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美術館》導讀序言:上美術館最療癒

《療癒美術館》導讀序言:上美術館最療癒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療癒美術館》作者李沼永沒有顯赫的家世與學歷,以本土高等美術教育的科班訓練為基礎,抒發生活感懷己見,採取經營粉絲團的方式投石問路,最後匯聚人氣集結短文出書,成功演繹了當前「人人都可以是作家」的時代現象。

文:謝佩霓

上美術館參觀藝術最療癒,這點筆者完全認同,自幼如此身體力行,終生也將奉行不渝。

9789571375595_b4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歷來有關藝術家的老生常談,往往過度強調他們多愁善感、風花雪月、不修邊幅、特立獨行、不切實際、不屑倫常、不合時宜、英年早逝⋯⋯云云。彷彿只要冠以帶著偏見甚至貶意的連串形容詞,便可以簡化並且合理化藝術家一切與眾不同的為人處事和天賦異稟。這樣眾口鑠金的成見,難免積非成是,也築起了高牆,劃下無可逾越的距離,致使一般人找到事不關己的藉口,對藝術家敬謝不敏,對藝術望之卻步。

在為一般人導讀藝術、導覽作品甚至書寫藝術家時,「藝術家也是人」是筆者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意思是提醒觀眾與讀者,藝術家與常人無異,一樣是凡體俗胎,天生父母養,一樣是擁有七情六慾、愛恨情仇,一樣要祭五臟六腑、養家活口生活,一樣得面對生命的起伏興衰,一樣必須學會與自己相處以及與他人共處。

從出生到死亡,藝術家與吾人並無二致,無法宥免於日常與無常。唯一不之處,在於他們選擇透過創作證道,將生命成長的心路歷程疊合藝術生涯的行旅軌跡,化作形形色色的作品,見證人類的共命,經由共享尋求共相、共鳴與共振。

也許是忒謙,時不時會有藝術家四兩撥千金地說,醉心創作以及辦理展覽是為了自娛娛人。約定俗成的見解,愛說藝術家文以載道,以文會友,言下之意,似乎判定藝術人只是以藝術創造同溫層,在小圈圈裡尋找彼此的慰藉。即便如此,何妨將心比心,其實藝術家尋求他人認可肯定的心情,亦如你我。

藉由公開展示作品,不斷分享所見所感見所想,藝術家希冀能在茫茫人海覓得心有靈犀的知音,也期待任何一個一樣踽踽獨行的靈魂,和自己產生共鳴獲得溫暖撫慰。

除此之外,藝術家在經由創作不輟,抒發己見以明志之餘,和我們會一樣會因現實不如人意,難免受傷頓挫質疑自己,往往常常透過藝術進行不假外求的自我治療。藝術之所以不可或缺,絕不單單只是為藝術而藝術的美學價值,藝術是生活的寄託和生命的出口。換言之,藝術同時應當被視為求救、自救與自我救贖來理解。於是乎,作為觀眾的我們,倘若能與藝術情境交融交感共生,不啻形同接受另類的集體治療。

當代意大利暢銷作家達維尼亞(Alessandro D’Avenia, 1977-)在《脆弱的藝術》(The Art of Being Fragile)一書中直陳,「唯有欲望依舊強烈但身不由己時,才會有生命脆弱與自身單薄的自覺;唯有明白世間的悲傷,才懂得如何撫慰人心。」正是因為如此,所有刻骨銘心過的藝術家,即使最終無法自救自拔,在見證生命點點滴滴,作品才能夠如此撫慰人心。

誠如意大利近代大文豪雷歐帕爾第(Giacomo Leopardi, 1798-1837)在《雜思筆記》(Zibaldone di pensieri, 1898)裡的感悟:「幸福就是實現!」

藝術家的可貴處,在於不只自求多福,在行經生命幽谷,走過荊棘滿地時,以藝術為宗教,創作為朝聖之路,更來要悲天憫人,化千絲萬縷與千頭萬緒為創作,以記錄生命的作品訴求共感。何況易感敏感與善感多感如藝術家者,確實能見人所不能見之處,以創作為觸媒,助人見識宗廟之美,讓人類超越自己,抵達現世至今無人可達之處。

藝術家永不質疑生命本身,卻質疑無道的時局與無感的時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詩人艾略特(T. S. Eliot, 1888-1965),雖然在廿世紀中期便已辭世,未嘗活到資訊主導一切的時候,卻如先知般地預言了資訊時代的窘境與絕境。在劇作《岩石》(The Rock, 1934)裡厲聲提問:「我們在生活中喪失的生命何在?我們在知識中喪失去的智慧何在?我們在資訊中喪失的知識何在?」他提醒我們,知識把20世紀的世人帶向無知與滅亡。

身處民生樂利的承平時期,我們只知及時行樂,暴飲暴食不知節制,唯即時消費與快速時尚是尚,最後肉身文明病與富貴病纏身,精神生活卻益發貧瘠空虛,心靈更無所寄託。我們安於小確幸卻因此招來了大災難。太習慣圖文並茂,原本為了檢索便給啟用的大數據,如今資訊爆炸卻是大家無心閱讀的口實;自拍打卡即時上傳,社群網絡無國界,即時串聯讓世界變平,不料世界卻成了寂寞芳心俱樂部。

9789571375595_b3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療癒美術館》內頁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1990年代在探索科技社會心理學的名著《虛擬化身》(Life on Screen)裡,早就預示了網際網絡的方興未艾,終究將使人因為習慣假面致使認同錯亂,只會加速脫離現實。時隔幾10年再出書,特克教授直言不諱地揭示,社群網絡無遠弗屆的宰制,只會令人彼此漸行漸遠,助長芸芸眾生《在一起孤獨》(Alone Together, 2011)。渴望宣洩情感卻形成情感障礙,上線下線兩面人,網上網外兩種人生,網路成癮無異飲鴆止渴。

熱衷參與社群網絡,透過行動裝置與通訊設備,不斷線發送並接收圖像,刷存在感追求自我實現與獲得他者認同,這絕大多數時下眾生的日常真實寫照,在在證實潛藏人類心中,對「永恆聯繫」(perpetual contact)始終不止息的渴望。對每一個「小我」而言,期待透過串聯認證彼此的存在,確保「大我」不離不棄。這樣的人性驅使,如何因勢利導善用於豐富精神向度?

《療癒美術館》這本書,不啻正是因應資訊網路時代特性產出的標準產物。這本紙上導覽讀物,專為和作者一樣的網路世代使用者書寫。

作者李沼永沒有顯赫的家世與學歷,以本土高等美術教育的科班訓練為基礎,自比美術館解說員循循善誘,以部落客的淺白率性口吻書寫,對照藝術作品及相關背景資訊,抒發生活感懷己見,採取經營粉絲團的方式投石問路,最後匯聚人氣集結短文出書,成功演繹了當前「人人都可以是作家」的時代現象。

9789571375595_b9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療癒美術館》內頁

席捲世界的韓流,不只在於影視音產業與流行文化方面。在市場的亮眼表現與專業界的優異口碑上等量齊觀,韓國當代藝術崛起已是不爭事實。幾十年來透過中央主事,實施於培植審美素養的藝文投資,無論硬體或是軟件,已收宏效。歷經幾度泡沫經濟和政治危機的檢驗,證實韓國藝術現勢已經不可同日語,不再需要光靠政策主導與經濟操盤,實力與影響力不容小覷。

引進韓文翻譯著作,絕少以韓人觀點詮釋世界,遑論藝術史、藝術家與藝術品,這也是本書出版別具意義之處。個人認為李沼永最值得稱道的事,是不忘將韓國藝術家的作品納入書寫內容,形成類比或者對比。韓國在追求現代化的過程中,深知在博取國際認同的前提下,萬萬不能讓全球化折衷了在地化。為了生怕全盤西化會導致忘本,向來不斷強調「身土不二」,已然成為大韓民族全民服膺的國族性格。

李沼永認為經典必須具備療癒性的說法,於我心有戚戚焉。另外相較於受眾設定為一般大眾的藝術出版品中,也不只限於一再重複被談論的少數名家名作。誠然持平而論,儘管儘量融會貫通各方說法,對於藝術品的詮釋,李沼永的見地,主要還是以個人化的觀點為主。不過他以平常心現身說法,因為平實切身,反而深具說服力與魅力。畢竟理解一切,每個個人心法皆是法門,各有巧妙,參照來變換角度與觀點,自然可以得到新知和新視野。

虛擬世界中一切虛擬,藝術界與美術館介亦受染指,本來對兩者已經心生畏懼的人們,如今益發裹足不前,視逛美術館感受真蹟為畏途與落伍。李沼永顯然視美術館為虛擬世界文明絕症的終極治療室,建議網友與讀者將參觀展覽與作品對話,作為自我療癒的另類法門。

上美術館參觀藝術最療癒,這點筆者完全認同,自幼如此身體力行,終生也將奉行不渝。

9789571375595_bc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療癒美術館》導讀序言,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沼泳
譯者:李舟妮

治癒,是一種心理上的變化,
在這個越來越難以找到慰藉的世界上,
如果有一幅畫可以讓人感受到心靈上的滋養和修復,
那還不足以成為名畫嗎?

藝術家們將他們最渴望銘記的美好,
以繪畫的形式留給後世的我們,
如同大廚將最高營養、最低卡路里的精美食物奉上餐桌,
讓我們體會到無與倫比的滿足與幸福。

當我們喜歡一個人,便忍不住總想見他。
當我們喜歡一種食物,便忍不住總想吃它。
同理,當我們喜歡一幅畫,便會忍不住看了又看。

好的繪畫作品讓我們得到靈感、快樂與力量。
被生活從背後捅一刀時,讓我們以繪畫為伴,勇敢前行吧。
感到辛苦疲憊時,不妨在名畫這張安樂椅上盡情倚靠。

當我們帶著各自所獨有的思想和情感去理解繪畫時,
就可以從中體會到不一樣的美好。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