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得人心的白宮社交之道:小布殊曾用他自嘲的幽默來幫我女兒解危

贏得人心的白宮社交之道:小布殊曾用他自嘲的幽默來幫我女兒解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部分的總統都了解,開自己的玩笑可以討人喜歡。奧巴馬有敏銳的幽默感,很懂得拿捏開玩笑的時機,他也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視情況需要裝模作樣一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莉婭・博曼(Lea Berman)、傑瑞米・伯納(Jeremy Bernard)

幽默感讓我們感到放鬆,打開了溝通的管道,並且將我們凝聚在一起。適時的笑話可以化解尷尬,就像氣球砰的一聲破掉:整個談話的氣氛瞬間轉變,讓我們可以按下重新設定的按鈕。在緊張時刻開玩笑可能有風險,但現在你已經感到比較有自信了,是到了善用這個經常被低估的溝通技巧的時候了。

許多人認為自己有不有趣,是天生注定或與生俱來的。事實並非如此。是的,有些人天生就有幽默感。但對其他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後天習得的能力,它需要練習,但是就跟自信和一致性一樣,它是可以學習的。我們會告訴你如何培養幽默感,並且在你處於高度壓力的情況下發揮效果。幽默感讓我們躲開了我們原本可能躲不掉的情況;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張「免死金牌」。

傑瑞米:

有一天下午,我陪同主持人吉米.法倫進入白宮,為歐巴馬夫人一個對抗兒童肥胖的計劃,也就是「讓我們動起來」錄音。錄音之前,我帶著他在白宮四處參觀。法倫那時候在國家廣播公司主持「吉米.法倫深夜秀」,這個節目是接在傑.雷諾主持的「今夜秀」之後播出。當我們進入外交官接待室,法倫環顧著那張稀疏的自助餐桌,上面擺著瓶裝水、蘋果和一些簡單的零食,就像是為一個快速的電視錄音所提供的標準配備,法倫看了之後,假裝有點失望地說:「只有這些嗎?」

「雷諾來的時候,我們會稍做改善,」我面無表情地說。

他看了我一會兒,然後大笑起來。不用說,錄音進行得很順利。藉由建立我們兩人之間的聯繫感,我的一番搞笑化解了空氣中的緊張氣氛。

歐普拉.溫芙蕾和蓋爾.金來到官邸進行私人晚宴時,幽默感也派上了用場。那時蓋爾是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今日早晨」的主持人,人正當紅,而歐普拉則在幾年前結束了她的電視節目。

我首先以溫暖的擁抱歡迎蓋爾。歐普拉盯著我,似乎是在說:「我算什麼?無名小卒嗎?」接下來,當我靠過去擁抱歐普拉時,我說:「好了啦,蓋爾每天都要『仰人鼻息』(on the air)。」他們兩人都精神為之一振,笑了起來。我內心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問道:「我剛才真的這麼做了嗎?」正當我想把這件事情拋到一邊時,歐普拉用她標準的腔調大聲地喊了一聲:「傑—瑞—米米米……」,一時之間,讓人情緒興奮了起來。我的工作就是要讓客人放鬆、感到自在,徹底享受賓至如歸的體驗,不管他們的名氣有多大。

以身作則,帶頭逗趣

大部分的總統都了解,開自己的玩笑可以討人喜歡。歐巴馬有敏銳的幽默感,很懂得拿捏開玩笑的時機,他也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視情況需要裝模作樣一下。每年感恩節,當他在「赦免」一隻火雞時,他的兩個女兒都會站在身旁,因為女兒看起來很畏縮,這時候他就會說起「老爸的笑話」。2016年,在他最後一次的火雞赦免儀式中(由他的兩個小姪兒替代已經是青少年的兩個女兒莎夏和瑪麗亞,歐巴馬承諾要說一個「老掉牙的老爸笑話」,而且他做到了。「如果跟你同桌的人告訴你,你已經把所有的菜都吃光了,不可以再吃了,」他對姪兒說:「以這條總結飢餓人民精神的教條來回應:是的,我們口以(Yes we cran)。」

前總統雷根很喜歡開玩笑。華盛頓流傳著一個小故事,他甚至不怕跟英國女王開玩笑。1982年,他與英國女王在溫莎城堡的草地上騎馬,據說女王的馬放了一個很長的屁。據傳聞,女王那時對雷根說:「喔,親愛的總統,我真是太抱歉了!」雷根據說是這樣回答的:「陛下,沒關係。我以為是那匹馬。」

另一位前總統卡特在卸任之後,依然喜歡嘲弄自己:「我在這個國家受到的尊重已經大幅提升了。現在民眾跟我揮手時,會用上5根手指,這真是太好了。」

前總統柯立芝被稱為是「沉默的卡爾」,他曾在一場晚宴中坐在一名輕女子的身旁,這名女子跟他說,她跟人打賭,至少可以讓他從口中吐出3個字。結果柯立芝只用了2個字回答她:「You lose(你輸了)。」

林肯總統以自我嘲弄的幽默聞名,而且很擅長編故事,特別是跟來請託關說的人有長時間會面的期間(他曾說:「要不是靠著這些笑話,這辦公室的重擔實在太難熬了。」)。林肯最喜歡的一個故事,是在他劈柵欄木條的時期,一名男子帶著來福槍走向他,要求林肯直視著他的眼睛。林肯停下手邊的工作並答應了他的請求,這個人持續默默盯著林肯幾分鐘。最後這名男子告訴林肯,他曾在幾年前答應過自己,如果他遇到比自己更醜的人,他會開槍把他殺了。林肯看著那個人的來福槍,拉開襯衫,挺出胸膛,據傳說他大叫著:「如果我比你還醜,我也不想活了。殺了我吧。」

幽默是主觀的,而且會隨情境而產生不同的效果:同一個笑話可能讓某人拍案叫絕,卻讓另一個人感到極為冒犯。儘管我們很喜歡像艾咪.舒曼和克里斯.洛克這些喜劇演員,如果我們一直跟老闆重複說些他們的笑話,我們無法得到像他們從粉絲那裡贏得的熱烈反應。挖苦嘲弄也是很需要技巧的,一不小心就會弄巧成拙,尤其是在網路上。黑色幽默最好保留給親密朋友和家人。

找個安全的話題出手:例如,人類共同的弱點就是最好的笑話題材。性別歧視、年齡歧視、種族主義的笑話則不是(這真的還需要提醒嗎?很可悲地,是的)。在你開玩笑之前,問問自己:「這會不會冒犯到我開玩笑的對象,還是他們能夠會心地一笑?」如果這會傷害到他們的感情,請不要說。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幽默感讓我們更有復原力,更善於應對挑戰,並且可以預防小分歧釀成真正的衝突。它可以是失敗或挫折之後,邁向療癒的第一步。在一場工作對手互相較勁的艱難會議中,能夠開開玩笑,緩和緊張氣氛的那個人,展現了自信、樂觀,以及獲勝的態度。

我們發現幽默最好的基礎材料,就是對自己和他人敏銳的觀察,以及對細微差別、背景和時機的掌握理解。而這些都是可以學習的。

開自己的玩笑

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立刻用熱情擁抱你,也許她還等著看你是否值得信賴,或是她很害羞,或只是不喜歡你頭髮分邊的方式。卸下懷疑者或潛在競爭者武裝的最簡單方式之一,就是自我嘲弄。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安全的嘲弄對象,也就是你唯一確定,你可以開這個人玩笑,而且不會有負面後果的人,就是你自己。它向人表明了你也是個人,也會犯錯,就像其他人一樣。更好的是,你有自知之明,而且有足夠的安全感,能夠對此一笑置之。莉婭在確認不同活動的進度時,會經常在白宮四處巡視。她會召集她的同事說:「我又來了!你們想念我嗎?」

詹森總統的個性極為傳奇,也能取笑自己的缺點。他的社交秘書貝絲.阿貝爾還記得詹森如何為了一次針對她的怒氣而向她「道歉」。1967年9月,詹森總統伉儷在國家宴會廳舉行了一場有140位賓客的午宴,向希臘國王君士坦丁和王后安妮.瑪莉致敬。主菜上桌的時候,貝絲就站在宴會廳外面,她忽然聽見詹森大吼:「別動!把你們的叉子放下!叫貝絲過來!」她快速走進來,看到賓客全都嚇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詹森。他從主桌子的位置站起來,轉向貝絲大叫:「這塊肉壞掉了!我切下去的時候,有奇怪的東西跑出來。它聞起來怪怪的!」

貝絲冷靜地回答:「今天的主菜是羅西尼牛排。您在肉裡面看到的是鵝肝醬。您聞到的也是這個味道。」詹森總統鬆了一口氣,並且告訴其他的人:「來吧,吃吧!沒問題。」然後坐回他的位子上,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經歷了社交秘書一場典型的瀕死經驗,貝絲從宴會廳裡溜了出來。

幾個晚上之後,詹森打電話給貝絲。

「妳還記得那天午餐,我以為壞掉的那塊肉嗎?」

「是的,總統先生。別擔心。我們不會再上這道菜了,」她很快地向他保證。

「妳告訴我那裡面是什麼東西是件好事,不然我今天晚上就得在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美國總統經常宴請賓客的地方)告訴900個人不要吃他們的晚餐,因為那塊肉有問題。」然後他掛了電話:詹森總統把他的抱歉包裝在笑話裡頭了。

小布希總統經常因為誤用文字而成為喜劇演員挖苦的對象。不過,他從來沒有因此而苦惱過,因為他明白大笑的力量。他所受到的嘲弄在白宮深受喜愛。當小布希在威爾.法洛主持的「周六夜現場」用過strategery (正確的拼字應該為 strategy,策略)這個字之後,小布希在白宮召開的高層國家安全官員的例會甚至被更名為「廁略會議」(The Strategery Meeting)。其他的字眼像是 misunderestimate(錯誤低估),以及我是「絕策者」(decider),都成了白宮西廂辭典的一部份。他甚至不惜經常拿自己開玩笑,讓喜劇演員也只能甘拜下風。例如2005年的記者晚宴,他開場致詞說:「我很期待像這樣的晚宴,大家都等著看我鬧笑話……故意地。」他一向明白這個道理:當你懂得嘲弄自己,你就可以削弱詆毀者的力量。


傑瑞米:

歐巴馬總統剛就任第二任總統不久後,在錄完由白宮通訊聯絡辦公室製作的每周網路影集「白宮周報」之後,和我不期而遇。自從幾天前的就職典禮舞會之後,我們還沒有說過話。當總統走出藍廳的時候,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悄悄地對我說:「我不想無禮,但是我……必須說……身為一名男同志,你的舞藝實在不怎麼高明。」他注意到這一點,雖然讓我感到一陣尷尬,不過我知道他說得沒錯。為了立刻讓他知道我並沒有覺得被冒犯,所以我回答他:「總統先生,即使我是一名直男,我的舞藝也會一樣糟糕。」說笑話可能是最好的表達方式,讓對方知道你並沒有被冒犯,而且依然能保持愉快的氣氛。

在我任職期間,我的爛舞藝一直被拿來大做文章。在假日與總統夫婦合影的活動結束時,一旦房間裡的賓客都走光了,我就會開始大跳「傑瑞米舞」。總統也會加進來,跳出最難看的舞步。總統最後終於在國宴廳為我舉辦的告別派對上提到這件事,當他說完話,我們還一起表演了最後一曲「傑瑞米舞」。皮特.索薩拍下了這一刻,它還被列入了當年的「白宮最佳照片」之一。在這份工作中享受樂趣的能力,說明了歐巴馬夫婦對工作同仁有什麼樣的期待。雖然他們期待我們表現得很專業,也希望我們能盡情享受這些體驗,並且做我們自己。


莉婭:

小布希總統曾經用他自嘲的幽默來幫助我女兒解危。當我要離開白宮的時候,我們參加了小布希夫婦為我舉辦的告別派對。當時我女兒愛麗絲14歲,她坐在總統旁邊,總統問她學校功課怎麼樣,她小聲說她的代數被當掉了,但是還不敢告訴媽媽。總統聽到這件事情之後,他打斷了餐桌上的談話,然後轉向我說:「媽媽!愛麗絲的數學不及格,但是你不用擔心,因為我在學校的功課也不好,不過到最後,我混得還不錯。」然後他聳起肩膀,向我們表示大家現在坐的位置在黃色橢圓廳,有著杜魯門陽台,還可以遠眺華盛頓紀念碑。餐桌上爆出一陣歡笑聲,沒有人比愛麗絲笑得更開心了。幾年之後,當小布希總統再次看到愛麗絲,他跟她打招呼,開口就問:「妳還沒畢業嗎?」

「我現在上大學了!」她興奮地回答。

他微笑著拍拍她的背。「所以我們兩個都過挺過來了。」

嘲笑自己有時候可能會有風險。它會讓我們變得脆弱,而表現出脆弱需要勇氣。無論表現勇氣的形式為何,大家都會認出它,並且欣賞它。

找對目標

幽默感有助於培養「凝聚在一起」的感覺。無論是家鄉最後一名的棒球隊,或是貴公司最大的競爭對手,有一個安全的嘲笑對象,是建立團結的一種有效方式。在華盛頓特區,美式足球球迷對於華盛頓紅人隊和達拉斯牛仔隊之間的比賽狀況瞭若指掌。如果你想在那裡開啟一個友善的對話,你只要稍微挖苦一下牛仔隊,立刻就可以跟大多數的人混得很熟。這是一個無害的,融為一體的話題。重點在於不要針對某個人、某個團體,或是某個國家來開玩笑,而是找到一種令人愉快的方式,來建立聯繫。請記住要溫柔敦厚,當幽默被當作是一種工具,而不是武器時,它會更有效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善待他人,也不委屈自己:贏得人心的白宮社交之道,讓你高效合作、化解危機、建立關係》,先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莉婭・博曼(Lea Berman)、傑瑞米・伯納(Jeremy Bernard)
譯者:許芳菊

白宮,全世界最有權力的辦公場所,
依然堅持奉行的處世之道——善待他人、建立信任、緩和衝突。
因為,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值得被好好對待。
從白宮社交秘書的應對進退和有趣、溫暖、機智的故事,
學會人際關係圓融的12個基本功!

  • 小布希和歐巴馬總統最倚重的社交秘書,白宮的外事活動都靠他們!
  • 引爆話題,一出版即登上美國亞馬遜商管暢銷榜
  • 來自敵對陣營,聯手出書,傳授廣結善緣和贏得信任之道

白宮社交秘書可說是全世界最焦頭爛額的人之一,從非正式早餐會談到正式國宴,從各種千鈞一髮的危機到與各單位協調溝通,不但負責打理白宮的大小外事活動,更要有高明的社交手腕,靈敏的政治嗅覺,從容的應變能力,以及過人的管理技巧。

兩位作者分別曾在小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中,負責白宮的外事活動。雖然來自不同黨派,卻能合作出書,顯示他們的獨特經歷提供了寶貴的經驗,知道如何與來自不同領域和觀點的人有效地交流。這兩位華盛頓圈內人透過描述與各界名流、外國領袖,以及最無法預測的政客第一手接觸的光輝,與備受折磨的時刻,解析他們所學到的功課。

這本書是為你而寫的,談的不是過時的禮儀規矩,而是應對進退合宜的力量。不論從事什麼工作,真正的成功是取決於我們如何對待各行各業的人。作者解釋每個人都想了解的事,例如如何在一大群陌生人中結交朋友;如何與他人相處得更加融洽;如何和難纏同事共事;如何有效率處理工作和生活的大小事;如何建立良好的溝通管道;如何與討人厭的人交手,並且獲得信任和協助,如何在波濤洶湧的社交媒體中安然無恙等。作者提供了具體的建議,使你成為一位令人喜愛、信賴、讓人願意幫助你的人。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