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不願和以色列人踢球,就是「反猶太」嗎?

穆斯林不願和以色列人踢球,就是「反猶太」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球迷稱為「埃及梅西」的薩拉,最近因為要求球隊不要引入一位以色列籍球員,而捲入了「反猶太」的風暴,但這條在歐美國家踩不得的大紅線,真的可以這樣二分法嗎?這位「埃及良心」真的是種族歧視者嗎?

長期以來,「歧視猶太(anti-semitic)」在歐美國家都是條不可碰的大紅線,在台灣也發生過學生扮演納粹軍官而遭以色列辦事處抗議的情況,但這種如同族群金鐘罩的政治正確,究竟是恰如其分還是太過無限上綱呢?

在聯賽中以3-1大勝勁敵紅魔曼聯後,利物浦不但讓對方主帥——自稱「特別的一個」(Special One)的莫里尼奧(José Mourinho)——走下神壇失去帥位,也和第二名的球隊拉開差距。目前,這支由德國名帥克洛普(Jürgen Klopp)所率領的球隊,正以鋒不可當的氣勢,劍指睽違多年的英超聯賽冠軍。

當球隊朝著勝利的步伐邁進時,卻傳出了一個令人錯愕的消息。隊內的主將,來自埃及的頭號球星,號稱「埃及梅西」的默罕默德.薩拉赫(Mohamed Salah)表示,如果球隊堅持要引進以色列射手達布爾(Moanes Dabour),那埃及人恐怕將要告別安菲爾德,選擇轉會。

這則新聞一出,一些激進的以色列媒體,紛紛跳出來攻擊,認為薩拉赫毫無疑問的,就是一位實實在在的反猶太份子(Antisemitism),甚至還翻出多年前他不願意跟以色列球員握手的影片,大肆攻擊,認為他罪不可赦。

默罕默德.薩拉赫:種族歧視的壞蛋還是埃及良心?

所以這個以色列媒體筆下的「反猶太壞蛋」是個怎麼樣的人?身高才175的薩拉赫,在利物浦出乎意料的成為足球巨星,不但在17-18賽季以32球成為英超聯賽最佳射手,同時也是利物浦隊史上最快獲得50粒進球的球員。這位26歲的埃及巨星,用精湛的表現征服了安菲爾德球迷的心,可以想見,在未來的幾年,薩拉赫都會是金球獎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RTS2699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埃及人眼中,薩拉赫是他們的國家英雄

即使在歐洲獲得巨大的成功、財富,薩拉赫仍然心繫家鄉埃及。

他的兒時教練,哈米.諾赫(Hamdi Nooh)跟BBC的記者說:「薩拉赫從以前就是個善良的小孩,他每天練球完都會準備食物給球場旁邊的小狗吃!過去如此,他至今也從來沒有改變,薩拉赫仍然保持當初的赤子之心,樂於分享、助人。」薩拉赫的確是個對家鄉、土地很有感情的人,在加盟利物浦後,他馬上捐贈3萬英鎊資助埃及退休足球員協會,而薩拉赫基金會(The Sala Foundation)從成立以來,也已經幫助超過450個埃及弱勢家庭。

除此之外,薩拉赫不僅自掏腰包,替家鄉納格里(Nagrig)買了全村第一輛救護車,也幫助地方醫院添購醫療器材,和各式藥物。一位在地醫生對記者表示:「薩拉赫從來沒有忘記他的出身,不像其他足球員在成名之後就被金錢迷惑,忘了自己的本分。」。

薩拉赫更是憑著一己之力,率領埃及重返睽違26年的世界杯賽場,首輪卻因為傷病錯過比賽,埃及也在首輪賽事中惜敗於烏拉圭,最後於小組賽提前出局。世界杯的失利只是一時,薩拉赫已經成功的用足球將全國人凝聚在一起,在今年3月的總統大選時,甚至有人要薩拉赫出來選總統,國內的高人氣可見一般。

薩拉赫沒有反猶太,因為達布爾根本不是猶太人

回答開頭的問題,我們必須先看看利物浦計畫要引進的這位前鋒達布爾到底是何方神聖。目前效力於奧地利薩爾斯堡紅牛(FC Red Bull Salzburg)的達布爾,是以色列足壇未來的明日之星。上賽季,達布爾展現了極高的進球效率,在32場聯賽中打進了22球,而在這賽季,以色列人更是延續了恐怖的進球能力,在26場比賽中打進了16球,放眼歐洲,能有這種進球效率的球員確實屈指可數。

作為利物浦的主管,你怎麼會不對達布爾心動?然而身為一個專業的足球俱樂部,利物浦打算收購達布爾的政策絕對不可能是針對薩拉赫而來,懂球的人都知道,達布爾絕對不可能取代薩拉赫在利物浦的一哥地位,也不會有人平白無故將自己的頭號球星趕走。那麼,這裡就又回到最初的問題,薩拉赫為什麼討厭達布爾,他真的是反猶太份子嗎?

這裡可能要讓許多替猶太人發聲的熱血份子失望了,因為我認為薩拉赫這樣做完全合情合理,而解答要從兩個面向來看,第一,以色列當局近期加速對巴勒斯坦的壓迫;第二,達布爾其實是個穆斯林。

2011年之後,以色列和埃及的關係逐漸修復,這兩個在六日戰爭中打得你死我活的世仇,終於看見和好的跡象,至今,有超過117家以色列公司投資埃及,帶動雙方經貿發展。但最近,以色列在加薩走廊擴大對巴勒斯坦和穆斯林的壓迫,從上個月開始,加薩東邊的巴勒斯坦難民呈現不正常的增加,越來越多穆斯林被以色列軍方驅趕。而俄國官媒Sputnik也早就揭露以色列的軍事計畫,表示以色列正逐漸的在加強對巴勒斯坦的武裝行動。但做賊的喊抓賊,以色列駐聯合國代表丹尼.戴龍(Danny Danon)近日就表示:「我們要動員一切力量阻止巴勒斯坦進入聯合國,因為巴勒斯坦為了要達到建立其民族國家,資助恐怖份子攻擊我國。」

以色列 巴勒斯坦 耶路撒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巴勒斯坦的支持者,在加薩走廊邊境抗議美國遷移大使館時,遭到以色列人的攻擊

試想,今天西方媒體對恐怖攻擊如此敏感,如果以色列不斷的遭到恐怖攻擊,會沒有人報導嗎?而以色列又為何要封鎖自己被恐攻的消息,能夠博取國際的同情,不是更好嗎?這樣軍力不對等的相互侵犯行動,每每在巴勒斯坦受到重創之時,以色列都會跳出來稱說自己是受害者,其實許多人都看在眼裡,或許薩拉赫是其中之一。

第二,達布爾雖然隸屬於以色列國家隊但他並非猶太人,事實上,達布爾是個道道地地的穆斯林,出生於以色列北部的穆斯林大城拿薩勒(Nazareth),但是在猶太人與穆斯林衝突對立之際,達布爾卻成為以色列國家隊的一員,這應該才是讓薩拉赫最為火大的事情——身為一個穆斯林,看到巴勒斯坦人被自己的政府壓迫,竟然不替他們爭取權利,或是用自己的影響力尋求協助,這看在替自己家鄉貢獻良多的薩拉赫眼裡,或許才是最令他反感的。

以色列並不是只有猶太人一種單一族群,而達布爾並不是猶太人,薩拉赫不願意跟他同隊這件事,並不能表示埃及球星就是反猶太份子。相反的,薩拉赫更像是一位人道主義者,今日讓他不爽的,是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仗勢欺人的態度,而不是阿拉伯人和猶太人的恩怨情仇,但又有多少這樣的情懷展現,直接被扣上「反猶太」的帽子,用簡單的三個字,模糊掉了背後更重要的議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