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上「打格仔」?  

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上「打格仔」?  
Photo Credit: 吳馨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設電視台播放一段歧視黑人的廣告,難道把黑人的皮膚跟捲髮等特徵都打上馬賽克,會看起來比較種族平等嗎?如果不會,那把女性乳房打上馬賽克,難道就能解決物化女性問題?這個標準是不言自明地荒謬。  

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有天吃飯時間,家母打開了電視,隨意看了一部名為《青之驅魔師》的動畫,而動畫中一名女性角色「霧隱修羅」,因為穿著清涼裸露,又挺著巨大的乳房,電視台就把她的乳房整個打上馬賽克。

當我在網路上與朋友討論時,卻引來一名男權人士「不打碼又要說是物化女性」的留言,對此筆者想在這篇文章釐清一些問題。

什麼是「物化女性」?

許多(男)人一直誤以為「物化女性」就等同於「露奶」(或腿跟臀部)的意思,進而誤以為女性主義者是反對裸露衛道人士。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女性主義者怎麼會支持解放乳頭跟公共場所哺乳的權利,又怎麼會舉辦「蕩婦遊行」(slut walk)來反對女性穿著被當成「譴責被害人」(victim blaming)的藉口?

「物化女性」是指把女性給「客體化」,有點類似馬克思主義說的「異化」,勞動者與自己的生產活動、勞動目標、生產過程分離,比如說工廠生產線上,作業員與自己製造出來的產品沒有直接關係。基於同樣地道理,女性與自己的身體、存在價值、展演方式分離,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物化女性,包含把女性當成生育工具或家事機器,與「裸露」未必有直接關係。

女性主義者討厭「巨乳」嗎?

女性主義者並不討厭「巨乳」女性(或「紙片人」女性),雖然經常被這樣惡意抹黑,但女性主義者真心希望的是,各種女性身體都能夠被尊重。包含跨性別女性、壯碩女性、大尺碼女性、身心障礙女性與乳癌倖存女性等,這些不被主流社會視作「美麗」的女性,也當然不會反過來羞辱貶低「巨乳」女性。

女性主義者真正所質疑與批判的是:男性把女性的外貌身材當成觀賞物跟性玩物,外貌身材比起女性的專業能力或內在價值,更被男性及父權社會所重視,並且在諸多男性創作的文本中被過度描繪。把「巨乳」女性換成任何一種容貌體態的女性都沒有差別,包含常見地拿大尺碼及年長女性作為丑角取樂,也同樣為女性主義者所批判。

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打馬賽克?

基於上述等原因,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被當成色情物品,而是女性身體(無論有沒有或大小)自然的一部分,所以「打馬賽克」只會強化「女性身體是色情物品」的概念,這跟衛道人士把女體(包含月經)視作不潔大同小異,女性主義者並不支持這種做法。

退一步來說,即使露奶就等同於物化女性好了,打馬賽克應該也無濟於事才對,假設電視台播放一段歧視黑人的廣告,難道把黑人的皮膚跟捲髮等特徵都打上馬賽克,會看起來比較種族平等嗎?如果不會,那把女性乳房打上馬賽克,難道就能解決物化女性問題?這個標準是不言自明地荒謬。

更不要說,打馬賽克與「婦幼安全」背道而馳,現實中遇到暴露者或偷窺/偷拍者時,是不可能憑空打上馬賽克的。相反地,打馬賽克只會讓性受害者更不敢描述自身經歷,甚至連好好認識身體的機會都沒有。

女性主義者的解決方案是?

或許講到這裡,有些(男)人還是感到困惑,好像男人們動輒得咎,怎麼做都不對,做錯事之後怎樣都不可能彌補,女性主義者一定會來找碴,並且追殺到墳墓裡面去。

對於多數女性主義者來說,比起浪費時間在男性沙文主義者身上,更期待看到女性主義的成果與社會氛圍。像是鼓勵女性創作者製作給女性社群、建立女性主體的作品,並且在作品中添加女性主義意識,去除強暴迷思,像是壁咚、霸道總裁之類的情節,呈現出女性的多元性,像是短髮陽剛女同志、有自信的豐腴女孩或原住民族跨性別女祭司等,進而賦權甚或解放所有女性。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