒有橫山家血緣的孩子。相比之下,恭平卻毫不在乎這些問題,又多次友善地跟寡婦或其小孩聊天,視他們為橫山家的一份子。

面對父母,良多如何自處呢?在父母歡送下,良多坐上橫須賀回東京的公車離開。他這才想起一直和母親都忘記了的一個相撲選手名字,他不以為然說了句:「每次都像這樣遲了一步」(01:42:25)。之後鏡頭一轉,良多自白:「3年後父親忽然過世,我一直沒有跟他入場看足球賽。母親追隨在父親之後走了,我沒實現她想坐車的夢想」。通過電影最後一場戲,我們知道之後良多再次回到老家掃墓,站在父母和哥哥墓前的已經是個身穿高檔白西裝(或許是他在事業上努力打拼的成果)、有親生女兒、有輛私家車的良多。但這一切總是遲了一步。

面對是枝裕和平白而細膩的刻畫,令人想到人生中為何總有些遺憾看似難以避免,實際上我們早一步立定決心就能夠避免。這一步是有多難走呢?事實上,送別良多後,淑子跟良多同時想起那個相撲選手名字。丈夫問她什麼事,淑子回應:「算了,反正不重要」。

其實父母故然對兒子有一定的期望或願望,然而相比這些,父母只想兒子健康而愉快地生活。良多故然不知道母親同時也想起那個名字,他更不知道父母無法實現的願望不會是遺憾,只是一種對兒子的祝福,令兒子帶著祝福一步一步走往後的路。

若然大家再次觀賞是枝式家庭電影時,不妨留意一下這些由《橫山家之味》這作品開始悉心設置的基調。你會發現是枝裕和的作品比印象中更動人、更細膩。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