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百萬難民就痛罵梅克爾,但他們替德國創造了「難民經濟」

看見百萬難民就痛罵梅克爾,但他們替德國創造了「難民經濟」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因為過去人口老化,醫療支出多於收入,但自有難民以來,難民多是年輕人口,醫療開支相對少,而他們現在已經在墊付的退休金,也讓長年退休金虧損連連的情況如遇春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12月中旬,德國聯合企業理事長公開肯定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難民政策。據統計,136萬的難民申請案中,至今有超過40萬以上的人有正常工作或職訓。長期以來德國企業主承受缺乏專業人員及製造生產工人之苦,這一、兩年德國大量接受難民,即時的語言及職業訓練,使他們儘早融入社會,也讓他們填補了人力缺。

在德國一個正常的工作受薪或受職訓者,要繳至少三分之一以上全薪薪水的福利支出,包含所得稅、健康及照護保險、失業保險金,退休年金等。全職的受薪或受職訓者在社會上就是個生產者。難怪不只是企業主開心,週邊影響的健保業者,也宣稱近兩年的業務呈現有史以來的正成長。德國因為過去人口老化,醫療支出多於收入,但自有難民以來,難民多是年輕人口,醫療開支相對少,而他們現在已經在墊付的退休金,也讓長年退休金虧損連連的情況如遇春雨。嚴格來說,這些外來者,如果沒有在德國工作超過5年以上,他們5年來繳付的退休年金根本不能領到,而這些短期工作者繳交的退休年金,對德國嚴重的退休年金赤字有實質幫助。

德國整體經濟在接收難民後並未萎縮,反而蒸蒸日上。難民也帶來難民經濟。例如監視器,安全人員及警力以及維護權利的司法案件增多,還有促進購買的需求及房屋的營建。這些21世紀出逃的年輕人,是帶著家庭與個人人生的希望來到異地,德國政府雖負擔他們的基本生活開支,但仍有不夠的生活費,他們會請家人支援。

投資難民,儘早融入社會

2015年打開大門接收近上百萬難民的梅克爾,承諾並鼓舞看到百萬難民的德國人民說,「我們可以成功做到。」在短短3年後的努力驗收下,德國政府投下資金讓所有來到德國的難民學語言及上學,不管是否取得容留德國的資格,年輕有力的難民多會去受職訓,爭取工作機會。難民多珍惜在德國的生活,因為語言的弱勢,讓他們從事低階工作,但也有有志的難民青年就讀大學。德國政府的巨額投資與600萬熱心義工協助難民及各界的努力,都讓我們看到德國收容的難民已慢慢成為社會的生產者。德國人道庇護,難民的回饋是具體可見的。

回應社會需求修移民法

聯合企業主代表理事長克拉默(Kramer)表示,他自己也很驚訝,難民會在這樣短的時間內自力更生,成為生產者。一些年輕的難民在短短的一年內就可以把德文學好,並在職業學校跟上課程。大部分的難民工作者是全職工作者或受職訓者,可說是支持德國經濟的中堅力量。克拉默更是希望大聯合政府早日通過《移民法》,可以讓非歐盟國家的專業移民者因工作來德國居留,補足人力缺口。德國政府也具體回應了民間需求修法,確定將於2020年正式放寬移民條件,讓非歐盟國家具專長者可以來德國工作求職,解除過去限制的職業別,未來只要為業主所用,就可以來德國工作。這法案也讓被拒絕的申請庇護者,若有專長也可以有條件地居留德國。對整個社會來說,利多於弊。

化負為正,讓負擔成為生產創造力

大量來到德國的難民,背負社會的罵名,被批是社會寄生蟲,沒受過教育。但事實上,德國透過分佈各地綿密的熱心義工協助,也讓難民感受到人間的至情與溫暖。有些教難民德文的老師,接觸到這些勤學的年輕人,至為感動,他們看到他們為之付出的這群人,漸漸轉變為回饋給德國社會的生產力,多感欣慰。

很多人說,梅克爾大量的收容,看似左派,但是以德國的缺工來看,整體效益可以說是多贏的政策。看似左派的政策,卻讓保守的資本家取得工人來源而不用提昇薪資,不僅獲得接納難民的美名,也滿足了資本家的需求,另外也減緩了德國少子化的趨勢。

RTX3FBP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經濟算盤

一個嬰孩從出生到職訓結束,德國政府必須付出18年的每月兒童津貼約200歐元。對一個嬰孩到18歲成人的投資,一個人至少是4萬3000歐元,如果18歲還未有完成職訓或未工作,比如大學生還可以領津貼到26歲,對一個成人的培養與投資津貼可以高達6萬2000歐元。

一個從戰地來的年輕人,經過長途跋涉來到德國者,多因為德國可以承認他們,許他們一個未來,他們多是17到25歲左右的男性。德國政府剛開始要投資他們一年左右的語言班以及生活費,這大約是1萬1000歐元。沒有家人的難民大多沒有懶散的本錢,不管有沒有語言能力,只要可以留在德國,大多數的難民都衝著去搶工作。德國社會剛開始必須承擔巨大難民生活費用,但是養成他們並不須像培養德國本地人一樣地長久,通常1到2年左右,他們就可以從社會負擔者成為生產者。

很多人看到百萬難民就大罵梅克爾,但是他們確實忽略了德國社會過去已是個經常性接受難民與移民的社會。因為得罪德國選民,所以德國國會與地方大選都紛紛落敗,但是梅克爾堅持自己所為是對的,不向批評者低頭。

總結來說,熱心的600萬義工才是梅克爾政策可以多贏的最大的助力。因為他們的熱心協助,才讓難民得以盡快融入生活,讓社會負擔者可以在短期內成為社會生產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劉威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